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阅读全文

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是我最擅长的,也是大实话。
吹嘘拍马我真的不擅长,但装傻我是一流的。现在这个世界上,傻的人的确有傻福,所以我不禁想冒充一下。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做事情可能就要这样,如果你对每件事都较真儿,那你肯定做不好;如果你对每个人的评价都刻意的在意,那无异于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你凡事都去追究个所以然,那更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只有当你看似不明白其实明白的时候,你会有很多操作的空间,很多发挥的余地。就比如,在街上你要是和一个老太太吵架,你准不讨好,人家有杀手锏啊,大不了盘腿一坐,放声一哭,你就认傻吧,如果你还推搡一下,呵呵,除了医药费外,保健品就够你消受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如此,“老太太”和“小太太”都一样。但如果你斜着眼看着,歪着嘴笑着,点根烟冒着,30分钟就那么闷着,那老太太自讨个老大没趣儿,事儿就结了,不是么?
做很多事情都离不开这个,想到那个当年鲁迅说的:门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这就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多有味儿啊。当然除非你糊涂透了,像我们这儿那个“农民”新丁一样,非要去问“为什么两[……]

阅读全文

“农民”

部门来了个新丁,刺儿头型的。

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一个民族学院社会关系学未毕业的少数民族会把简历投到it界,同时一个it界的企业会去在意一个社会关系学的简历,真是杀猪捅屁股,不着边儿啊。不过,人还可以,特能瞎说,属于狗带嚼头瞎胡勒的那种。

没打过什么交道,就是很不耻下问的回答了他的几个“难题”,比如:手机没电了为什么开不了机啦?3G网络为什么带宽不是3G啦?这种问题。回答的时候我都有点茫然。此人做事业算勤快,体现在工作量上,把某问题弄错20遍然后花21遍纠正,搞定之后此人竟然直呼:“总算没白干。”我突然很兴奋,难道真的遇见传说中的“农民”了?

可能他自己感觉还不错吧,他的声音不算大,楼下的人刚好能听见,我们在10楼。干得活不算很少,起码会填url了。做人也不算太差,起码知道巴解那个小领导,比较对口……

总体来说,相当不错的“农民”。

ps:农民朋友请不要介怀,我说的是“农民”,别想多了,呵呵。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