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时代

李开复告别了google,自民党在日本也做了权利的告别……当然这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只是我知道,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告别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我们所做的,都是在不停的告别……

或者我只关心那些发生在我身边的细微的事情,或者是人。我甚至没有想过,其实无论事情还是人,都有着虚幻的成分,那些幻觉是自己加给自己的,比如,迷恋。迷恋其实是一种很决绝的拒绝,因为就迷恋本身而言,一开始,你就已经知道你是在追求一些你无法得到的东西,你无法自拔,你拒绝告别,最后还是告别了。所以,迷恋也是一种告别,充满挣扎的告别……

无法想象,你在真的告别的那一刻,你会不会发觉自己是那么的愚蠢、幼稚和可悲,可是那又是幸福的,最可悲的反而是停止迷恋,就像吸毒,这矛盾么?

告别到最后,就剩下朋友了,可是在这个物质和概念都不缺乏的时代里,朋友又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如果最后,朋友都告别了,那这个空出来的角色,谁来上演呢?更可怕的是,没有一个朋友,会和你一直走下去,换作是你,你的选择也会是如此。这是让人心寒且无奈的。

我无法选择告别,我也无法停止告别,在这个放逐自我的时代中,谁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