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永远不能和贵族相提并论

        别感到奇怪,因为我要说的是足球、是曼联、是英超……
喜欢曼联,要追溯到1993年了,那时候只看过几场曼联的比赛,就已经被那铺天盖地的红色潮流所吸引了。更震撼我的是红色背后已经在岁月洗礼中形成的一种文化。
看看这两年的英超,切尔西的蓝色似乎更为冲击人们的视觉,将目光一点一点的吸引走了,他们有的是金钱,有一个好教练,有一个好的管理体系,当然,这一切都还是堆积在金钱技术上的,然而他们最缺乏的就是一种底蕴和文化。
没错,你有钱,可以让你一夜成名,可以让你在转会市场上挥金如土,可惜喜欢谁就买谁而不管他是否真有使用价值。你得到了荣誉,得到了你的球迷的认可,使得许多人眼馋不已。但是,繁华落尽,如梦无痕,5年之后,50年之后,你能剩下什么呢?你没有你的文化,只有金钱铺下的一条道路,如果你想道路延伸的更远,你只有再铺上更多的金钱,其实这并不可能……
又比如说球星,曼联有很多球星,切尔西有很多超级球员。球星毕竟是球星,超级球员充其量是个球员。这是无法改变的,因为在球迷的心目中,除了这个踢球的值多少钱外,更关注的是这人的行为和个性。佐拉,前切尔西的成功球员,球技突出,但是缺乏了个性和一种霸气;坎通纳,前曼联成功球星,在高超的球技背后,时刻都展露出一种一统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球场上的一举一动都展现了其统治者的个性。再说说现在的,达夫、鲁本,切尔西的齐飞两翼,速度快,突破强,快马已经是极高的评价了,然而除了这些以外你是否还听过其他的对他们的评价呢?没有了,人们记住了他们的球技,仅此而已。吉格斯,年轻的时候评价和达夫鲁本差不多,30而立以后,我们听到的更多的是:“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左边锋”、“英伦王朝左路的遗憾”、“世界杯左路的伤”、甚至有人说,如果英格兰拥有了吉格斯,他们便拥有了冠军。这种评价就好象对奥维马斯“小飞侠”的赞誉。、对马吉尼亚“风之子”的赞谓。如今,吉格斯又有了“威尔士王子”的美誉,一如尤文图斯的皮耶罗、罗马的托蒂、皇马的劳尔……这说明了什么,球迷们对他的记忆已经从球技升华到了对其的作用上了。这便是球员与球星的差别。还有范尼,一个值得所有人尊重的前锋,不用去管齐人有多丑,不用去管他的状态是不是时好时坏,只要记住,关键时候挺身进球的就是他,要知道,他的进球率仅仅低于我们的球王贝利。还有基恩,国王走后的接班人,他不是国王,不是坎通纳那种类型的球星,他是个现实主义者,是个军人,是个战士,他的行动是在向每个人宣布:“只要我不再黄昏前倒下,我就能迎来今晚加冕的盛宴!”试想,切尔西是否有这样的真正领袖呢?是否有一个个能够令人铭记的球星么?
遥想当年的曼联:舒梅切尔,世界最好的门将;坎通纳,可能是世界上最有个性的球星。吉格斯和贝克汉姆,一个左路王子,一个圆月弯刀;内维尔兄弟,足坛的兄弟奇葩;基恩,军人模范。弗格森,世界足球教练史上教科书式的人物。看看这些,你就会明白,9次英超冠军并不是运气和浪得虚名,文化和历史就这样在风雨中塑造了出来。百年之后,记忆依旧……
然而如今不可一世的切尔西呢?5年,10年,100年,人们还是忘不掉他们曾经富可敌国的金钱,仅此而已。
因此,我想说,暴发户是不能和贵族相提并论的。今年的切尔西,永远的曼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