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昨夜辗转难寐,加之最近诸事繁琐,百感交集,填满江红一首如下:

满江红

夜雨寒宵,愁眠怯,露满凝窗。
沉醉眼,星冷月残,昏灯暗暗。
寂寥空诉心怀远,弥纶淡看春山倦。
展黄绢,和雾点羊毫,书悲切:
“断肠酒,犹可饮;十年愿,何时鉴?”
凭栏望:满目步履维艰……
年华几度春秋过,岁月凋零霜伴雪。
意踌躇,散发悲歌处,不成眠……[……]

阅读全文

尘埃

尘埃是时光的痕迹,而且只有在阳光从缝隙中穿透黑暗的空间时,你才能看到它们是怎样的漂移着,时间走远了,尘埃就堆积起来……

偶尔打扫家里,那是在早上起来,一切还没有迎来光明的时候,感觉到了尘埃的味道,或者就是时光的味道,有一点涩,刺激着视觉和嗅觉,有种催人泪下的感觉,但肯定不是感动和感慨。可能是担心遗忘,就好像忘却了上一次打扫的时间,这之间的空白就是我遗失的记忆,现在只剩下尘埃。急急的去家里寻找记忆,翻相册,看日记,甚至恢复电脑硬盘表面,希望在某个被尘埃落定的角落上能够寻找到过去残留的点点滴滴,却突然领悟,看得越多,原来自己失去的越多,我想哭,但没有泪水,想笑,也没有了心情。

尘埃有时候会让你记忆起些什么,就好像人们能够从树的年轮中联想过去的风雨一样。在工业化逐渐消解着农耕文明的诗意的今天,这种记忆太宝贵了。我们可以一无所有,但我们的记忆却令我们自始至终保存着最基本的统一性和自足性。然而回眸的时候,声音嘎然而止,思想的理性被埋没已久的黑夜顿时涨破————因为我回眸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这些凌乱的尘埃了。于是,打扫心灵的尘埃就成了很痛苦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当你发现尘埃下面掩盖着的伤口的时候,你会[……]

阅读全文

暴发户永远不能和贵族相提并论

        别感到奇怪,因为我要说的是足球、是曼联、是英超……
喜欢曼联,要追溯到1993年了,那时候只看过几场曼联的比赛,就已经被那铺天盖地的红色潮流所吸引了。更震撼我的是红色背后已经在岁月洗礼中形成的一种文化。
看看这两年的英超,切尔西的蓝色似乎更为冲击人们的视觉,将目光一点一点的吸引走了,他们有的是金钱,有一个好教练,有一个好的管理体系,当然,这一切都还是堆积在金钱技术上的,然而他们最缺乏的就是一种底蕴和文化。
没错,你有钱,可以让你一夜成名,可以让你在转会市场上挥金如土,可惜喜欢谁就买谁而不管他是否真有使用价值。你得到了荣誉,得到了你的球迷的认可,使得许多人眼馋不已。但是,繁华落尽,如梦无痕,5年之后,50年之后,你能剩下什么呢?你没有你的文化,只有金钱铺下的一条道路,如果你想道路延伸的更远,你只有再铺上更多的金钱,其实这并不可能……
又比如说球星,曼联有很多球星,切尔西有很多超级球员。球星毕竟是球星,超级球员充其量是个球员。这是无法改变的,因为在球迷的心目中,除了这个踢球的值多少钱外,更关注的是这人的行为和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