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观察者会带着笑容离开

        反复思考侃儿哥上次提及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领导,你有一个自认为很正确的思路,你交代下去,但你的手下并没有完全按照你的思路去做,那么你会去干涉你的手下么?”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去干涉的,如果他们没有按照我的思路去做,我很有可能在他们操作的同时,重新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另外独立的一套,虽然这有点繁琐,有可能会失去下面人的支持或者引起更多的不适应,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说的,和我做的,以及我获得的,必须是一致的,否则,我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当然,我还会参考手下做的那一套,和我自己做的那一套究竟哪个更好,我会承认我的过失,但是我不会改正过错,性格所致,无可厚非。
        谈起现在的工作,我想我做的就是另外一套东西,当然,我不是什么领导,只不过在我的团体中有一个人正在做和我同样的事情,同时意见的确无法统一。她以她的年龄做为经验,我以我的阅历作为指导,我只能说我不会去尊重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的年龄。于是我另起炉灶,我并不是想把我做的付诸于实施,因为我不为她所做方面负责,我只是要一个比较,动机来源于我对自己的信任和对阻挡者的嗤之以鼻。
        我的工作心情自始至终都[……]

阅读全文

关于这里

        关于我自己在这里写的东西,有很多朋友都觉得,我写的太灰暗或者太颓废了,感觉我可能很不快乐,生活很不好。我很感谢大家的关心,于是在这里也说明一下:
        放心吧,朋友们,我过的很好,一切都很好。现实中的我是一个贴近阳光的大男孩(就快是男人了)。我每天都充满笑容,做事情充满活力和创造性,生活也很自由,有很多朋友,有亲人,有爱人,没有敌人,和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大家千万要放心!
        我喜欢写,喜欢有情绪,从小酷爱读各种类型的书籍,喜欢用灰颜色和隐晦的文字,这是一种爱好,当然绝对不矫揉造作。生活中我有时也会有不如意的感情,有异样的激情,有颓废的经历,有大喜大悲的时刻,有绝望的预感,有茫然的麻木,有未名的恐惧,有蜕变的思考……于是我把这些都加入到文字中了,说实话,我不会写开心的东西,因为我总认为,写东西是写给自己看的,开心地事情是拿出来分享的。于是在写作方面其实我在封闭着一种思路,我只是写,写给自己,写完了就凭吊,凭吊完就思索,思索完就继续努力。
        我总认为,只有对感官强烈的刺激,才能够有最直观的感觉,于是我给blog用了最深暗的红色,文字用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