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湖南娄底数据部主人钟卫东,这么表达可能没多少人知道,可是如果我表达为:《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高晓松上铺-钟卫东,大家的兴趣就来了吧?
这次去娄底出差,机缘巧合,倒是碰到了这位传奇人物。
本来我还真不知道,介绍完业务后,我问身边的总代理:那个穿黑衣服瘦瘦小小的人是谁? 总代理回答:这你都不知道,我一说你就明白了,就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我足足沉默了好久,靠,之后就一直是用着一种崇拜和敬仰的眼光看着钟卫东,把人家看得都很不自然!
确实是啊,没有他(当然,“睡在上铺”的其实还有一位仁兄余志勇),就没有那首经典的歌曲,那可是影响了我们一代人的歌曲啊!余志勇和钟卫东!清华大学男生公寓26号楼,603室(好象是,我记不清了),高晓松两年清华生涯的两个上铺!1989年,高晓松考入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雷达专业 !他和他们是同班同学!他们是他历史的见证者!钟卫东现在在娄底移动数据部任主任,我们这次有几个项目都要在娄底做接入,因为娄底移动工作气氛严谨的缘故,没能和这位传奇人物合影,稍微有[……]

阅读全文

第101个秋天,巴金离开了

        听到巴金逝世的消息,我放下了手头的所有事情,走向了窗边,默默地哀悼了几分钟,消息很震惊,但是我平静了下来。
101岁,一个很传奇的年龄,不是100,也不是102,上天让这棵支撑着整个中国文坛的参天大树在第101个秋天中倒下了,这好像是一个定数。他目睹了比一个世纪刚好多一年的时间里的种种,然而却不能够被获准再多看一点,似乎就是告诉了他该走的那一刻。同时也告诉他:可以安心的走了……
因为他留下的那101年里的财富,可能无数人花无数个101年也无法创造;同时,也给了无数人无数个超越101个年头的幸福。
伤痛之余,我们没有必要把自己和哀悼捆绑起来,毕竟谁都知道,老人走的时候很安详。那么,我们是否该做些什么来表示我们最平凡的敬意呢?
其实很简单,我们要做的是:做好我们的工作,好好的去爱我们所爱的人,努力的去创造世界的祥和。这样便是对老人的英灵最真诚的告慰——第101个秋天,请一路走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