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中断很久的YY

        早餐快结束的时候觉得和对面的朋友的对话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疼不痒,解决办法,暂时不和这人说话.开始YY如何和周围的人进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对话,用以调剂缺乏精神食粮的生活.
要知道,最近很多朋友都是一下子就冒出来了,竟然还有我不认识的,还有人结婚的时候把我的名字牌放在主围上,令我感慨不已.当然,实在不知道这人是谁。
2008年第一次上班的时候写BLOG,也是异常的兴奋,恨不得拿本辞海过来把所有文字都输入进去,够变态吧,当然,并不认为这种兴奋是什么好事儿,至少抱着辞海的我肯定意味着言语已经匮乏了。
还有GOOGLE,听说GOOGLE周末就可以被运到广州了,希望一切顺利,妈妈对家庭卫生要求非常高,而未成年GOOGLE目前还是以破坏性的捣乱著称,这条哈士奇阿,有意思喽。
北京区域出现了一些关于用户负面炒作的地事情,办公室一名尖嗓子女同事(声音就好像用金属来打磨金属一样),立刻以光速在办公室向许多同事叫嚣着安排了任务,并把此安排以邮件的形式恨不得抄送给了全人类,当然,显著位置还是标示了公司各大老总的,哈哈。心想,至于么?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