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懦弱

         一切都循序渐进着。包括失败,包括我的懦弱……
深深的谴责自己,懦弱的一塌糊涂,感情、工作、生活……在选择和被选择之间我总是无力回天然后默默接受着,我没有胆量,我怕那用玻璃建造起来的根基一触即碎,害怕意外得失和万劫不复,害怕孤独,并不是莫须有的孤独,我甚至没有据理力争的胆量,道理在这个世间本不足以立足……美好的只有梦想和幻觉,我沉浸在当中,因此对一切的实际感到愤世嫉俗。我也仅仅能够愤世嫉俗,我凭什么不能愤世嫉俗,我凭什么不能抱怨,对我不公平的事情我凭什么不能去指正、去区分、去操蛋!可惜更可悲的是,我咒骂,我谩骂,我破口大骂……这一切之后我仍然要继续这样的一切还必须继续的事情……不因为别的,因为我骨子里的下贱和懦弱。
我有理论基础,我的论调也许总是高昂的;我有不烂之舌,我的说辞也许总是雄辩地;我有理性判断,我的眼光也许总是到位的;我有雄心壮志,我的规划也许总是完善的;可是我性格懦弱,我面皮单薄,我不够心狠,我不够下流,我做不到无耻,我做不到低贱……因此我不能让多数人信服,不能让多数人舒服,不能让多数人被制服……也因此我没有了性格,没有了人格,没有了品格,也没有了资格……
懦弱万岁,不甘心万岁,一切都他妈万岁……
我还可以坚持这自己的原则,在众人的咒骂中,在众人的奚落中,在众人的不理解中,在众多的不现实的要求中,在众多的不现实的期望中,在众多的不现实的压力中,我还能紧守着自己的道德的底线,不让自己的一切都沦亡或者被生活过滤干净,这总比那些拿“没有原则”当原则的灵魂强悍吧。
可是,强悍的灵魂,是懦弱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