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rets Of The Dying(转载)

For many years I worked in palliative care. My patients were those who had gone home to die. Some incredibly special times were shared. I was with them for the last three to twelve weeks of their lives.

People grow a lot when they are faced with their own mortality. I learnt never to underestimate someone’s capacity for growth. Some changes were phenomenal. Each experienced a variety of emotions, as expected, denial, fear, anger, remorse, more denial and eventually acceptance. Every single pa[……]

阅读全文

夜访吸血鬼

吸血鬼总是一个永恒的主题,那些故事是那么的神秘、迷人、惊艳……邪恶中透着贵族气质。

94年的《夜访吸血鬼》(《The Vampire Chronicles》),那时候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和布拉德.皮特(Brad Pitt)还是那么的年轻,克尔斯滕·邓斯特(Kirsten Dunst)还只是个小女孩……故事中他们组成了奇特的家庭,三个人分别扮演着朋友、父女、情人、仇敌……这些角色,可以说,种种交织在一起的性情的演绎,表达了极富人文精神的吸血鬼世界,是的,他们也有他们的规则,比如谋害同类就是他们世界里唯一的罪孽。因此,小女孩死了,她谋害了给了她“生命”的那个人,然后,“族规”让她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很喜欢里面的一些对白“邪恶,仅仅是观点不同”,是啊,任何一个世界里面,邪恶都是对立面的表达,在人类的世界中,杀害别人就是中邪恶,在吸血鬼世界中,那只是生存的行为而已。这确实告诉我们,每个体制,其实都是在按照自己的规则来运作的,也因此,这种一代一代被继承下来的规则,让大家都嗅到了宿命的味道,都说命中注定,可是有时命运的走向往往取决于转念之间。如同自己,现在的命运是自己所选,而[……]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告别

告别总是有许多种方式:欢快的、残忍的、无意的、决绝的、荒诞的、坦然地、无奈的、被选择的、隐忍的……

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我打算默然的接受这一切的告别,荒诞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情感,在他们选择告别的时候,我似乎也就是那个被告别的,没有人知会,只是我静静的清楚了这一切。似乎很可笑,面对这些无常,我总是很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被选择者的悲哀,无论以往是如何承诺的,如何幻想的……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是一个“选择者”,但是我却不得不一辈子都作为一个“被选择者”,甚至觉得这个故事彻头彻尾都是一场困兽犹斗的经历,越坚强,越发现后悔药很难被买到。

天意使然,人力渺茫。最后也只能“惟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然而悲恸仅在于自己总是一个被告知者。既定的事实,有力无力都要去承受。

整个五一,都在淡漠中奔走,我做不到“什么都不想”,只能去努力的歇斯底里的去思考别的,借以掩饰慌张不安的脸孔表情。然而告别的方式似乎总含有一种约定,五一结束,本以为尘埃落定,却迎来了一场新的告别中的挣扎,我又一次经历了无能为力的煎熬。如果选择是环环相扣的,那么我就是那个[……]

阅读全文

卜算子-墒调-问佛语

昨天,ADA问我这句“慎勿实诸所无,但愿空诸所有”的意思。

我是这样解释给她的:“千万不要追求我们尚未满足的种种尘欲和虚幻不实境界,但愿我们把一切尘欲(权势、名望、财宝、锦衣、玉食、美色)都看破。”

忽然想起以前读《金刚经》里的一句话似乎大同小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进而又想到了以前自己填的一首《卜算子》,在这里唏嘘一下:

卜算子-墒调-问佛语

缘起因何故?
缘灭何以堪!
曾经本是寻常事,
当作如是观。
得者定碌碌,
失处且安安。
寻常本是曾经事,
应作如是闻。

佛家、道家都少不了“无上精灵美、悲歌朗太空”的清灵,而只有儒家才不失严谨的看待现实,但是在繁琐喧嚣的现实中,我这么“清灵”一次,又能如何呢?我不信“缘”,但也无法解释缘起缘灭的道理,我只知道过去的都过去了,未来的还在未来,唯有现在我能够有机会去把握。所以“当作如是观”。我也知道,为了“不断获得”而不择手段追求的人们,定然劳碌终生,虽然他们有自[……]

阅读全文

是狂妄还是自信

不狂妄就不是我了!我必须一直狂妄下去。

sp行内有句行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后悔死犹豫不决的,的确就是这样。

所有事情做和不做就取决于恢宏的气度和胆识,这就是狂妄的一种。什么胆大心细,那都是在事成之后近乎阿谀奉承的评价,有人胆敢在作成一件事情之前说自己胆大心细么?

昨天老总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运营思路,我略带粘滞的微笑着说:“思路已经足够多了,咱们就闭着眼睛做事,争着眼睛算账吧!”老总也略带粘滞的微笑了好一阵,其实就是这样,现实中,我们因为犹豫,因为害怕狂妄,已经浪费了无数的机会,不幸的是,批评我的人们还在阻碍着我,令我浪费着更多的机会。没有他们,我会做出更多更大的他们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成绩,因为他们在意的不是“事情做了没做”,而我在意的不是“事情怎么做!”

设想一下,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坐在你左边和右边的同学,你向左看看,你向右看看,然后对他们说,十年之后你们都是失败者,我看不到你们的未来,你敢这么说么?我的确这样做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做在我左边的学生是全年级学习成绩第二名的一个保研生,可悲的是,他的毕业设计是我给他做的,所以他可以坐在这里参加毕业典礼了。于是在我眼里所有的成[……]

阅读全文

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阅读全文

朋友结婚的消息

        最近收到消息,一个好朋友要结婚了,在这里向她表示深深的祝福。
对于这件事情,挺感慨地,这是我身边第一个同龄朋友结婚事件。没想到我们已经成长到了这种程度了。
回想往事,98年认识的她,每年说不了几句话,仅仅因为她的好朋友是我的女朋友,我的好哥们儿是她曾经的男朋友,就只有这种联系。说实话,她现在要嫁给谁,我还真想认识一下呢,因为在我们一帮朋友的眼力和玩笑中,她似乎是那种嫁不出去的女孩子,不是因为她不漂亮,也不是因为她不是一个好女孩,仅仅是因为她身边的男朋友轮回的太快了。她的要求很高,心思很缜密,所以啊,她就变得很挑剔。可是,她竟然还是一个很透彻的女孩子,忘不了她对男朋友的犹豫不决,忘不了她周而复始的移情别恋,忘不了她的后悔,也忘不了她对我好哥们儿的藕断丝连……我想,痴情之人,也莫过如此了。多清澈的女孩子啊。
真的好感慨,我们真的已经这么大了么?我想,陆续的,还会有好朋友踏入结婚的神圣殿堂,会有更多的好朋友成家立业,我们成熟了,不再是以前那些对恋爱顾此失彼的小朋友,不再是以前那些憧憬美好情感的烂漫的小孩子。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