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咖啡

你沉癮咖啡已經好久了,尤其鍾愛手沖的蘇門答臘。你說那嚐來和你長久以往的生活相仿,恍若它伴著你度日如年,還不算孤獨。又如你說熱咖啡會給你溫暖的錯覺,時而親切時而模糊的感覺,像遇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人,也許是她,也許不是她,時間控制了你的情緒和你的回憶。你說,最後咖啡卻給你清醒的提了神。 ​​​

「在上海白鸟咖啡店」

清醒记

   

        轻微的一刹那,目光迷离,失去了焦点,看东西异常的模糊,回头时,夜,疏离。
        就像那回头的驴子,就像那叛徒Judas Iscariot,我的罪是何等的大,我要小心跌倒。只是没有门徒去信仰这一切,即便是给了许多可以悔改的机会,但我仍硬心到底,不肯悔改。
        又只是,会否,有人还在客西马尼园,将迷途的我呼唤?又会否有人买下那块“血田”,将我埋葬,标志成外邦人的坟地,成为启示的篇章?
        呵呵,但以上的文字,其实都不是真的,我是回头了,我也确实视线模糊了,夜,也确实疏离了……可是要知道,生活还在继续,即便是上帝的叛徒,真实的生活下去,其实也不会不得好死。只是有时候总是在一种并不清醒的状态下,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和控制力,而那也是一种沉醉的快感,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无法否认。
       回家的路上在南新路还真的遇上了福音,那个疯疯癫癫的路人,在黑夜中,她说:“相信主吧,你会得救的”。我几经确认,我并不认识她,也无法想象她的这种迷恋,怎么会这么深。而我,其实并不相信主的存在,我顶多只是会用心底最后的一丝浪漫去荒谬的相信莎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