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二)

空降的速度真的很惊人,周一的时候,相应的“新人”,已经到位了,不过,虽说对于这里他是“新人”,但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很熟了,彼此工作上配合的也很顺利。
我们很友好并很责任的聊了很多业务相关的事情,我说的很多,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业务操作的建议和意见早说比晚说要实在一些。这场变革中,这也算是一个关键时期,某些人会在此时抢占有利的地形,我则需要一个稳妥地战略支撑,来开展目前手头的事情,毕竟我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否则将会被选择性的淘汰。当然,这个过程也很有意思,目前我还是主动的。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对话,至少一直以来,在对话中我都是陈述我想要做的事情和需要获得的支持,我看问题比较简单:只要把事情做好了,那就一切都好了。
我时常在想,在这场变革之中,我是不是一直在YY是自慰(自我安慰),或者我根本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理由用以定义这件事情为“变革”。或者我自己想多了,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了……可是面对那么多的变化,面对人来人往,面对各种表情,我实在不好判断事态复杂程度,只能说自己在积极的配合着这次变化,学习着一些心态上的东西。
或者是已经没什么可[……]

阅读全文

再来一篇杂七杂八

昨晚看说岳全传,儿时比较喜欢的一部作品,现在看来,似乎作者就像是一个旧时代的高中生,见解、用词、笔法竟然这么简单和平滑,同时不具备任何深度。我总看书,而且总认为每一次重新翻看某一部作品的时候都会得到新的深刻的体验,结果这次没有,似乎有点遗憾呢。可能是经验增长的问题吧,现在看以前的书已经不是那个味儿了,尤其是觉得莫名的“浅显”。

最近总犯困,但严正声明和世界杯的到来无关。似乎是高效率运作之后的间歇性综合征,比如一根橡皮筋,长期绷紧的状态,那么送开时,难免会长期松弛,并且很难获得以往那种弹性系数了。

同时最近有点厌食,可能是服用“藏密排油”的缘故,当然,疗效还是很显著的。可是从此对饮食不那么投入了。有朋友有说,叫我不要那么迷信和夸大这些药物的作用,说是夏天到来的缘故,人们普遍厌食了……我持50%的相信态度,因为我的胃和味觉从来没有被季节影响过。

早上msn换了个以“我们私奔吧”为主题的图片,没想到引来了一大堆朋友的“关心”,其中70%的朋友关心的是“和谁,漂亮不?” 15%的朋友得到的答复是“烦死了”,还有10%的朋友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别那么想不开。” 剩下5%的朋友可能更关心我:“为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