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de记忆北京de嘴脸

         杭州依然是我最喜欢的城市,我记得,今年第一次来,是为了找一些感觉,结果却必须让自己忘掉一些东西;第二次,一个人游弋在西湖边,和湖滨路走到尽头的那家星巴克里的那个手臂刺着漂亮纹身的女服务员聊天问路,但后独自在夜里绕了西湖一周;第三次则奔波于上海和杭州两地,我喜欢独自出差,那样没有人有权利干涉我的时间,我也可以自由的选择我的行踪;最近这一次,貌似长三角都薄雾氤氲,不是一个照相的好天气我却在西湖天地的岸边站了足足3个小时等待日落。在华侨饭店背后的福建小吃店里丢失了我那个“来之不易”的zippo。虽说今年这几次,都有一些落寞的记忆,但我对这个城市依然兴趣十足,鉴于北京来杭州那么方便,我07年依然会有机会就来湖边坐坐,在孤山上找找梅妻鹤子的感觉,至于杭州市区的繁华,那与我无关。
平安夜上的火车,圣诞节到的北京,旅途奔波,习惯了劳累和缺少睡眠,回到北京之后,干燥的感觉立刻席卷我的全身,还有饥饿,不是没钱吃饭,而是有钱也吃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一大早到北京,下了火车回家洗个澡就赶去上班,乱糟糟的忙了一整天,然后晚上赶去参加公司的圣诞年会派对,活力十足的做了大半场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