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

尘埃是时光的痕迹,而且只有在阳光从缝隙中穿透黑暗的空间时,你才能看到它们是怎样的漂移着,时间走远了,尘埃就堆积起来……

偶尔打扫家里,那是在早上起来,一切还没有迎来光明的时候,感觉到了尘埃的味道,或者就是时光的味道,有一点涩,刺激着视觉和嗅觉,有种催人泪下的感觉,但肯定不是感动和感慨。可能是担心遗忘,就好像忘却了上一次打扫的时间,这之间的空白就是我遗失的记忆,现在只剩下尘埃。急急的去家里寻找记忆,翻相册,看日记,甚至恢复电脑硬盘表面,希望在某个被尘埃落定的角落上能够寻找到过去残留的点点滴滴,却突然领悟,看得越多,原来自己失去的越多,我想哭,但没有泪水,想笑,也没有了心情。

尘埃有时候会让你记忆起些什么,就好像人们能够从树的年轮中联想过去的风雨一样。在工业化逐渐消解着农耕文明的诗意的今天,这种记忆太宝贵了。我们可以一无所有,但我们的记忆却令我们自始至终保存着最基本的统一性和自足性。然而回眸的时候,声音嘎然而止,思想的理性被埋没已久的黑夜顿时涨破————因为我回眸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这些凌乱的尘埃了。于是,打扫心灵的尘埃就成了很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当你发现尘埃下面掩盖着的伤口的时候,你会[……]

阅读全文

地铁--夜行

        末班、地铁、零散的人们、吉他手、还有我……
当世界都睡去了,末班的地铁还延伸在另一个昏暗的空间中。喜欢地铁,其实只是喜欢看来往的人潮,人们像流窜的鱼群,清醒而盲目……这只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代表的其实是只一种渴望简单的需求。无论是上下车的人流,无论是铁轨上的电极或是大厅里毫无目的的流窜的风,亦或是一闪一闪千姿百态的广告海报,都带有着浓厚的时代气息。在地上是喧闹得车来车往,灯火通明,在地下,即便是暗无天日,一切也在默默地流动着。人们的选择也被地铁的灵性锁定。或许是方向的问题,在地面上,人们可以选择四面八方,因为他们时刻都在自己行程的中心,而在地铁站里,方向只有两个:”前进”、或者”后退”。选择也只有两个:”走”或者”等”。至于停在哪儿、头顶上是哪儿,只有站牌知道,眼睛却看不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地铁让人们避免了繁琐和喧嚣。
车厢里的人们表情的确很僵硬,似乎大家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穿梭在夜里?”然而他们只能穿梭在夜里,所有的光明就只有在车厢里得到,从黑暗的一端走向另一端,他们靠地铁来维系,同时也失去了语言的必要,除了列车轰鸣,没有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