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常升起

         是的,时隔一年,我又重温了《太阳照常升起》,上次是在广州的一个小电影院,这次是在地球的另外一面,虽然隔着千万里,感觉却没有改变,这是一门难懂的艺术,虽然难懂,但却朝着我,朝着生活,扑面而来。
也许是各种各样的巧合吧,在发生的那一刻也许是巧合,可是冥冥中总是又联系在一起,成为各种各样既成的事实。命运绝对不会玩弄谁,在那个年代也不会,从事有些人先知,总是有些人后觉,刚开始先知玩弄了后觉,后来,后觉又玩弄了先知。
然后沧桑的作家把这些用笔写了下来,再然后深沉的编剧再把揉成了剧本,最后,特有感觉的导演再把这些拍成一帧帧的画面,插入强烈浓度的音乐,光影游离,坚硬的对比度被的柔软的镌在了35MM的底片上,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便得以欣赏和感受。
我喜欢那种唯美的感觉,说实话我还是看不懂很多事情。但是,周韵在树上的时候、黄秋生吊死的场景、路的尽头的场面、天鹅绒、阳光灿烂的鲜花丛中的出生婴儿……还有执著的在火车顶上喊着:“阿辽莎……”的那些场景,这些都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了生活中那些压抑的、酸的、坚持的……各种各样的维度。
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这绝对不是妥协或者放弃或者临阵逃脱,这[……]

阅读全文

很累,很疲倦!

1、这不是抱怨
2、最近不是流行“很黄,很暴力”,所以顺手编了个题目。

的确很多事情做,精确营销平台、网盟、北京区域的常规工作、视频大赛、合作模式撰写……我只是个兵,来自老百姓啊!硬生生的把这些事情一件一件的处理完,好好,头儿最近比较通情达理,没有逼我去上吊。

那天我还在问朋友呢:“你这么辛苦究竟是为什么?”现在反过来了,朋友也这样问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MISO要离开公司了,据说回深圳,还好,距离不算太远。这间公司能玩得来的也就他了,其他人根本不开窍,全都是奴化思想的妥协者。没办法,人往高处走,象我这种“水”货,暂时只能往低处流了。

当然,再累再疲倦,还是有开心的事情的,虽然都是些小事儿。

先写这么多,没啥目的,累了,所以自娱一下。[……]

阅读全文

生存的缝隙

生存在缝隙之中,我们张望着外界的光明,在黑暗中呆久了,一点光芒都会感到刺眼,浑身都会有被灼伤的感觉,于是伸出去的躯体又缩回到缝隙中,继续焦灼的等待着,内心此刻充满着矛盾,向往着光明,却被光明所斥退,就好像医生拯救生命时被感染一样,善念就这样被伤害和恐惧所降伏……

貌似要出大事儿了,长久以来,互相交错断裂而形成的罅隙将要被新的力量挤压而合拢,我们感到了突入袭来的拥挤和尖锐的刺痛,我们尝试着用肢体去抗衡这股外加的不友善的力量,可是发现事态越来越不受我们的控制,或者从来没有被我们所控制过,于是我们又尝试着妥协,结果又发现,这股力量并不希望我们的尸体腐烂或者仍然生存在这些缝隙之中,那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外面是灼伤躯体的阳光,周围是蛮横的不友善的力量,我们只好选择游走,接着寻找着生存的缝隙,我们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所畏惧,对于我们来说,抗拒和妥协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下去,我们没有谈过任何条件,可能也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欲无求,而此时此刻,我们只要一个缝隙,一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仅此而已……

以上内容,写于悄然而来的变革之前,另外,和感情无关!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