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

         撩开窗帘,一束久违的阳光穿透近来,携带着它霸气的温暖。在这个冬天,透出了一种柔细的感觉。衣服上、皮肤上、床单上……立刻就沾满了阳光的味道,尘埃就像是一个个精灵,在落定之前,披戴着光辉继续着最后的炫舞。大事将定,我心中也就有了种踏实的感觉,血液不再滞落,手脚不再麻木僵硬,万千的思绪都化作了绕指情柔,缅怀和触碰着生硬冰冷的往事。简单的感觉源于心甘情愿,心甘情愿则源于那束阳光带来的点悟。大音稀声、大像无形、大成若缺,大德无为,就算是海纳百川壁立千仞,也都来源于虚怀若谷……
并不是说看得淡了,一切就会简单,而只有在千磨万砺千沟万壑之间,傲然地回首或者展望,才会窥探到游刃有余的洒脱;不是说什么都不在乎,才能享受单纯,而只有在千忧万怨千杯万盏之后,才能将不羁的傲骨举重若轻般信手拈来。佛经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里说的不是等待,说得其实是积累,煎熬的积累,百转千回的积累……只有当这些痛苦的积累上升为你精神上的财富的时候,你才有可能傲视和淡漠周围的一切,你才有可能在一个新的高度去评估你自己存在的价值,前面说了,海纳百川和壁立千仞,人们总为其磅礴的气势和胸怀而慨叹[……]

阅读全文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阅读全文

以坑蒙为本

我是怀着沉重的负罪感写这篇日志的,夸张乎,不夸张也。

因为我刚才做完了广东联通推广方案,矛盾么?

标致的自我公司介绍,完美的映射存在的和不在的技术手段,铺天盖地的描述缥缈的推广手段,近乎裸露的给出了业务实际的面貌……

此外,配以抠人眼球的图片,强大的不知所云的数据分析和品貌结合阴沟里使坏的承诺作为强援支持……

就方案本身,看来大家都很满意。赞美之言近乎强奸我的听觉神经。

而只有我和同行知道这些方案实施的时候的#¥%*—@!@︿&*

回馈给我的还有成就感,比较自我陶醉自己的语言天赋,尤其是在写方案时那种边写边笑得场景令我飘飘欲仙。没想到自己可以这样的忽悠人,忽悠普通人也就罢了,竟然可以忽悠同事;忽悠同事也就罢了,竟然也忽悠了同行;忽悠同行也就罢了,竟然还可以忽悠运营商……自我领悟了两种开脱模式:1、忽悠不犯法。2、都是老总教我干的……

千万别说给别人听。

负罪感是在我估计到方案实施后的效果之后才产生的,关系型sp的方案其实就是一个拉拢关系的幌子,越是谈论亲如兄弟的合作就越是在残忍的分割着被分割者的肢体,只是分割的刀法和分割所得比例不同罢了。我同情被分割者,但我更同情自己,易地而处,大家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