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卫哲的3+1思考法:测量项目“靠谱程度”

转载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iamsujie
原文链接:http://iamsujie.com/8000/8018/

        近几年在年初年尾的时候总碰到这样的事:“现在的小老板都用个小本本记帐,太不方便了,我们今年要给中小企业提供一个管理财务的工具,这样就可以帮助中小企业把钱管起来了”,“给客户做个电子传真的功能吧,他们就可以节约大量的传真费用和纸了”。“给客户做个在线买软件服务的开放平台吧,这样他们就能在这里买到所有需要的软件服务了”……
        当我们决定做什么的时候,成功还是失败,50%就已经注定了。那究竟什么是靠谱的呢?貌似只有做了才知道,那有办法提高成功率吗?有一次卫哲来做走动管理,对每一条产品线都问了3+1个问题,令我印象深刻:
        当时我们正在做一款淘宝卖家的管理工具,其中有一个功能是帮助淘宝卖家研究市场行情的,接着问题就来了:
            卫:“你们怎么想到要做这个产品的?”
            我:“我们在和卖家接触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人花很多时间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和市场上什么好卖。”
           [……]

继续阅读

【转载】被人为割裂的中国互联网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81231350/
原作者:申音
———————— 淫荡的分界线 —————————

我有两个朋友。
L的公司在上海,大半时间跑广东。他是华南某所不太知名的大学毕业的,小眼睛质朴男,多年以前还是个文学青年。哥们做手机网游的,我见他使过好 几款手机,但最贵的一个也不过1千多块钱。比起什么Web2.0、移动互联网的概念,他更关心珠三角的几千万农民工和城市边缘的大学生“蚁族”,怎么关 心?在东莞的夜宵摊上跟他们拼啤酒,在富士康厂区外网吧里刷夜,跟靠做他们生意开上宝马的便利店老板扯淡……
W猫在北京中关村。他从小就是个脑袋很大眼睛发亮的天才少年,数理化成绩很好,逻辑思维超强,英文和中文一般流利。在首都某著名大学毕业后,W 直接去美国名校拿了硕士,接着回国创业。我一直觉得,他是硅谷Geek们的中国版。诸如iPad之类的新技术玩意,我总能第一时间从他那儿找到。他也是国 内把玩Facebook、Twitter、Groupon、Fou[……]

继续阅读

还没进入状态

目前还很不在状态,歇久了,有时候连思维都跟不上了,可得把现在的无线互联网世界再好好研究一下,落伍的感觉不是很好。

团队也是个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然,巧妇也难为糙米之炊,更何况我们都不是巧妇。

工作方式也还是个问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方式,问题不在于解决不了问题,问题在于解决问题得办法太多了。

总体感觉还是好的,因为学会了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吧。

我跟侃儿哥说自己是个“2把刀”。

侃儿哥说,那我们就是“2X2把刀”。

呵呵,那我们还真不如去卖刀了!

期待着早日进入状态吧,09年又到了,很快它就又过了。

[……]

继续阅读

无题

发觉自己真的有点脑残了
可能是思维能力退化

一遍一遍的看自己收藏的电影
也只是为了寻找那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用以化解空虚的白天和漫长的黑夜

经常被幸福灼伤,疼得忘乎所以
北极圈内的阳光绝对不会达到这个温度
只是暖暖的,让人陷入匮乏的状态之中

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
也萌生了很多荒诞的念头
总是这么极端
只有极端了才刺激
不过刺激的东西一般都不踏实

话又又又又说回来
为什么要踏实呢?
我这辈子为了踏实不知道说了多少谎!
迟早要还的!

还是回到那种幸福的灼热的温度中吧
感觉确实不错
因为我突然觉得以前自己真的错了
想错了

现实远比我曾经想象中的美好
以至于现在真的很忘乎所以
忙着享受,都已不可开交……[……]

继续阅读

手记

最近和技术外包方接触的比较多,且不管人家做的东西到底如何,但是其很多态度及方法很值得学习,做了点笔记,如下:
1、团队主管要对团队成员负责,不要让成员有被欺骗的感觉,尤其在分工及资金问题上面。
2、业务团队和技术团队之间一定要有明确的唯一接口人。
3、考虑技术团队的工作量。
4、考虑数据库及服务器运行的负载。
5、学好数学。
6、考虑系统的逻辑结构,这个很重要。
7、用户体验。
8、思维方式应该是:(不是。。。而是)而不是(是。。。不是)[……]

继续阅读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一)

前言:面对最近的情况,我很想能够把自己的心情和感受用栏目专题记录下来,于是想到了这个BLOG,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我是怎么一个人,在BLOG里的我却发生了变化,虽然BLOG离不开生活,但这里终究要比生活轻松许多,感谢BLOG给世人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平台,在这里,连接我们内心的,只有网线……

        动荡着,这里依旧动荡着,能够存活下来的,是幸运的,也是坚强的。
变革其实不是战争,当然也不是什么喜事儿,它其实就是制造一个动荡的环境,然后让大家看清各个人的嘴脸,也就是说,简单的将被卷入变革中的人先筛选,再分类。这个过程是很滑稽的。我昨晚做梦的时候,突然梦到了古人说的“拍马赶上”,心里觉得好笑,其实“迎头赶上”这个词是可以被广泛应用的,而更多的时候人们更愿意说“拍马赶上”,前者可能更积极更实力派吧,而后者,“赶上”的办法就是“拍马”。后来和几个朋友聊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的结论还比较中肯,至少我们肯定了“拍马赶上”者的能力和心理素质,无论如何,如果我们逆向思维的话,这种能力是完全值得被肯定,也是完全有利于局势的发展的,换句话说,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了,简化了筛选的过程、简化了分类的过程,那么[……]

继续阅读

最近挺平静

海底电缆断了,MSN也上不去了,正好乐得清静,我时坚决不用代理服务器上MSN的,在那上边放一个小小的客户端,就可以得到所有用这个代理的用户的MSN聊天信息……

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干,看书,玩游戏,看碟,喝酸奶,逗猫……

天气很冷,但仍然不想穿很多,和朋友的聚会也少了,大家可能都不想出来……

至于工作,每天对着那16个口的设备,蹲在辐射的包围圈中,享受着思维被颠倒扰乱的乐趣……

一直就这么平静的度过2006吧,说实话,真的不太想想东西,2006年比较累,比较落魄,比较犹豫,也比较不知所谓……

[……]

继续阅读

看书的乐趣

其实我是因为睡不着,也就是间歇性失眠,才会去看书的,但是书带给我的并不只是时间上的消磨,也可能是因为我精神不集中的缘故,在看内容的时候,会联想很多旁逸斜出的东西,渐渐的,我发现我是有获得的,同时培育了我的理性思考。

每次看书,尤其是重新翻阅以前看过的书籍,我总能有新的获得或者新的发现,不仅仅是文字直观的带来的,还有从我自己思维中随着阅历的深化而衍生的,貌似这就是小学语文老师所说的“和作者默默地交流”,呵呵,没想到到了大学毕业甚至工作了,我才领悟到这个境界。

最近喜欢看互联网周刊,其实也是因为和自己工作或者兴趣爱好比较切口的缘故吧,上面讲的都是成功人物对行业形势的高瞻远瞩,经常让我跟不上他们的思路,但是这些东西都会转化成为我理解的形势,以及交流时的谈资,当然我的理解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还没能做到站在同龄人或者同性质人当中指点江山的那种威风,看书如果是为了威风,这不是我的初衷,可是却培养了这样的性格、人格、和出格……

当然,我还是喜欢看中国古代通俗演义小说,很喜欢里面跟美国大片里的救世主完全不同的东方腼腆版英雄主义,喜欢将领,喜欢谋士,喜欢他们的决策,喜欢他们自杀前的盖叹,也喜欢昏庸帝王身边[……]

继续阅读

思想的舞者

为什么用这个题目,我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在最近的几天之中,思维方式有所改变了。当然,我是不会放弃风格的,如果我有风格的话。
心平气和的微笑是现在心态的表象之一,在表象之下其实是对于以前不切实际的追求的放弃。实际上最近很多事情都对我的思维模式产生了碰撞,所以忽然觉得自己以前搞错了一些事情,现在得弄对问题才行。
比如埋怨和摒弃,最近常说这么句话:男人的胸怀是被冤枉撑大的,所以少点发脾气,少点儿愤世嫉俗吧”。的确如此,很信仰很信仰这个境界,男人么,就是如此,否则只能是个大男孩。
忽然想学很多东西,比如统计学,比如经济学,比如哲学,当然,我承认我喜欢讲道理,但是不同于别人,我的道理,也许将一辈子也就是那些。只是觉得自己该充实一下自己的脑细胞了,现在和别人沟通,都会有言语的阻滞,这不像我,这是老年人的表现,我那两颗腰子还是滚烫的……
很不可思议的转变是我开始使用GOOGLE,以前这是我最鄙视的东西,GOOGLE桌面到GMAIL,GOOGLE ANALYTICS到GOOGLE EARTH,我似乎开始喜欢并且习惯这些了,貌似以前我是除BAIDU不用的,甚至思维的根深蒂固都很BAIDU化……[……]

继续阅读

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变成哲学家

最近很不自然的发现,这个世界上哲学家越来越多了,尤其是生活上的哲学思维还在不断涌现着,我稍微分析了一下,原来是无知的人们对现状进行的“要面子的”判断罢了。一意孤行或者坚持自我都只不过是故作清高的告诉别人,那个东西我不想要,其实心里想的要命。

还好我可以接受这些伪哲学家存在在我的身旁,如今似乎心理医生都算是哲学家了。今天,某种观点触碰了心灵,那么这种观点将会是近期的哲学,有一天,另一种观点出现了,那么人又可以摇身一变去信仰另一种哲学。就好象佛教哲学一样,什么事情说到最后还是佛比较有道理,佛经上不乏自相矛盾的东西,问题就在于,这些哲学到最后就变成了“关于‘无所谓’的讨论”,呵呵,真的无所谓么?

身边的哲学家门也是如此,但是真正能坚持的有几个呢?纯粹的哲学家又有几个呢?生活哲学,本身就不需要什么哲学……
很反感关于任何一个问题的纠缠不清的谈话,对我来说,立刻表明立场或者干脆不说话,是最直接的,往往花费在谈论本身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这个所谓的问题的哲学的生命周期,尤其是当这些谈话沦为无结果无价值的泛泛之谈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问题未发生的前一刻,大家还是自己的观点,谁也没有说服说,问题依然没有被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