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什么都没变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一切还都是照旧的那个样子。

我还是那个我,梦想着各种虚幻的辉煌,然后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的事情。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工作、失眠、早上喝可乐、挤车、赶地铁,然后发现感觉又失去感觉,偶尔会去旅游,会去拍些照片,或者去喝一杯,反正再多的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挺好的,平凡的生活就是这样,压力存在的同时,仍旧有不少的轻松的时候,失落的同时,回头去想,还是有很多喜悦的事情,只不过往往不好的事情印象容易深刻一些罢了。区别在于,知道这些之后你面对它的方式是什么。

年轻容易气盛,但懂得了之后自然就淡然了,现在逼死我,我也考不上哈佛,那为什么总拿那个就要上哈佛的孩子跟我说事儿呢?这种比较本身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看来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我能做到让我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周末去了很多地方,塞满了冰箱,去买了营养土,种了小花,吃了那家“大头虾”的越南菜,半夜继续失眠,聊天,看英超,喝水的时候洒得满床都是,收拾起了冬天的衣服并在衣柜挂上了夏天,还去了美术馆,看摄影,看油画,喝新出的ZERO COLA IN BLACK,泡茶,喂乌龟,趴在床上东想西想……谈不上充实,但是觉[……]

阅读全文

生存的缝隙

生存在缝隙之中,我们张望着外界的光明,在黑暗中呆久了,一点光芒都会感到刺眼,浑身都会有被灼伤的感觉,于是伸出去的躯体又缩回到缝隙中,继续焦灼的等待着,内心此刻充满着矛盾,向往着光明,却被光明所斥退,就好像医生拯救生命时被感染一样,善念就这样被伤害和恐惧所降伏……

貌似要出大事儿了,长久以来,互相交错断裂而形成的罅隙将要被新的力量挤压而合拢,我们感到了突入袭来的拥挤和尖锐的刺痛,我们尝试着用肢体去抗衡这股外加的不友善的力量,可是发现事态越来越不受我们的控制,或者从来没有被我们所控制过,于是我们又尝试着妥协,结果又发现,这股力量并不希望我们的尸体腐烂或者仍然生存在这些缝隙之中,那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外面是灼伤躯体的阳光,周围是蛮横的不友善的力量,我们只好选择游走,接着寻找着生存的缝隙,我们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所畏惧,对于我们来说,抗拒和妥协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下去,我们没有谈过任何条件,可能也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欲无求,而此时此刻,我们只要一个缝隙,一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仅此而已……

以上内容,写于悄然而来的变革之前,另外,和感情无关!

[……]

阅读全文

看了一下午的帖子,这篇最强!

【搞笑】SIM卡被家猫吃后,强人找1860算帐~~~(转载)

移动用户:你好,我想咨询一个问题啊

服务小姐:请讲

移动用户:我有一张卡,被我家猫给吃了,拿出来能不能用了

服务小姐:那您只能是插在手机上试一下,如果不行的话,只能是去移动营业厅换卡啦

移动用户:不是,你的事先告诉我能不能用,能用的话我就把我家猫宰了拿卡,要不能用的话,就浪费我家一只猫,对吧

服务小姐:您好,这样的话建议您还是不要宰它了,那您就拿上您的身份证去移动营业厅补上一张卡就可以

移动用户:问题是我的卡是150办的,我家那只猫30块钱买的嘛

服务小姐:可是您补一张卡的话是40块钱

移动用户:补卡?

服务小姐:对,号不变

移动用户:号不变啊

服务小姐:去移动营业厅拿上您的身份证,再补原来那个号就可以了,重新换一张卡,那张卡就不能用了

移动用户:那你说我家那个猫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阿

服务小姐:您好,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那需要您领着猫去看病的

移动用户:那你帮问问同事呀

服务小姐:您好,很抱歉,您现在拨的是1860手机业务咨询台,至[……]

阅读全文

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变成哲学家

最近很不自然的发现,这个世界上哲学家越来越多了,尤其是生活上的哲学思维还在不断涌现着,我稍微分析了一下,原来是无知的人们对现状进行的“要面子的”判断罢了。一意孤行或者坚持自我都只不过是故作清高的告诉别人,那个东西我不想要,其实心里想的要命。

还好我可以接受这些伪哲学家存在在我的身旁,如今似乎心理医生都算是哲学家了。今天,某种观点触碰了心灵,那么这种观点将会是近期的哲学,有一天,另一种观点出现了,那么人又可以摇身一变去信仰另一种哲学。就好象佛教哲学一样,什么事情说到最后还是佛比较有道理,佛经上不乏自相矛盾的东西,问题就在于,这些哲学到最后就变成了“关于‘无所谓’的讨论”,呵呵,真的无所谓么?

身边的哲学家门也是如此,但是真正能坚持的有几个呢?纯粹的哲学家又有几个呢?生活哲学,本身就不需要什么哲学……
很反感关于任何一个问题的纠缠不清的谈话,对我来说,立刻表明立场或者干脆不说话,是最直接的,往往花费在谈论本身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这个所谓的问题的哲学的生命周期,尤其是当这些谈话沦为无结果无价值的泛泛之谈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问题未发生的前一刻,大家还是自己的观点,谁也没有说服说,问题依然没有被解[……]

阅读全文

又来了

好久没有来写东西了,其实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懒惰或者是漠视吧。

最近确实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听话的人,感觉终于把自己的棱角磨掉了,然后继续做鹅卵石。浑厚的让我感觉自己很自私……

很多事情,比如激情,比如激动,原来真的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回归现实的时候才知道五行之外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和不切实际,有时候会去想念或者怀念,但那一定不是我真正需要的以及真正想要付出的。

过没有压力的小日子,吃着苦瓜和黄瓜,喝绿茶,看碟。我其实就还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要求着某种境界。

养了只猫,为了躲避未明的寂寞,期待着这只猫会有某种灵性,想我以前的狗一样,知道我的喜怒哀乐,偎依在我脚边,陪我吃苦耐劳,陪我融入夜色。

可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自以为是,因此我总是很难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以及什么是自己应该得到的,不过,还是那句话,都无所谓了……

[……]

阅读全文

告别

告别总是有许多种方式:欢快的、残忍的、无意的、决绝的、荒诞的、坦然地、无奈的、被选择的、隐忍的……

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我打算默然的接受这一切的告别,荒诞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情感,在他们选择告别的时候,我似乎也就是那个被告别的,没有人知会,只是我静静的清楚了这一切。似乎很可笑,面对这些无常,我总是很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被选择者的悲哀,无论以往是如何承诺的,如何幻想的……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是一个“选择者”,但是我却不得不一辈子都作为一个“被选择者”,甚至觉得这个故事彻头彻尾都是一场困兽犹斗的经历,越坚强,越发现后悔药很难被买到。

天意使然,人力渺茫。最后也只能“惟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然而悲恸仅在于自己总是一个被告知者。既定的事实,有力无力都要去承受。

整个五一,都在淡漠中奔走,我做不到“什么都不想”,只能去努力的歇斯底里的去思考别的,借以掩饰慌张不安的脸孔表情。然而告别的方式似乎总含有一种约定,五一结束,本以为尘埃落定,却迎来了一场新的告别中的挣扎,我又一次经历了无能为力的煎熬。如果选择是环环相扣的,那么我就是那个[……]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

香烟燃尽的时候

        当香烟点起的时候,面对着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琐事,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其实,问题的本身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无法去承受和解释。这些错综复杂的感觉纷沓而至的时候,常令我喘不过气来。常常去想,究竟问题的重点是“想不想要”还是“能不能够”呢?我没有答案,还是暂时放在一边吧。看着烟丝袅袅散去,烟灰弥漫在空气中,温度失去了,热情冷灭了,味道也淡忘了……
而在香烟燃尽的时候,我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如同一种涅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没错,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人没有了过多的奢求,生活中便不会有太多无谓的期待,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小问题烦扰着我们。尤其是现代人,所谓的感觉都相当物质化了,琐事自然也就成了对事物的各种各样的要求。试问,一个不停要求的人,他何以快乐呢?
香烟要求了火柴,它也就要求了被伤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