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子

去深圳晃了一圈,先不说深圳怎么样,从Miso那儿淘到了这么部片子,好就不敢说好了,这帮搞艺术的,亏他们想得出来,不过,从效果上来说,导演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男人的那点儿破事儿,算是表达的比较深刻了。
影片的开场白是这样的:“电影一开始,一个男人站在海边上手淫,五分钟之后,观众们都会认为这是部毛片;结果他‘崩’从里面爬出两只小动物来,观众们都会认为这是部科幻片;镜头拉开,有五万个像我一样的男人在海边上手淫,观众们就都会认为这是部艺术片。”配合着背后灰蒙蒙的天,滞涩的海浪声,深奥的让人们意犹未尽,似乎很傻,但似乎又在表达着什么,总之思考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它反映了现代的人们的龌龊、偷窥欲、虚假和伪艺术等种种心态,赞一个!
影片讲述的故事分为两段,从剧中人物着装和使用的通讯工具来看,故事发生背景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
第一段,三个年轻人很轻松地抢劫了一家银行,其中最主要的人物王要(廖凡 饰)正准备去美国跟女朋友见面,在抢完银行以后,王要收到了女朋友丽川的传呼,他急急忙忙地在一个小店中打了长途电话过去,却听到了女朋友要跟他分手的消息……因为身上的钱不够打电话的费用,他一急掏出枪顶在了小店老[……]

继续阅读

凌乱没头绪

        很多事情堆在一起,很凌乱,没什么头绪,害得我觉也睡不好,疲惫不堪。
        1、手机邮箱广西本地运营,提高用户活跃度。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东西就是搞不明白,流程阿、方案啊、首代啊……可能是我仍然太混乱吧。至今还没能和广西的BD详细沟通过情况,很担心是否会影响运行的进展以及运营的效果。期待本周之内能够理顺吧。优先级:高
        2、关于用户行为属性库建立的第二阶段方案,这个事情也比较棘手,毕竟涉及到用户行为分析的事情都比较复杂。昨天给了同事看我写的方案初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觉得她的关注度并不在方案本身上面,我努力想向她呈现通过技术手段完成用户行为分析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工作,可能她更多的是关注怎么建设这个用户行为属性库吧,换句话说,她更在意结果,我更强调过程,我们彼并此不矛盾。期待本周三之前我能努力呈现一个带有对结果描述的方案吧。优先级:高
        3、处理电子邮件帐单投递的项目组,公司拟成立这个项目组,我被任命为部门接口人,这个项目大概就是向手机邮箱用户提供手机帐单服务,结合了手机邮箱便捷、无网络限制、内部传输安全、匿名投递等优势,我认为是个不错的[……]

继续阅读

一年

在歪酷的第一篇帖子,就写于2006年的2月14日,冥冥中似乎有意安排了这样的一个日子,浪漫的日子,浪漫的写这不浪漫的BLOG。

这一年来都发生了什么呢?似乎轨迹不算很复杂,今天特意回味了以前的帖子,才知道自己的2006是那么的混乱和不堪,希望2007会好起来吧。

其实这一年真的都发生了些什么呢?

斗争:无休止的斗争,和这个,和那个,被迫的被卷入,然后被垫在脚底……

失望:自己的自信已经越来越少了,我渐渐的觉得自己能力有限,以至于别人几乎都看不上我,甚至连替补席都不让我座,看着那些机会擦肩而过,我伸长了脖子张望,伸出双手迎接,然后扑空,在看到一张张面孔的远去……

奋斗:别胡闹了,我这也叫奋斗?

世无争:没什么好争得,也争不过,没什么好埋怨的,完全改变不了现状,是金子原来不一定会发光的,比如浸泡在硫酸瓶中,即使能够完整保存,谁又敢伸手去拿出来呢?所以,金子发不发光,和环境有关……

喜悦:无。

还是那句话,希望2007年会好一点吧。

写于2007年2月14日,籍以纪念我的2006。

[……]

继续阅读

我的精神家园

        这年头,奢望是一种YY,精神是一种隔几年转变一次的轮回!
        在文化、道德、情感这些框框条条的挤压下,慢慢磨合了我现在的思想,其实是慢慢的混乱了我的思想精神!
        文化:
        这个亘古不变的枷锁,如今让人有种错乱的感觉,我曾经认为自己对于文化的信仰来源于古人久远的心态,但如今看来,古人的处境在现实中只能称之为卑微,而我的信仰则被定义成了盲从。毕竟,复古的情绪是永远不可能像耐克古装系列那么畅销的。那么长久以来,我究竟在受什么教育?看什么书?接受什么的洗礼呢?也可能是现实世界运转的太快了,我这类人渐渐的和时代脱节。我觉得快得局促,在如今,就算是名人之间的谩骂也成了文化,据说还是为了满足老百姓的“个性化”。在不耻于如今的这些个嘴脸的为伍的过程中,我渐渐的和时代掉队了,然后,我就变成了文化的唾弃者,然后我丢失了思想的方向;主要是逐渐的开始不理解“文化”这个词的具体指向,难道要演变为下面的对白:A:“你的想法很独特!” B:“恩,我是一个大学生”  这样就太悲哀了!反正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文化究竟现在是什么?籍以YY的温床?
        然后[……]

继续阅读

看看这些泡沫

        ITDB.cn通过对新生网站盈利模式、流量以及业务前景等诸多因素的分析,得出了中国互联网景气指数排行,而其中死亡机率最大的十大网站则是:

一、博客网

上榜理由:
1、管理混乱,CEO决策失误,团队走散;  
2、相较于比较成功的老牌互联网企业而言没有持续性、规模化的赢利方式;  
3、内容繁杂,没有独到之处,缺乏粘性,留不住访问者。  
4、新浪、搜狐等大型门户网站也蜂涌而上开始办博客,挤压了大量生存空间。
  
二、大旗    

上榜理由:  
1、模式没有意义。属于资本骗局;  
2、功能比较单一,虽然有发展其它形式的可能,但需要资金做后援,而这些恰是大旗的难点;  
3、定位产生分歧,转型之路到底能否走下去,前途难料;

三、56.com
  
上榜理由:  
1、靠擦边球和病毒营销而渐成气候,口碑太差; 
2、盈利问题未解决。除却口号似的宣言,缺少发展的原始动力;  
3、广电总局关于视频新政,是网站发展的一大壁垒。
4、CEO决策层不务实。

四、中搜
  
上榜理由:  
1、网络猪在品牌塑造上失败,贪大贪全。市场推广兼具实惠和名气两大重任,中搜总是游[……]

继续阅读

离开-那些嘴脸

看够了众生相,看够了那些嘴脸,紧闭双眼,不想再被污染。
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想要做到那至“无”的空灵,可是天意使然,不得不又去面对那些嘴脸。没有一天,那些嘴脸
是平静的。其实,不在乎嚣张与否,不在乎高傲与否,但是在他们看来,毫不在乎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我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一己私念,但是却被拉进这失意角逐的漩涡之中。真的有点弄不明白
,那些嘴脸为何时而可爱,又时而可憎。
有时,他们向我灌注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大道理,有时,他们向我榨取着无上的口角利益,还有时
他们撕破嘴脸有一些可笑的把戏来骗取他们认为是他们应有的自尊……他们伪装的很好,可是我不情
愿的成了唯一的清醒者,要是笑里藏刀都可以用于自保的话,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只不过是一个
是否迎合的问题。儒家说中庸,道家讲空无,法家摒弃礼制,佛家最后说起破灭与浑圆,似乎没有一
种能够迎合这些嘴脸的欲望和所求,于是我觉得很累,同时也很混乱,这种混乱不是空穴来风的,就
好象李善长盖相府要刘伯温算风水一样,双方都在警[……]

继续阅读

有人愿意赞助我出书,有人说我写不出“名著”

        雨夜心情阿姨说要赞助我出书,我始终觉得我这些小打小闹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成熟的体现”的文章,很难在入大众评论家的法眼,至于出书就更别提了。还是沿用我老妈的评价:“你的风格已经形成,就是让人看不懂。”的确,像这样的文章始终就那么回事儿,当然,这也跟看的人有关。无论如何,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老妈说已经有一种风格了,同时雨夜心情阿姨独爱有加,甚至她被好几个博友称为我的“铁杆博迷”,更甚至还被某些精神分裂患者误认为她是对我有某种不现实的意思。我欣慰的是大家眼球都在飞速的转个不停,嘴巴也依旧喋喋不休,可是却拿不起一把像样的针去扎破我这个极度膨胀“幼稚”皮球。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足够的非议,感慨万分啊,最起码文章不行,这些认可和非议之间的争论足可以拿出来出书了,现在人都爱看这个,否则就淡而无味。
        我时常去想,是不是我写了什么东西令某些人不舒服了,感觉应该没有;那是不是我的嚣张已经足够驮起硕大的骂名呢?我想我还不至于。这或者真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的,可是,仁者如雨夜心情、燕子、曹桂锋,智者如我老妈还有侃儿哥,愚者如上周五下午一直怀疑我“是[……]

继续阅读

真的很慌,要沦陷的感觉。

仿佛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真实性,莫名的紧张。是我考虑的太多么?焦虑的情绪不等于对混乱的那种归属感。隐瞒饥饿的内在,决心比勇气总是慢了半拍。所以有时连后悔都来不及,冷漠都泛滥成了灾害。可能是力所不及的缘故,可能是身边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太多的变故,可能是自己感觉的无辜。

强盗横行的世界里,我还在兜售着自己的幻觉。想把事情做的完美已经成了对错误的回避,最终搁浅在怪石嶙峋的沉舟侧畔。给侃儿哥传简历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有了以上的感觉,其实“在哪儿”、“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干嘛要这么做”和“我已经这么做了”,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吧,也许是期待的兴奋,但期待那不是我兜售窑尽的幻觉。

昨天、前天和ada聊了很多事,越聊越觉得慌乱,她在我面前仿佛是一个长者,温和慈祥的轻敲着我很少去抚慰的伤疤。然后我感谢了她,她让我觉得我必须制止这些不安的慌乱,否则,我难以遣怀。也正如此,过程是残忍的,结论是理想的,期待是隐忍的,幻觉是真实的,慌乱是徒劳的……

雨夜心情的blog今天也关闭了若干时间,究其原因之后,感叹世事的无常和人力的渺小,更加慌乱了。

回家,一个必然的念头,惴惴不[……]

继续阅读

快意卤煮

        吃过北京卤煮火烧的人都应该知道卤煮是什么,反正就是把某动物内脏用浓汤煮好泡饼,要怎么乱就怎么乱,在乱撒点香菜……
        今天中午特地去感受了一下(出于什么动机,我现在还在给自己找答案),大妈端上来的时候,我不禁浮想联翩……
        好一大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啊,还伴随着切块的火烧(就是烧饼),味道也是一个“乱”字。快意的吃完之后,开始了漫长的自我思想放逐,简称“YY”。
        最近的生活(其实应该写成“一直以来”)就好像这一大碗卤煮,什么都有,快意的吃完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股子膻味。有时候还有点回味,但那肯定是幻觉。想想也是,生活其实就是这个滋味。
        最近心神有点荡漾,主要在工作上,想走,想留,难有权衡之计。虽然现在的公司里一片混乱,人们都惶惶不可终日一般,可是毕竟也有我的一份物质和精神积累在沉淀啊。虽然这里的人们见不得你不好,也见不得你好,虽然小人得志可怕小人不得志更可怕,但我毕竟没有被淘汰下来,仍然是一种理念和某种固定模式的吃螃蟹者。或者只是自己的良好感觉或者良好幻觉,但有时候想想,“人挪活,树挪死”也不无道理。[……]

继续阅读

该整理一下了

一如既往地做我的运营效果分析,看着无数的莫名其妙的数字和最后得出的百分比,享受着麻木的快感,对我来讲,分子每增加1就意味着多收了3-10元不等,当分子越接近分母且无限扩大的时候,就意味着更多的人从“或许还明白点什么”到“彻底不明白了”,这就是sp的运营,像是在爆米花,而侃儿哥说是“中国粮食放大器”。

大同小异吧,只不过爆米花多了点膨化作用。

思维依旧混乱不堪,或者根本就没有思维了。最近总是无法正常的集中精力,可能是过多的手机信号干扰了大脑皮层的反射,反正经常想不起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和怎么干。

或者最近有点亚健康吧(憋了好久竟然想到了这么个词,操!亚健康!)睡得很早,早上6点定时新陈代谢,然后就开始等7点15中央二台的天气预报。换台的时候发现北京三台早间节目的女主播非常的漂亮,所主持的节目嘛,就像当的凑合。不过今天早上没等到,下楼吃廉价混沌去了,还吃出了砂子……

领导今天没来,小领导下午才出现,小小领导来了却什么都不做,却还一个劲儿的喊累,可能疲劳是可以传染的。我是传染源。那么被传染者岂不是很幸运?因为小小领导昨天轮休完,明天又要轮休了……轮休,我从去年国庆回来就期待的东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