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

“农民”

部门来了个新丁,刺儿头型的。

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一个民族学院社会关系学未毕业的少数民族会把简历投到it界,同时一个it界的企业会去在意一个社会关系学的简历,真是杀猪捅屁股,不着边儿啊。不过,人还可以,特能瞎说,属于狗带嚼头瞎胡勒的那种。

没打过什么交道,就是很不耻下问的回答了他的几个“难题”,比如:手机没电了为什么开不了机啦?3G网络为什么带宽不是3G啦?这种问题。回答的时候我都有点茫然。此人做事业算勤快,体现在工作量上,把某问题弄错20遍然后花21遍纠正,搞定之后此人竟然直呼:“总算没白干。”我突然很兴奋,难道真的遇见传说中的“农民”了?

可能他自己感觉还不错吧,他的声音不算大,楼下的人刚好能听见,我们在10楼。干得活不算很少,起码会填url了。做人也不算太差,起码知道巴解那个小领导,比较对口……

总体来说,相当不错的“农民”。

ps:农民朋友请不要介怀,我说的是“农民”,别想多了,呵呵。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