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观察者会带着笑容离开

        反复思考侃儿哥上次提及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领导,你有一个自认为很正确的思路,你交代下去,但你的手下并没有完全按照你的思路去做,那么你会去干涉你的手下么?”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去干涉的,如果他们没有按照我的思路去做,我很有可能在他们操作的同时,重新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另外独立的一套,虽然这有点繁琐,有可能会失去下面人的支持或者引起更多的不适应,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说的,和我做的,以及我获得的,必须是一致的,否则,我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当然,我还会参考手下做的那一套,和我自己做的那一套究竟哪个更好,我会承认我的过失,但是我不会改正过错,性格所致,无可厚非。
谈起现在的工作,我想我做的就是另外一套东西,当然,我不是什么领导,只不过在我的团体中有一个人正在做和我同样的事情,同时意见的确无法统一。她以她的年龄做为经验,我以我的阅历作为指导,我只能说我不会去尊重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的年龄。于是我另起炉灶,我并不是想把我做的付诸于实施,因为我不为她所做方面负责,我只是要一个比较,动机来源于我对自己的信任和对阻挡者的嗤之以鼻。
我的工作心情自始至终都是愉快的,我突然发觉所有的参与勾心斗角的人都无法得到真正的胜利和快感,只有观察者会最后以笑容告终。那是一种变态的心情,我承认这一点,不过我并没有因为这种变态而松懈了我该做的任何事情,所以啊,我担心啥呢?我闲暇的时候乐意去观察,这种观察令我迅速成长,迅速由一个爱说话且乱说话的学生变为一个爱说话且不乱说话的思考者,这是一种质变。于是,我发扬着这种坚持,继续愉快的工作着。
或许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但是我同时确信那一天,真好就是发生在这里的所有闹剧谢幕的时候,这里倒了,我自然就走了。笑容,依旧挂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