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