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卤煮

        吃过北京卤煮火烧的人都应该知道卤煮是什么,反正就是把某动物内脏用浓汤煮好泡饼,要怎么乱就怎么乱,在乱撒点香菜……
今天中午特地去感受了一下(出于什么动机,我现在还在给自己找答案),大妈端上来的时候,我不禁浮想联翩……
好一大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啊,还伴随着切块的火烧(就是烧饼),味道也是一个“乱”字。快意的吃完之后,开始了漫长的自我思想放逐,简称“YY”。
最近的生活(其实应该写成“一直以来”)就好像这一大碗卤煮,什么都有,快意的吃完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股子膻味。有时候还有点回味,但那肯定是幻觉。想想也是,生活其实就是这个滋味。
最近心神有点荡漾,主要在工作上,想走,想留,难有权衡之计。虽然现在的公司里一片混乱,人们都惶惶不可终日一般,可是毕竟也有我的一份物质和精神积累在沉淀啊。虽然这里的人们见不得你不好,也见不得你好,虽然小人得志可怕小人不得志更可怕,但我毕竟没有被淘汰下来,仍然是一种理念和某种固定模式的吃螃蟹者。或者只是自己的良好感觉或者良好幻觉,但有时候想想,“人挪活,树挪死”也不无道理。更何况,最近和侃儿哥谈“人生大事”的时候收到他的拳拳邀请,所以,很难说我现在的思维不是那碗卤煮,混乱的很有点味道了。
我还是个观望者,当然,是个死心眼的那种。自比古之宋江,聚众起义,占山为王,振臂一呼天下应……其目的仅仅是为了一纸招安。我现在又何尝不是呢?我们都是死心眼,他是命都不要的那种,我则没有牺牲的“渠道”……
缘分叵测,我们也无从得知下一刻会发生一些什么。 
不说这个了,现在依然还是满腹的卤煮味道,十分快意。
想起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真性情的人,想法总是与众不同。”
十二分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