关于打算购买手机

        实在是想买一部顶尖一些的手机了,最近观察了几款比较爽的产品:BlackBerry3G、Nokia N96、G1、iphone3G……
BlackBerry: 因为我以前是做手机邮箱的,所以一直很关注他们的产品,来到加拿大,了解了一下RIM公司,并且认识了爹妈的一个在RIM的朋友,和那个朋友聊天的经历很不愉快,丫其实就是RIM的一个破销售,江西人,一口恶心的英语+广东话,一副不可一世的操性,以致我现在一看到BlackBerry就想到丫的样子,所以,为了以后能够愉快的生活和吃饭,BlackBerry3G被我否决的特彻底.
Nokia N96: 很好,很强大的产品,牌子硬、历史久、口碑好、用户多、功能全、造型帅……可惜,我就是不喜欢Nokia,继续否决!
G1: 其实这个真的是一直想要买的手机,为此在网上看了它各式各样的评价,结论是: 拥有美好的未来,不过现在实在太单薄了,继Chrome后,Google的又一款让我恨铁不成钢的产品!含泪否决!
最后是iphone3G: 说实话,可真他妈炫,再配个蓝牙虚拟键[……]

阅读全文

最近的无聊

        最近的确没什么事情可做,每天晃到办公室,在狭窄的走廊中转悠一下,似乎在告诉大家(其实也就两三个人):“我今天来过。”然后悄悄地就回家睡觉去了。
游戏、PS、电视、烹饪……伴随着我最近的生活,游戏玩得无聊了就PS,PS累了就看电视,看电视饿了就烹饪,吃饱了就继续游戏,如此恶性循环,体重倒是减了不少,意志倒是消沉了不少,钱倒是省了不少……
不然我还能做什么?问完这个问题,收到了无数的鄙视。
或许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真的需要什么吧,尤其是在这个阶段,也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尤其是在这个时刻。
继续装呗……[……]

阅读全文

随便一说

下班前一分钟被人指着脑袋通知:“你晚上要开会!” 结果一折腾就到了晚上九点。
周五接着被人指着脑袋通知:“周六早上9点必须来公司”看来一个周末又被糟蹋了。
“为什么总要占用周末或者下班的时间”
“你可以不来!”
“…………那,需要准备些什么?”
“不要让人觉得你水平太低就行!”
——这就是那个片断的对白
我在想,怎么人们连基本的做人的素质都没有呢?不懂得说话的礼貌么?这种人只会得到鄙视!
呵呵,我想一直以来我都是敬业的,除了生老病死,没有拒绝过工作的安排。但是似乎这些都是无意义的。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跟这些无谓的人争执什么,人是多面的,恶人也是。权且当作他们自我膨胀期的荷尔蒙过多吧。要知道,我已经不愿意装B了,真要是装B的话,谁怕谁呢?
问几个问题:
Do you ever work overtime?
Are you getting overtime?
When does the new Labor law come into operation?[……]

阅读全文

我需要但我不乞求

这是一个生活态度的问题,所以很多时候会直接影响结果,而结果就是“满足”或者“不满足”,同时也会影响生活的质量,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仍然是态度的问题,恶性循环,但是保证了心情舒畅。
因此,很多事情我只能独自去完成,包括很多生活上的事情。
我们可以把生活上的事情分为可购买的和不可购买的这两种,抛开道德不谈的话,我的生活态度就是购买一切可购买的,独自完成一切不可购买的。但是我不能这么做,毕竟我还是个有素质的痞子。我们也可以把生活上的事情分为可乞求得和不可乞求的,那么我的生活态度就是完成一切不可乞求得,放弃一切可乞求的。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个面子的问题,这是跟导火索,你点燃了,便不知道该如何扑灭,更不知道何时会跳起火星,因此,我宁愿无欲无求,也不愿去求那些自己能力和金钱不殆的事情。
因此我提高生活质量的周期会很长,也因此我对流行事物会缺乏敏感,同时我会被人无比鄙视,但是我是安全的。心情舒畅!
有人能看懂么?[……]

阅读全文

我的娱乐没有什么高不高尚的

有人说我的品味越来越低了,当很多人都在追看《贞观长歌》时,我却在追看着《金装四大才子》。于是很多人鄙视我说不重视历史,不懂得欣赏高情调的电视节目,只会看哪些庸俗的片子。我突然在想,如果看电视是一种娱乐的话,那么这种娱乐的高尚与否是否有客观的标准呢?我问了那些人几个发生在唐朝贞观年间的问题,他们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这就是他们标榜的重视历史和高尚品味。我只是觉得声音特别的刺耳。

其实,对于我,或者说对于很多人来说,所追求的娱乐就是一种放松,说的更简单一点,就是“笑”,这和年龄、性别、学历、智商都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为什么大家都要带着沉重的心情、严肃的历史责任感、赋有虚情假意的社会关注度去在我们的茶余饭后或者本该休息的时间娱乐呢?不累么?而且,这些有所谓的客观标准么?如果周星驰喜欢看《贞观长歌》并且《贞观长歌》的导演喜欢看周星驰的低俗的喜剧,那么他们是在互相吹捧还是在互相诋毁呢?难道他们就不能算是互相放松么?

很多很简单的事情在中国都变得复杂了,包括娱乐。很多很蒸蒸日上的东西,一旦符合了中国民众心理以及国情,就每况愈下了,包括娱乐。很多明眼人都能看到的东西一旦落入中国人的法眼,就变得模糊不[……]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思想的舞者

为什么用这个题目,我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在最近的几天之中,思维方式有所改变了。当然,我是不会放弃风格的,如果我有风格的话。
心平气和的微笑是现在心态的表象之一,在表象之下其实是对于以前不切实际的追求的放弃。实际上最近很多事情都对我的思维模式产生了碰撞,所以忽然觉得自己以前搞错了一些事情,现在得弄对问题才行。
比如埋怨和摒弃,最近常说这么句话:男人的胸怀是被冤枉撑大的,所以少点发脾气,少点儿愤世嫉俗吧”。的确如此,很信仰很信仰这个境界,男人么,就是如此,否则只能是个大男孩。
忽然想学很多东西,比如统计学,比如经济学,比如哲学,当然,我承认我喜欢讲道理,但是不同于别人,我的道理,也许将一辈子也就是那些。只是觉得自己该充实一下自己的脑细胞了,现在和别人沟通,都会有言语的阻滞,这不像我,这是老年人的表现,我那两颗腰子还是滚烫的……
很不可思议的转变是我开始使用GOOGLE,以前这是我最鄙视的东西,GOOGLE桌面到GMAIL,GOOGLE ANALYTICS到GOOGLE EARTH,我似乎开始喜欢并且习惯这些了,貌似以前我是除BAIDU不用的,甚至思维的根深蒂固都很BAIDU化……[……]

阅读全文

这B

行业内又涌现出了一个B
不知道在哪里,这B找到了我的blog,然后这B跑到qq上跟我说:“我厉害吧,你看,这么隐蔽都被我找到了!”简直就像他妈的农民在路边看到5毛钱硬币一样,以为他妈的找到宝了。不知道这B所说的“隐蔽”是指什么?也不知道这B为什么会他妈的这么兴奋!
(中间插一段,一般和朋友调侃,或者说起某个看不惯的人,我会用“丫”这个字,但是遇到鄙视对象的时候,那么他们一定就是“B”了)
更他妈不要脸的是,这B很快就跑去把“宝”公开了,以为她自己是他妈什么东西似的。我呢,先是好心的奉劝,接着是严厉的不带有任何脏字的唾弃,进而演变到对这B粗俗的骂。没想到这B还真他妈不开窍,还继续“装after A”,于是对白就变成这样了:
我:“赵洁,是吧?”
B:“怎么了?”
我:“亿友网络的,是吧?”
B:“对阿,怎么了?”(似乎还不明白我要干什么,真是个B)
我:“公司在安贞,地址是XXXXXXX,对吧?”
B:“你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似乎察觉到什么了,于是流露出B样儿)
我:“哦,家在六里桥阿”
B:“你要怎么样!!”(我仿佛感觉到B的声音在网络那边颤抖,瞳孔在屏幕前恐惧的放大……)
我:[……]

阅读全文

是狂妄还是自信

不狂妄就不是我了!我必须一直狂妄下去。

sp行内有句行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后悔死犹豫不决的,的确就是这样。

所有事情做和不做就取决于恢宏的气度和胆识,这就是狂妄的一种。什么胆大心细,那都是在事成之后近乎阿谀奉承的评价,有人胆敢在作成一件事情之前说自己胆大心细么?

昨天老总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运营思路,我略带粘滞的微笑着说:“思路已经足够多了,咱们就闭着眼睛做事,争着眼睛算账吧!”老总也略带粘滞的微笑了好一阵,其实就是这样,现实中,我们因为犹豫,因为害怕狂妄,已经浪费了无数的机会,不幸的是,批评我的人们还在阻碍着我,令我浪费着更多的机会。没有他们,我会做出更多更大的他们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成绩,因为他们在意的不是“事情做了没做”,而我在意的不是“事情怎么做!”

设想一下,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坐在你左边和右边的同学,你向左看看,你向右看看,然后对他们说,十年之后你们都是失败者,我看不到你们的未来,你敢这么说么?我的确这样做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做在我左边的学生是全年级学习成绩第二名的一个保研生,可悲的是,他的毕业设计是我给他做的,所以他可以坐在这里参加毕业典礼了。于是在我眼里所有的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