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梦想,尽头

85

路越走越多了,弯路也越走越多了,多少个十字路口在毫无保留和义无反顾中,胡乱决定了方向,结果迷路了,反正任何方向都有一道光明,反正路总是有的,反正总来没有歇过……这便是自己强调的真实真我,背负着十字架到处游荡的生活充满着怒吼和挫折,没人懂我,我也不怪谁,平静的原因绝对不是想要平静,只能是不得不平静,就好比孤独,如果在人群中也孤独的话,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但这也是一条路,反正从第一条开始,就都是不归路了。

梦想也照样,陡然觉得,梦想其实是个生态系统,也有食物链,也有新陈代谢,也有百年千年的总结才能道出的悲凉。在心灵的土壤上,梦想一代一代的繁衍着,大梦想吞噬着小梦想,新梦想淘汰着旧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安于现状,只是不断的繁衍,没谁考虑过真正的实现。梦想何几多啊?但在这片土壤里,也只好最波逐流了,连它们自己也不清楚梦想的食物链上,自己位于哪一级?只要有衍生或者替代品,自己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于是,N久之后,就是我说的那种悲凉,在耻辱和无助中,在打击和报复中,在失败和自卑中,无奈的去催生着新的梦想,然后看着其凋零,然后失望,然后开始盲目……

何处是尽头呢?这是个搞笑的问题。事情和相遇的人们还[……]

继续阅读

上帝的即时信息[转载]

 

 

原文地址:Instant Message from God
译文地址:上帝的即时信息
翻译:        wuxuanalsk
转载地址:BLOG中文翻译

 

 

 

================以下是转载内容================

上帝:你好,你是不是呼叫我?

我:呼叫你?没有啊,你是谁?

上帝:我是上帝。我听到你的祷告,你希望我们能聊一下。

我:是啊,我确实在祷告——这能让我心情舒服一点。但我现在确实很忙,我正在处理某件事情。

上帝:你究竟在忙些什么?蚂蚁也跟你一样忙碌。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我就是找不到一点空闲时间。生活变得如此匆忙,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那么急促。

上帝:是的。做事情只能让你变得忙碌,效率才能让你获得结果。做事情花费时间,而效率却能帮你节省时间。

我:这我都懂,可我就是摸不着头绪。顺便提一下,我并不希望你用即时信息不断地干扰我的工作。

上帝:我觉得有必要向你阐明一些事情以帮助你摆脱跟时间无休止的斗争。在这个网络时代,我选择了让你觉得舒适的沟通方式来跟你交流。

我:好吧。那你能告诉我么,为什么[……]

继续阅读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二)

空降的速度真的很惊人,周一的时候,相应的“新人”,已经到位了,不过,虽说对于这里他是“新人”,但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很熟了,彼此工作上配合的也很顺利。
        我们很友好并很责任的聊了很多业务相关的事情,我说的很多,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业务操作的建议和意见早说比晚说要实在一些。这场变革中,这也算是一个关键时期,某些人会在此时抢占有利的地形,我则需要一个稳妥地战略支撑,来开展目前手头的事情,毕竟我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否则将会被选择性的淘汰。当然,这个过程也很有意思,目前我还是主动的。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对话,至少一直以来,在对话中我都是陈述我想要做的事情和需要获得的支持,我看问题比较简单:只要把事情做好了,那就一切都好了。
        我时常在想,在这场变革之中,我是不是一直在YY是自慰(自我安慰),或者我根本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什么理由用以定义这件事情为“变革”。或者我自己想多了,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了……可是面对那么多的变化,面对人来人往,面对各种表情,我实在不好判断事态复杂程度,只能说自己在积极的配合着这次变化,学习着一些心态上的东西。
        或者是已经没什么可[……]

继续阅读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继续阅读

地铁--夜行

        末班、地铁、零散的人们、吉他手、还有我……
        当世界都睡去了,末班的地铁还延伸在另一个昏暗的空间中。喜欢地铁,其实只是喜欢看来往的人潮,人们像流窜的鱼群,清醒而盲目……这只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代表的其实是只一种渴望简单的需求。无论是上下车的人流,无论是铁轨上的电极或是大厅里毫无目的的流窜的风,亦或是一闪一闪千姿百态的广告海报,都带有着浓厚的时代气息。在地上是喧闹得车来车往,灯火通明,在地下,即便是暗无天日,一切也在默默地流动着。人们的选择也被地铁的灵性锁定。或许是方向的问题,在地面上,人们可以选择四面八方,因为他们时刻都在自己行程的中心,而在地铁站里,方向只有两个:”前进”、或者”后退”。选择也只有两个:”走”或者”等”。至于停在哪儿、头顶上是哪儿,只有站牌知道,眼睛却看不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地铁让人们避免了繁琐和喧嚣。
        车厢里的人们表情的确很僵硬,似乎大家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穿梭在夜里?”然而他们只能穿梭在夜里,所有的光明就只有在车厢里得到,从黑暗的一端走向另一端,他们靠地铁来维系,同时也失去了语言的必要,除了列车轰鸣,没有声[……]

继续阅读

爱国

        我很爱国,问心无愧!
        尤其是在2005年这个多事之秋,我加入了抵制日货的行列。
        有人说我的做法太偏激,有人说太盲目,可是,我别无他求,我只是做一个小市民能做到的东西,我不懂政治,不知道外交手腕,更不想去涉及两国之间那种纠缠不清的对话,我仅仅能去做的是,站在正确的那一边……
        我参加过许多反日游行,有大学生组织的,有保钓协会组织的,还有新时代抗日联盟统一战线组织的,我想,这大抵就是中国人民的应激性。在这些活动中,我清楚地认识到,中国的民众是友善的,是礼貌的,尽管有偏激的一部分人。至少,所有人不是无缘无故的加入这个行列的。同时,也告诉了所有人,中国人不是甘于被欺负的。所以,当小泉一而再、再而三的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当日本汽车广告令卢沟桥的石狮子敬礼的时候,当日本政府无视历史篡改教科书并投入学校的时候,当那个日本留学生在某电台宣布中国人是“支那人”并且只愿意与“大专以上学历的支那人”为伍的时候,当冲上钓鱼岛的中国公民牺牲的时候,当日本大学生在中国某大学上演闹剧的时候……中国人愤怒了,并不盲目,极度清醒!政治上和外交上已经无法再改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