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不劳累

        可能是分工的更合理或者更不合理吧,最近的我,似乎稍微轻松了一点,也可能是心态的问题。
        下班能早一点回家了,有时间能晚上打打球了,早上可以8点之后到办公室了,可以分配部分时间多浏览网上的资源了……
        但其实我做的工作还都是一些杂活,说起来也有些愧疚感。座在地租8美元/平米/天的写字楼了,拿着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资,其实我挺应该满足的,时不时还能蹭到些别人无法企及的奖金。虽说,工资不高,甚至也就是别人的一半或者更少,但是我年龄也不大阿,我也没干什么啊?公司的业绩慢慢的上涨着,可是并没有让我产生足够的成就感,甚至都觉得和我没什么直接关系:捆绑,我没做什么,就是联系一下人,给个钱,观察一下数据,危险了就导出订购关系。群发,支使着公司的商务给我倒号码,联络渠道,我则谢谢wml,弄几条群发语,分配各px值。自消费,做了一个月,现在不做了,都觉得挺对不起卡源和兼职的。还有就是算算账、填填表格、想个什么点子、冒充一下小技术、分析个数据什么的?说句实话,这些活,一个稍微有点责任的高中生也可以完成,那么我究竟带来了什么呢?投入产出比有时什么呢?没什么直接关系的[……]

阅读全文

以坑蒙为本

我是怀着沉重的负罪感写这篇日志的,夸张乎,不夸张也。

因为我刚才做完了广东联通推广方案,矛盾么?

标致的自我公司介绍,完美的映射存在的和不在的技术手段,铺天盖地的描述缥缈的推广手段,近乎裸露的给出了业务实际的面貌……

此外,配以抠人眼球的图片,强大的不知所云的数据分析和品貌结合阴沟里使坏的承诺作为强援支持……

就方案本身,看来大家都很满意。赞美之言近乎强奸我的听觉神经。

而只有我和同行知道这些方案实施的时候的#¥%*—@!@︿&*

回馈给我的还有成就感,比较自我陶醉自己的语言天赋,尤其是在写方案时那种边写边笑得场景令我飘飘欲仙。没想到自己可以这样的忽悠人,忽悠普通人也就罢了,竟然可以忽悠同事;忽悠同事也就罢了,竟然也忽悠了同行;忽悠同行也就罢了,竟然还可以忽悠运营商……自我领悟了两种开脱模式:1、忽悠不犯法。2、都是老总教我干的……

千万别说给别人听。

负罪感是在我估计到方案实施后的效果之后才产生的,关系型sp的方案其实就是一个拉拢关系的幌子,越是谈论亲如兄弟的合作就越是在残忍的分割着被分割者的肢体,只是分割的刀法和分割所得比例不同罢了。我同情被分割者,但我更同情自己,易地而处,大家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