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时代

李开复告别了google,自民党在日本也做了权利的告别……当然这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只是我知道,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告别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我们所做的,都是在不停的告别……

或者我只关心那些发生在我身边的细微的事情,或者是人。我甚至没有想过,其实无论事情还是人,都有着虚幻的成分,那些幻觉是自己加给自己的,比如,迷恋。迷恋其实是一种很决绝的拒绝,因为就迷恋本身而言,一开始,你就已经知道你是在追求一些你无法得到的东西,你无法自拔,你拒绝告别,最后还是告别了。所以,迷恋也是一种告别,充满挣扎的告别……

无法想象,你在真的告别的那一刻,你会不会发觉自己是那么的愚蠢、幼稚和可悲,可是那又是幸福的,最可悲的反而是停止迷恋,就像吸毒,这矛盾么?

告别到最后,就剩下朋友了,可是在这个物质和概念都不缺乏的时代里,朋友又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如果最后,朋友都告别了,那这个空出来的角色,谁来上演呢?更可怕的是,没有一个朋友,会和你一直走下去,换作是你,你的选择也会是如此。这是让人心寒且无奈的。

我无法选择告别,我也无法停止告别,在这个放逐自我的时代中,谁会[……]

阅读全文

悲伤没有罪 但也没有用

         带着这样的心情,迎来了早春2月,有时候知道太多并不一定是好的事情。
悲伤的原因有很多种,有的是实实在在的,有的则是虚的。然而大多数原因都很缥缈,很多时候,人们感到悲伤的原因是因为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有些人因为嫉妒而感到对自己的悲伤,有些人因为被忽视而感到收到了伤害……可是,很少有人因为疼痛而悲伤,因为死亡而悲伤,那时候,只有恐惧,而恐惧是你无法自我解释和挣脱的。
我有时也会,也有过嫉妒,也有过被忽视的感觉,甚至很多不满都来源于外界的匮乏而不是自身的匮乏,甚至自己沉沦在其中,久久不愿清醒。后来我发现,我其实不悲伤,我也只是恐惧。然后就开始有人嘲笑我歇斯底里,有人开始怀疑我的生活态度,可是从来没有人怀疑过我的生存能力和激情。那么,我的悲伤又有什么罪过呢?尽管无能为力是那么的没意义和没有用处……
如果说因为悲伤而反抗,那我就会觉得这已经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反抗是一门艺术,但是带有情感的反抗则是一种冲动,至少我没觉得反抗会有什么用处,那么就依旧悲伤吧,现实中悲伤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疼不了谁知能疼自己,这样至少不会真正的伤[……]

阅读全文

快乐的傻子

         太注重细节的人是不是都会不停的钻牛角尖呢?我想是的。
于是我成了快乐的傻子,尽情地享受着愚弄和虚伪。我不想去反抗,这个和能力无关,主要是不想有争执,不想去破坏所有的幻觉。有时候我会悲伤,谁说傻子不会悲伤呢?有时候我显得幼稚,傻子不都挺幼稚么?有时候我还会流露出不满,但当我觉得无济于事的时候,不满和不甘心又能解决什么呢?傻子就是傻子,无论何时都不该去区分开心与伤心的。
曾经觉得自己是个智者,这种感觉来源于自己给自己定义的见多识广?朋友们都会发现我任何事情都“略知一二”,于是在这种“光环下”我惬意的生存着,我喜欢别人的赞扬和认许,喜欢把事情都做的格式化且不失个性,喜欢给自己的行为增添上“未卜先知”的预言色彩……但是,当我觉得自己是个傻子的时候,其实我是在不断的发现,自己面对的那么多事情,在它们面前,自己渺小的可笑,无能为力的可悲,贫贱的可怜……
反抗?不甘心?其实都是自己再和自己赌气,伤不了谁,疼不了谁,改变不了谁?却恶心了自己。
能力?我卑微但又任性的坚持自己能够破坏很多平衡,但意义何在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