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发觉自己真的有点脑残了
可能是思维能力退化

一遍一遍的看自己收藏的电影
也只是为了寻找那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用以化解空虚的白天和漫长的黑夜

经常被幸福灼伤,疼得忘乎所以
北极圈内的阳光绝对不会达到这个温度
只是暖暖的,让人陷入匮乏的状态之中

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
也萌生了很多荒诞的念头
总是这么极端
只有极端了才刺激
不过刺激的东西一般都不踏实

话又又又又说回来
为什么要踏实呢?
我这辈子为了踏实不知道说了多少谎!
迟早要还的!

还是回到那种幸福的灼热的温度中吧
感觉确实不错
因为我突然觉得以前自己真的错了
想错了

现实远比我曾经想象中的美好
以至于现在真的很忘乎所以
忙着享受,都已不可开交……[……]

继续阅读

自由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很开心 很快乐 很自由
当然也很困惑
这两天很多人都很关心我离职的事情
或许我真的会令不少人有舍不得的感觉
但是问起离职的真正原因的时候
我只能说我是因为太累了
或者是不快乐吧
而我知道这两天我是真真正正快乐的,就是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美食 美景 纯正的音乐 一堆堆燃情的DVD
还有那些漂亮的旅游计划,还有那些默契以及顿悟
我知道,这才是快乐的生活的追求,感恩+满足

可那的确也是困惑的
至少不属于我的真实生活
所以才是那种恍如隔世
我只是知道自己是期待那样的
安静的 畅所欲言的 随意随性的……
那些音乐 那些镜头 那些在街头或是咖啡厅里听到的熟悉的曲调……
在昏暗但温情小荷,在沙面的路灯下……
然后 随意坐醉在一个随意的地方……
可是当我背上包,离开车站的时候
开始那种固定生活的时候
我知道我又回去了
很现实得远离了那美丽而迷幻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真正要的是什么
我也不会说
因为自由真的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耳边回荡的还是once里那首歌赚人眼泪的歌词:
If you want me,Satisfy me
每个人的故事是不同的
但最后,每个人身上的伤痕和感受
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继续阅读

隐居

大隐隐于市。

度过了比工作还要辛苦的国庆,终于又回到了平凡的生活中,醉过,HIGH过,浑身酸疼过,现在开始平静……

又开始沉迷颓废的音乐,这就像体内的馋虫,尽管抑制的很好了,但稍微一点点刺激又可以吊起那股劲儿来。

回来后依然很忙碌,但是心态变了很多,也许是责任感在作怪,貌似现在很喜欢及投入现实的工作中,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感觉是实在的,有些东西告一段落了,有些东西又开始了。

开始觉得自己在隐居,简单生活,简单路线,简单的需求……隐藏在这个繁忙且荒芜的城市里面。

广州是个会让人很自在的城市,在这里隐居有种很惊艳的感觉,随时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当然,也许这个是由于感觉在欺骗我吧,很自我,那股莫名的味道。

简单生活,这绝对是个不简单的需求,爱与不爱都是这样,所以觉得自己在隐吧,藏在自己背后……

要的可能还是一种态度,取向的可能还是一种目标,展现的可能还是一种行为,紧贴的可能还是一种趋势……

因为尚瀚焜,所以互联网!

[……]

继续阅读

无题

午夜的机场高速依旧灯火通明,车里飘扬着陈亦迅的爱情转移,心随着悠扬的歌声企图忘却忙碌纷扰的世界。可是熙来攘往的车辆的急速奔驰,又似乎告诉着我,这个世界还在高速的运转着,人们从一个地方飞奔到另一个地方,结束或者开始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夜里穿梭的人们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但是现实使得他们并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空间甚至信仰。各种各样的东西驱使着他们耗尽所有力气去投入或者换取。然后他们失去自己,失去人格,失去信仰,失去简单的判断和行动能力。这样的生命其实就只剩下躯体,灵魂已经被出卖或者贩卖了,精神是一种虚构出来的感官职能……这个时候,往往讨论的“当梦想照进现实”都变成了“当梦想欺骗现实”,人们麻木的认为现实的状况其实就和梦想中的一样。但其实仅仅是“梦想”利用了人们最原始的脆弱的抗性,给现实加了件外衣,然后兜售了人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从人们对于这个世界逐渐的失去反抗能力开始。毕竟人们生于这个物质世界而并不是人们始创了这个物质世界,对于世界的物质性来说,我们的地位是和任何生灵都平等的,只不过人们的能力和投入性都超越了其他生灵,因此可以享受的更多。当然,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

继续阅读

我的娱乐没有什么高不高尚的

有人说我的品味越来越低了,当很多人都在追看《贞观长歌》时,我却在追看着《金装四大才子》。于是很多人鄙视我说不重视历史,不懂得欣赏高情调的电视节目,只会看哪些庸俗的片子。我突然在想,如果看电视是一种娱乐的话,那么这种娱乐的高尚与否是否有客观的标准呢?我问了那些人几个发生在唐朝贞观年间的问题,他们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这就是他们标榜的重视历史和高尚品味。我只是觉得声音特别的刺耳。

其实,对于我,或者说对于很多人来说,所追求的娱乐就是一种放松,说的更简单一点,就是“笑”,这和年龄、性别、学历、智商都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为什么大家都要带着沉重的心情、严肃的历史责任感、赋有虚情假意的社会关注度去在我们的茶余饭后或者本该休息的时间娱乐呢?不累么?而且,这些有所谓的客观标准么?如果周星驰喜欢看《贞观长歌》并且《贞观长歌》的导演喜欢看周星驰的低俗的喜剧,那么他们是在互相吹捧还是在互相诋毁呢?难道他们就不能算是互相放松么?

很多很简单的事情在中国都变得复杂了,包括娱乐。很多很蒸蒸日上的东西,一旦符合了中国民众心理以及国情,就每况愈下了,包括娱乐。很多明眼人都能看到的东西一旦落入中国人的法眼,就变得模糊不[……]

继续阅读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一)

前言:面对最近的情况,我很想能够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用栏目专题记录下来,于是想到了这个BLOG,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我是怎么一个人,在BLOG里的我却发生了变化,虽然BLOG离不开生活,但这里终究要比生活轻松许多,感谢BLOG给世人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平台,在这里,连接我们内心的,只有网线……

        动荡着,这里依旧动荡着,能够存活下来的,是幸运的,也是坚强的。
变革其实不是战争,当然也不是什么喜事儿,它其实就是制造一个动荡的环境,然后让大家看清各个人的嘴脸,也就是说,简单的将被卷入变革中的人先筛选,再分类。这个过程是很滑稽的。我昨晚做梦的时候,突然梦到了古人说的“拍马赶上”,心里觉得好笑,其实“迎头赶上”这个词是可以被广泛应用的,而更多的时候人们更愿意说“拍马赶上”,前者可能更积极更实力派吧,而后者,“赶上”的办法就是“拍马”。后来和几个朋友聊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结论还比较中肯,至少我们肯定了“拍马赶上”者的能力和心理素质,无论如何,如果我们逆向思维的话,这种能力是完全值得被肯定,也是完全有利于局势的发展的,换句话说,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了,简化了筛选的过程、简化了分类的过程,那么[……]

继续阅读

游走

5289064

天津,2006年度我走访的最多的城市,每次都只在这里逗留5-6个小时,我不愿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所有,它的颓败和破碎的气息让我觉得厌恶,可是我经常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多消磨一下自己吧,感受这个东西是时间拼凑出来的,文字也只是其中一种表达形式。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算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我视工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也知道我是个容易压抑的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感受,自己亲手埋藏,回头再自己亲手挖掘出来……接着,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性情刚烈的人,压抑是一把双刃剑,但我却能让自己完好无缺……

其实每次,都可以坐下午4点的车回北京的,但是每次我都会熬到晚上19:20,并且只能购买一张无座的站票,我厌恶这里,可是令我更失措的是:回到北京我又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尝试着不带着任何感情色彩的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心脏,不为这里的任何事物滞留,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也愿意在街角去停留片刻,去发散着天性中快要被泯灭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嘛,无论他内心是多么的细腻,他也仅仅只能把所有的感觉搁置在blog这样的隐性人群出没的平台[……]

继续阅读

圈子、圈套

最近在看一本书,题目就是《圈子圈套》。

小说,据说是业内著名销售写的,文笔说实话不怎么样,但是故事围绕着ICE这样的公司来进行,很让我感兴趣,毕竟我有不少年长的朋友同样在ICE、NCE工作。另外,书里面描述的错从复杂的竞争和各种各样的“手腕儿”让我也很受益,这个社会,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啊。作者是王强,大家都可以看看。

我呢,则是抱着一种很平和的心态去“研究”这本说的,题目足够吸引人,令我开始构思起自己身边或者自己已经深陷的圈子和圈套,这没什么,人在江湖漂,谁能不挨刀呢?因此,我更坚信自己已经具有了足够的思想,但自己确实又缺乏足够的经验,这些经验,这些书里有,但我还带不走,我只能在现实中去探索,边探索边和一些已经成文的东西做比照,然后再获得,也所以,最近就是连上厕所,我都还是抱着这本书,算是一种备忘录功能吧,看不看并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别忘了积累并且拿来比照。

昨天和鸭子聊天,她居然说我显得成熟,我很欣慰,但是我宁愿自己是听错了,因为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后果可没准儿。不过我还是反复的思考了自己是否足够成熟的问题,我觉得我不算是什么成熟,应该算是善于应付突发事件吧。当然[……]

继续阅读

打球-KTV-生活?

带家富去认识新朋友,他比较欢。很少见他这么兴奋,可能是郁闷的太久了吧,让他认识些异性朋友,总比周末总和我无聊强!

打球,北交大南门,破烂不堪的球馆,和我的球技十分不合衬,家富作为对手,我实在得不到锻炼的价值,2小时的打球结束后,大家都因为满头大汗而喊热的时候,我却觉得冷,因为我真的没怎么动嘛!半年不打球,手感还在,我很庆幸,争取每周都能活动一下吧,当然,我更希望能有几个让我也跑起来的对手。再当然,如果是为了家富的#@#$!$%的事的话,又另当别论!

唱歌,眼镜蛇,效果还过得去,主要是近,省得到处跑,最近KTV去多了,嗓子有点累,家富依然是那个” 捂肚子” 型歌手,陶醉的不得了,当然,调依然还是拉不回来,不过学妹们唱得还不错。我的确是累了,声嘶力竭的为得是一种宣泄。

周末依旧很忙,开会,见这个见那个,安静在家无聊电视的时候竟然浑身发痒,剧情稍微感人点我就会反胃不已,看来我真的和现实生活脱节了,我定义为没找到生活的节奏,再找找看吧,现在感觉匮乏的东西太多了……

[……]

继续阅读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