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狂妄还是自信

不狂妄就不是我了!我必须一直狂妄下去。

sp行内有句行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后悔死犹豫不决的,的确就是这样。

所有事情做和不做就取决于恢宏的气度和胆识,这就是狂妄的一种。什么胆大心细,那都是在事成之后近乎阿谀奉承的评价,有人胆敢在作成一件事情之前说自己胆大心细么?

昨天老总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运营思路,我略带粘滞的微笑着说:“思路已经足够多了,咱们就闭着眼睛做事,争着眼睛算账吧!”老总也略带粘滞的微笑了好一阵,其实就是这样,现实中,我们因为犹豫,因为害怕狂妄,已经浪费了无数的机会,不幸的是,批评我的人们还在阻碍着我,令我浪费着更多的机会。没有他们,我会做出更多更大的他们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成绩,因为他们在意的不是“事情做了没做”,而我在意的不是“事情怎么做!”

设想一下,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坐在你左边和右边的同学,你向左看看,你向右看看,然后对他们说,十年之后你们都是失败者,我看不到你们的未来,你敢这么说么?我的确这样做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做在我左边的学生是全年级学习成绩第二名的一个保研生,可悲的是,他的毕业设计是我给他做的,所以他可以坐在这里参加毕业典礼了。于是在我眼里所有的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