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是道德:
道德的尺度现在似乎并不是以法律和行为准则来衡量,金钱也只反映了一部分标准,主要是人都变了,人们不明白自己的需求的同时也在盲目的追求,在追求的过程中,一些人的行为就好像黄健翔伯客里的“记”女,“穿上裤子就不认识人了”。问题是我呢?我道德么?道德是怎样影响我的?来到北京后我脏话连篇,我就不道德么?道貌岸然的一脸斯文,就一定道德么?到不道德谁说了算呢?其实我只是想说,那些被我鄙视的人或者事务,我是打心眼里鄙视的,鄙视俊美的外壳下那颗长满毒瘤的内心!而那些值得我敬仰的人们啊,无论你们拥有多么肮脏的外表,多么卑微的出身,多么贫穷的境遇,当我和你们四目相对,触碰到你们的心灵的时候,我愿意肝脑涂地!古人的标准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惹得愚人!这不是说人,这是说道德,因为古人的解释是:“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如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哎…可惜这些东西都埋葬在远古时代了,如今的道德,可能只是一个表象,它的背后,则只有四个字–不择手段!道德太复杂,我都不稀多说了!
最后是感情
感情更简单了,却糟塌我的精神最为利害!有需就有求,有付出就有获得,有伤害就有后悔,只有一种情况比较怪异,有YY就说明一无所有,长久以来,我依靠YY活了很久,然后在国王的现实中,我依靠互联网、电话、火车、飞机将爱情继续了很久,活了很久,最后我还要这样继续的活或者继续的YY下去……爱情虽然可以永恒,但是别忘了,“永恒”是一个时间变量,因此,爱情的仇人不是事务的对错,而是时间……YY则不同,YY的仇人是获得,一旦获得了,YY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