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不劳累

        可能是分工的更合理或者更不合理吧,最近的我,似乎稍微轻松了一点,也可能是心态的问题。
下班能早一点回家了,有时间能晚上打打球了,早上可以8点之后到办公室了,可以分配部分时间多浏览网上的资源了……
但其实我做的工作还都是一些杂活,说起来也有些愧疚感。座在地租8美元/平米/天的写字楼了,拿着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资,其实我挺应该满足的,时不时还能蹭到些别人无法企及的奖金。虽说,工资不高,甚至也就是别人的一半或者更少,但是我年龄也不大阿,我也没干什么啊?公司的业绩慢慢的上涨着,可是并没有让我产生足够的成就感,甚至都觉得和我没什么直接关系:捆绑,我没做什么,就是联系一下人,给个钱,观察一下数据,危险了就导出订购关系。群发,支使着公司的商务给我倒号码,联络渠道,我则谢谢wml,弄几条群发语,分配各px值。自消费,做了一个月,现在不做了,都觉得挺对不起卡源和兼职的。还有就是算算账、填填表格、想个什么点子、冒充一下小技术、分析个数据什么的?说句实话,这些活,一个稍微有点责任的高中生也可以完成,那么我究竟带来了什么呢?投入产出比有时什么呢?没什么直接关系的[……]

阅读全文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

古人的逻辑

发工资了,越看自己越穷。

难道真应了古人说的:“君子固穷。”我现在也只能用古人的话来安慰自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虚伪的相信天下人的钱都来路不明而只有清高的自己把持着应有的那一部分,哈哈,骗自己骗到这个地步,震古烁今啊。

钱对我的意义本不大,不过我一直认为那是我能力和劳动量的一种数值体现,所以我把工资分化为两个部分。能力值,和劳动量值。

能力值+劳动量值=工资-个人所得税-其它(其它包括乱七八糟的保险,我从来没弄懂过)

而我把自己的能力值定义在一个提升余地很小的范围内,毕竟能力的提高是有过程的。而个税和其它都是按照一定比例提升或者下降的,那么影响我所得的就只有劳动量值了。

不过,我抱怨并惊奇的发现,我的劳动量是很多人的1.5倍,但劳动量值是许多人的1/3或者1/5。

或者有人卖的是年龄,有人卖的是身体,有人卖的是嘴,有人卖的是……无怪乎侃儿哥常说:“你们公司,人才济济。”

其实不管人卖的是什么,反正我卖的是命,我年轻,没身体,嘴也不怎么老实……

突然觉得古人的逻辑学其实很严谨的,只不过我这个笨蛋今天才发现罢了。

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君子固穷”!v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