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五)

躁动的四月终于要过完了,我也可以安息一段时间了。这个四月,就像北京春天的天气一样,完全不靠谱。原来一切都再变化,而只有守旧的自己还坚持着,于是我又觉得自己落伍了。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周围人的智商都出了问题,因为我可以毫不掩饰的说,除了我之外,很多人每天的心思已经远离了具体的工作,然后他们确用IM的状态框表达着他们因为工作忙碌而劳累的一面,为了说话而说话的人,似乎智商都有问题。
然后就会接二连三的发生一连串可笑的事情和对白,我只好分心让自己不要卷进去,无形中增加了我的劳作。不知道为了保持工作正常进行而付出的无意义劳动是否算做工作的一部分,但肯定算是适应变革的一部分。期待着事情继续这样发展吧,乱世出枭雄,平静的社会里只会早就慵懒的狗熊。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月份的最后时光中,我应该算是成功的捍卫了自己的劳动果实和自己劳作的“土地”,甚至还帮助别人的土地长出了茁壮的庄稼。在捍卫的过程中,我时而沉默寡言,时而振臂高呼……还好最后没有头破血流。只是当我享受着自己的果实的时候,依然觉得不那么甜美。
没关系了,认清了各种各样的嘴脸[……]

阅读全文

说点别的

不想扯自己的感情或者感觉了,免得引起公愤。因为实在是有很多人都在指责我,说我在无病呻吟……呵呵,爱谁谁!

说点自己最近关注的东西,还是再看web2.0,最近自己对技术方面接触的有些杂,自己在办公室触摸着linux的平台对数据,当然,仅仅是门外汉般的“触摸”,技术的头儿要给我再培训一下wml和jsp的应用,和一个广州的朋友在聊网站的制作和互联网的某些方向,当然还有帮她突破网管访问受公司限制的网站,而自己总也在看各种各样的web2.0的东西,想给自己贴个假的2.0的标签,或者弄个beta版什么的,总不能总在自己的额头上写tag吧,对了,还有二维条码,也刻在额头上,这样无论走到哪里,拿手机一扫,就知道我是谁了。呵呵,够复杂吧。

也悟出了些道理,web2.0实在不好实现,和广州的那个朋友聊了很久的sns和wiki,还是觉得不靠谱,原因是,我都要费尽全力全力才能让她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说起sns的时候还顺带解释了六度分隔原理,举了几个找朋友的例子,当然,我还是乐意跟别人分享我知道的那一点皮毛的,如果能够抛砖引玉那就更好了,因为每次这样的恶交流,都会让我打开新的思维的局面,一个人去想,实在太苦了。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