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

诺大个北京,于我看来就像一座空城。
因为我和这里的一切,不,应该说这里的一切于我毫不相干。
这种感觉蔓延了很久了……
一个人游荡在街上,不想坐车回家,想走一走,让自己的心情沉淀一下,然后让自己知道,自己其实并不属于这里。尽管这里有不尽的繁华;尽管这里有浓重的文化色彩;尽管这里的小吃风味依旧;尽管这里的街市灯红酒绿意兴阑珊。可是,这与我无关。我一贯常说,呆在人群里无话好说,要比一个人呆着更寂寞,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常常没有什么事情做,常常觉得自己缺少陪伴,常常觉得自己只有游荡的时候才能清醒。看着街上的路人,我会觉得眼热,会羡慕他们,会跟着他们,去看看他们都要做什么。毕竟他们是有目的和意识的,我则没有。习惯了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到最后,习惯了晚上在路边随便打发一下饥饿,习惯了怀揣着幸福的错觉,习惯了让黑夜充塞我的思想、让寒冷胀破我的躯体,习惯了不去区分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
喜欢边走边听歌,喜欢听歌的时候把音量开到最大,想要自己远离一切喧嚣,远离一切看得到的东西,在我看来,看不见似乎更好,因为浮华不属于我,至少这里的浮华不属于我。那么就让我安静下来,在刺耳的音乐声中默默的低着头,往家走……
我还要在这个空城呆多久呢?没人知道,也没人可以告诉我,选择像是把双刃剑,在你选择了放光发热的时候,你必定要燃烧自己,就像我,选择了这里,那么注定像一只白鸟,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很多朋友觉得我来到这里是幸运的,别人没有这种机会,可是,难道囚禁了我的思想,扯碎了我勾勒的画卷,甚至蹂躏着我的精神也算是一种幸运么?
在没有办法中寻找解决方式,无异于催化着自己的痛苦,加剧着沉痛已久的悲凉。逃离不是好办法,继续呆下去也只有沉沦。又或许我是在守候,我记得自古以来,有人坐在树下,把自己守候成一篇著名的寓言;有人伫立在海边,把自己守候成一座名垂千古的石塔。那么我在守候着什么呢?
我在这个空城中,守候着那个可以牵着我的手带我离开的人,守候着那个在我身边站了很久很久的那个人,守候着那个像我一样等她那样等我的人,守候着这恍如隔世的情缘……
然而,我现在必须继续在这个空城中游荡,在守候的时候,一切还都得继续,我不能死亡,不能逃离,也不能停止守候,必须被习惯践踏,被寒冷侵蚀,被温暖抛弃,被自己流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