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是我最擅长的,也是大实话。
吹嘘拍马我真的不擅长,但装傻我是一流的。现在这个世界上,傻的人的确有傻福,所以我不禁想冒充一下。不然,以后还怎么混啊?
做事情可能就要这样,如果你对每件事都较真儿,那你肯定做不好;如果你对每个人的评价都刻意的在意,那无异于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你凡事都去追究个所以然,那更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而只有当你看似不明白其实明白的时候,你会有很多操作的空间,很多发挥的余地。就比如,在街上你要是和一个老太太吵架,你准不讨好,人家有杀手锏啊,大不了盘腿一坐,放声一哭,你就认傻吧,如果你还推搡一下,呵呵,除了医药费外,保健品就够你消受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如此,“老太太”和“小太太”都一样。但如果你斜着眼看着,歪着嘴笑着,点根烟冒着,30分钟就那么闷着,那老太太自讨个老大没趣儿,事儿就结了,不是么?
做很多事情都离不开这个,想到那个当年鲁迅说的:门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这就是典型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多有味儿啊。当然除非你糊涂透了,像我们这儿那个“农民”新丁一样,非要去问“为什么两棵枣树是一样的”又或是“为什么非要是两棵枣树”,那就白搭了,傻得冒气儿不说,人家还会同情你呢。“瞧瞧这孩子,这么点儿大脑袋就不中用了,做爹妈的能不心疼么”
中国古代有本书叫《糊涂谈》,俗语中也常说“难得糊涂”,还有苏东坡曾写过首诗是这么说的:“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这些都是在说咱们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不然麻烦就大了。想想也对,但凡太聪明的人,人家就说你锋芒太露,而但凡蠢到家的人,人家又说你不可救药了,甚至还很讽刺的表露出怜悯之情,而只有那些看似糊涂实际明白的人,才叫别人那个难受啊,视之为“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我不是有感而发,也不是忽有所感,就是很怀念这个“味儿”。很想念和珅的那句:“学可以无术,但不可不博”,“都明白了”才能装成“都糊涂了”,大学问啊。想想现在的自己,不免落了俗套,和碌碌的人们一样,身上都有一股子酸味儿,动不动就谈理想,张开嘴就说道德,说白了就是光着屁股推磨——转着圈的丢人。确又无可奈何……
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思想、道德、名誉、金钱、尊严……这些都是虚飘飘的,只有乐呵呵的活着才是实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