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5月

幸福在哪里

         1、5月5日,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国。
2、5月11日-5月31日,了结广州公司的事情,决定离开公司,该收回的收回,该拿出的拿出。
3、5月11日,和广州的朋友聚会吃海鲜,说实话,没什么心情,一晚都很沉闷。
4、5月15日-5月30日,辗转于广州深圳之间,疲惫不堪,但值得。
5、5月17日,广州清平路,买狗粮,买狗罐头,买狗吃的鸡胸肉。
6、5月19日,体检,AST和ALT都过高,轻度脂肪肝。
7、5月21日,体检复查,AST和ALT有所下降,但还是高于标准,排除所有肝炎。
8、5月22日,确定了去深圳的事情,要开始在深圳呆很长一段时间了。
9、5月23日,妈妈过生日,推掉了手头所有的事情,陪老人家。
10、5月25日,辞职,写了一封很专业同时很正直的辞职信。
11、5月30日,深圳租房子,踏遍了整个南山区,终于租到一间复式的小屋,无家具,无电器,很满意。感谢Eric[……]

阅读全文

思考工作的问题

早上和老爸通了电话,虽然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并不知道未来还会怎样,不过看来工作的事情确实开始在折腾我了,让我觉得自己可能还会是个有用的人。
的确,休息太久了,资本主义国家让我彻底的失望可唾弃,产生一种想要重新掌控自己命运的念头。老爸的电话热那个我觉得其实有很多机会,毕竟现在很多公司都再次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再度出来帮他们组建和管理团队。大致可以运作的有这么两件,广东联通的事情和社保局的事情。
广东联通的事情其实是个很久的话题,对方增值业务部部长很希望能带着业务找个SP壳公司开展和运营商紧密合作型的业务,联通刚刚和网通合并,组成新联通,到处浮现着商机,加之圈子性质使得大家久未整理的人脉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大有文章可做。
社保局可能会在湖南开展试点,从其门户网站的建设、管理、运营开始入手,逐渐的由地方到全国辐射。
我跟侃儿哥聊了聊这些事情,说实话,这方面我最信任他,所以第一时间找了他,看他的意见,希望他老人家也能出山,帮忙组建团队和开展业务,就怕屈才了。
目前还是在纸上谈兵阶段,实际的运作现在已经由爸爸那边开始搭桥,拿到实质进展的计划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