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驾临广州

千呼万唤,我的google终于从北京抵达广州,其实来广州也一个星期了,今天特此将它记录到BLOG中。

说起来广州的过程,它还是蛮辛苦的,走得是飞机的托运,运送的方式叫做“鲜活”,很不理解民航的托运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就不能叫“宠物”么?最后,google是和一堆鸡鸭鹅臭鱼烂虾一起过来的。小家伙可能有点晕机,吐的箱子里满是口水。。。我可是等了7个小时才接到它,刚出来的时候,神情萎顿,好半天才认出我来,随后以拉车的力道和速度将我拖向民航货运处外的草坪,以一泡滚烫的鲜尿宣告平安落地,也算是给民航货运处的一点纪念……

来到广州的小区,那叫一个威风,广东的土包子们似乎很少见到这种狗,还有人说它是狼呢,其他的狗和它比起来,瘦小瘦小的,甚至有些狗,见到它就玩命的逃跑,我终于体验了书上常说的那个词–拉风!只要它在小区里面溜达,其他的狗都灰溜溜的,有些不怕死的上来挑衅,google先是很友好的和对方互相嗅一嗅打个招呼,对方如果表露出攻击意识,google立刻用呜呜的声音示威,有条狼狗胆敢露出牙齿,google上去就是一口……当然,它对家人还是非常友好的,像个顽皮的孩子,一家人溜狗,谁要是走的慢了,[……]

继续阅读

路,梦想,尽头

85

路越走越多了,弯路也越走越多了,多少个十字路口在毫无保留和义无反顾中,胡乱决定了方向,结果迷路了,反正任何方向都有一道光明,反正路总是有的,反正总来没有歇过……这便是自己强调的真实真我,背负着十字架到处游荡的生活充满着怒吼和挫折,没人懂我,我也不怪谁,平静的原因绝对不是想要平静,只能是不得不平静,就好比孤独,如果在人群中也孤独的话,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但这也是一条路,反正从第一条开始,就都是不归路了。

梦想也照样,陡然觉得,梦想其实是个生态系统,也有食物链,也有新陈代谢,也有百年千年的总结才能道出的悲凉。在心灵的土壤上,梦想一代一代的繁衍着,大梦想吞噬着小梦想,新梦想淘汰着旧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安于现状,只是不断的繁衍,没谁考虑过真正的实现。梦想何几多啊?但在这片土壤里,也只好最波逐流了,连它们自己也不清楚梦想的食物链上,自己位于哪一级?只要有衍生或者替代品,自己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于是,N久之后,就是我说的那种悲凉,在耻辱和无助中,在打击和报复中,在失败和自卑中,无奈的去催生着新的梦想,然后看着其凋零,然后失望,然后开始盲目……

何处是尽头呢?这是个搞笑的问题。事情和相遇的人们还[……]

继续阅读

Google – 产品和服务

Google搜索引擎

        公司产品Google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使用一种自创的称为PageRank™(网页级别)技术来索引网页,索引是由程序“Googlebot”执行的,它会定期地请求访问已知的网页新拷贝。页面更新愈快,Googlebot访问的也愈多。再通过在这些已知网页上的链接来发现新页面,并加入到数据库。索引数据库和网页缓存大小是以兆兆字节(terabyte)来衡量的。A culture has grown around the very popular search engine and the word to google has come to mean, “to search for something on Google.”

        由于Google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很多网站管理员十分热衷于跟踪他们网站的排名,并试图解释他们排名变化的原因。因此,现在已有不少网站提供服务,意图在一些高流量的讨论区内刻意加入商业网站的链接,从而使该网站在Google的排名提高。这种“发明”虽然的确有一定成效,但这种收取客户金钱,在第三者的讨论区[……]

继续阅读

一年

在歪酷的第一篇帖子,就写于2006年的2月14日,冥冥中似乎有意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日子,浪漫的日子,浪漫的写这不浪漫的BLOG。

这一年来都发生了什么呢?似乎轨迹不算很复杂,今天特意回味了以前的帖子,才知道自己的2006是那么的混乱和不堪,希望2007会好起来吧。

其实这一年真的都发生了些什么呢?

斗争:无休止的斗争,和这个,和那个,被迫的被卷入,然后被垫在脚底……

失望:自己的自信已经越来越少了,我渐渐的觉得自己能力有限,以至于别人几乎都看不上我,甚至连替补席都不让我座,看着那些机会擦肩而过,我伸长了脖子张望,伸出双手迎接,然后扑空,在看到一张张面孔的远去……

奋斗:别胡闹了,我这也叫奋斗?

世无争:没什么好争得,也争不过,没什么好埋怨的,完全改变不了现状,是金子原来不一定会发光的,比如浸泡在硫酸瓶中,即使能够完整保存,谁又敢伸手去拿出来呢?所以,金子发不发光,和环境有关……

喜悦:无。

还是那句话,希望2007年会好一点吧。

写于2007年2月14日,籍以纪念我的2006。

[……]

继续阅读

告别

告别总是有许多种方式:欢快的、残忍的、无意的、决绝的、荒诞的、坦然地、无奈的、被选择的、隐忍的……

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我打算默然的接受这一切的告别,荒诞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情感,在他们选择告别的时候,我似乎也就是那个被告别的,没有人知会,只是我静静的清楚了这一切。似乎很可笑,面对这些无常,我总是很无能为力,这或许就是被选择者的悲哀,无论以往是如何承诺的,如何幻想的……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是一个“选择者”,但是我却不得不一辈子都作为一个“被选择者”,甚至觉得这个故事彻头彻尾都是一场困兽犹斗的经历,越坚强,越发现后悔药很难被买到。

天意使然,人力渺茫。最后也只能“惟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然而悲恸仅在于自己总是一个被告知者。既定的事实,有力无力都要去承受。

整个五一,都在淡漠中奔走,我做不到“什么都不想”,只能去努力的歇斯底里的去思考别的,借以掩饰慌张不安的脸孔表情。然而告别的方式似乎总含有一种约定,五一结束,本以为尘埃落定,却迎来了一场新的告别中的挣扎,我又一次经历了无能为力的煎熬。如果选择是环环相扣的,那么我就是那个[……]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