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走——跳动

        爬起来的时候,看了夏雨的《独自等待》,边看边笑,早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自述自伐式的简影,看似空虚,其实不空虚;看似无聊,其实意兴阑珊。题材永远是比当代晚一点儿,比现代早一点儿。人物个个都痞的可以,但是阴郁中充满了阳光。觉得像现在的我,毛孔粗大、皮肤干燥、头发凌乱、思维异常、吃方便面的时候会经常偷偷的笑……
昨天晚上,自己的思绪越走越远,yy到了极致,尤其可笑的是,和侃儿哥见了到小陆之后,两个人同时开始郁闷和嫉妒,觉得人家是在捡钱,我们则是在替人数钱。和侃儿哥的yy汇聚到了一个交点上,那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好象一块大大的馅饼,他是隔着老远观望馅饼的人,我则是围着馅饼边缘一直绕圈奔跑,却一口也吃不上的那个人。所以,当我们“坐到”或者“做到”一起的时候,永远不乏“浪漫”的谈资,我们看起来都很纯洁了,尽管我们有很多恶俗的条件。思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尽的迷走了,无法去界定迷走范围的边缘……
小学生讲“五讲四美”,中学生说“四个现代化”,大学生谈“理想道德”,我们则yy,我们喜欢从音乐人的角度去谈歌曲,从gm的角度去弄游戏、从裁判员的角度去参与竞技、在最恶俗的地方拜祭上帝……因为这样,我们快乐,像生完孩子的女人一样,有一种被掏空的幸福。
今天不想多写了,因为很难再把自己的思维捏成原来的形状,抛出去的收不回来,就算收回来了,又能怎样呢?
好在从睡梦中清醒地时候,能够清楚地听见我的心——还在被“意识按摩”的过程中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