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

安知鱼之乐。

无冒犯之意,确实想表达自己的自得其乐。

最近和一个远方的朋友聊天,说我修炼的越来越好了。我笑着说,我哪儿有修炼啊,只不过一直再找好吃的好玩的,没工夫去操心不开心的事儿,人的状态比较好吧。的确,修炼是件及其刻意的事儿,我是不敢沾染的。

又聊起国庆计划,我说我静养7天,焚香、盘手串、看书、喝茶。。。这又勾起了一些有意思的话题:不闷么?不应该好好把握假期出去玩玩或者做点什么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么?我说我很想出去玩,但家里还有条老狗需要我照顾,哪儿哪儿都不让带狗,哪儿哪儿都人多

而其实我是很抵触“把握”这个词,我比较喜欢的是“无常”。无常才是乐趣,畏惧未知,迎接未知,充满迷惑。反而很多人或事物是不甘心被“把握”的,我和朋友讲,最近在看一本通篇再写“随”和“止”的书,说的就是任何人和事都有各自的状态,有时他们需要被你“把握”,他们会觉得爽,比如“安全感”;有时他们并不需要被你“把握”甚至抵触“把握”,他们会抵抗,以及你接受这种抵抗,他们才会觉得爽,就比如“安全距离”。如何判断各自的状态以及收放的时机呢?那其实就是要用到“随”和“止”。

随,不是随波逐流。止,也并非完全是止损。朋友说,那不就是“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