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

在家里好几天了,实在是闷得慌,也不是没事儿做。

公司太远,所以有的时候真的是因为懒,在加上广州这个垃圾城市的垃圾交通状况,傻B才挤地铁呢!

于是每天三顿沙县小吃,看看电视,在电脑前回回邮件,在打电话喷几个人,晚上看看鹿鼎记的书,到处约人没人理,反正就这么过去了。

这两天重温《奋斗》,这个片子怎么这么腻人啊,可劲儿的说着自欺欺人的废话,可劲儿得幻想。看着看着,我就想,我怎么没这命,弄个千八百万的花花,到超市抓几瓶酒,甩下N帐百元钞就走,大家说说,我现在开个泰国餐厅,还能赚钱么?

在家好,在家好,反正我现在白白胖胖的,命啊!

[……]

阅读全文

我们

我们是什么呢?
我们是贫瘠土地中的植物!
我们是关在笼子里的动物!
我们是暴发户把玩的宠物!
我们是现时代制造的废物!
我们只不过是肮脏的微生物!

你们可以肆虐着摧毁和焚烧我们的躯干,说:“看,这些都是麻木的植物!”
你们可以站在笼子外面指手画脚污言秽语的评价,说:“看,这些都是可怜可笑的动物!”
你们可以时而抚摸我们的头颅,时而猥亵我们的躯体,时而糟蹋我们的精神,然后说:“看,这些都是下贱的玩物!”
你们可以践踏我们的信仰,剽窃我们的成就,强奸我们的灵魂,然后说:“看,这些就是理所应当的废物!”
我们仅仅是肮脏的微生物!

14:11:42  铁皮阿童木|FAQ 
作甚呢
14:11:50  服务器中断
下计费点
14:37:54  服务器中断
你呢?
14:39:47  铁皮阿童木|FAQ
填表
14:40:15  服务器中断
我们都在干什么啊
14:40:53  铁皮阿童木|FAQ
谋生
14:41:09  服务器中断
结果?
14:45:45  铁皮阿童木|FAQ
我们还活着[……]

阅读全文

很废的周末

        周末过得实在很废,四分之三的时间是来在床上,无论是醒是睡。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好做,本来打算去公司找点活儿,天气害得我惧怕出门,赖着就赖着吧。
        睡得很少,世界杯的缘故,不过因为没有什么悬念和出彩,似乎也没有了2002年的激情。
        朋友说买到了8月13号在香港上演的《歌剧魅影》的票,好羡慕,可惜我不能与朋友同往,既没时间也没钱,为此苦恼了好久呢。
        似乎日子越来越没意思了,我很慵懒,但是活得也很惬意。周日的时候突发奇想,想去染头发,结果被老妈狠批了一顿。晚上买了5盒“藏密排油”原因是迷信它的广告,据说能减肥……[……]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

地铁--夜行

        末班、地铁、零散的人们、吉他手、还有我……
        当世界都睡去了,末班的地铁还延伸在另一个昏暗的空间中。喜欢地铁,其实只是喜欢看来往的人潮,人们像流窜的鱼群,清醒而盲目……这只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代表的其实是只一种渴望简单的需求。无论是上下车的人流,无论是铁轨上的电极或是大厅里毫无目的的流窜的风,亦或是一闪一闪千姿百态的广告海报,都带有着浓厚的时代气息。在地上是喧闹得车来车往,灯火通明,在地下,即便是暗无天日,一切也在默默地流动着。人们的选择也被地铁的灵性锁定。或许是方向的问题,在地面上,人们可以选择四面八方,因为他们时刻都在自己行程的中心,而在地铁站里,方向只有两个:”前进”、或者”后退”。选择也只有两个:”走”或者”等”。至于停在哪儿、头顶上是哪儿,只有站牌知道,眼睛却看不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地铁让人们避免了繁琐和喧嚣。
        车厢里的人们表情的确很僵硬,似乎大家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穿梭在夜里?”然而他们只能穿梭在夜里,所有的光明就只有在车厢里得到,从黑暗的一端走向另一端,他们靠地铁来维系,同时也失去了语言的必要,除了列车轰鸣,没有声[……]

阅读全文

关于这里

        关于我自己在这里写的东西,有很多朋友都觉得,我写的太灰暗或者太颓废了,感觉我可能很不快乐,生活很不好。我很感谢大家的关心,于是在这里也说明一下:
        放心吧,朋友们,我过的很好,一切都很好。现实中的我是一个贴近阳光的大男孩(就快是男人了)。我每天都充满笑容,做事情充满活力和创造性,生活也很自由,有很多朋友,有亲人,有爱人,没有敌人,和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大家千万要放心!
        我喜欢写,喜欢有情绪,从小酷爱读各种类型的书籍,喜欢用灰颜色和隐晦的文字,这是一种爱好,当然绝对不矫揉造作。生活中我有时也会有不如意的感情,有异样的激情,有颓废的经历,有大喜大悲的时刻,有绝望的预感,有茫然的麻木,有未名的恐惧,有蜕变的思考……于是我把这些都加入到文字中了,说实话,我不会写开心的东西,因为我总认为,写东西是写给自己看的,开心地事情是拿出来分享的。于是在写作方面其实我在封闭着一种思路,我只是写,写给自己,写完了就凭吊,凭吊完就思索,思索完就继续努力。
        我总认为,只有对感官强烈的刺激,才能够有最直观的感觉,于是我给blog用了最深暗的红色,文字用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