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梦想,尽头

85

路越走越多了,弯路也越走越多了,多少个十字路口在毫无保留和义无反顾中,胡乱决定了方向,结果迷路了,反正任何方向都有一道光明,反正路总是有的,反正总来没有歇过……这便是自己强调的真实真我,背负着十字架到处游荡的生活充满着怒吼和挫折,没人懂我,我也不怪谁,平静的原因绝对不是想要平静,只能是不得不平静,就好比孤独,如果在人群中也孤独的话,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但这也是一条路,反正从第一条开始,就都是不归路了。

梦想也照样,陡然觉得,梦想其实是个生态系统,也有食物链,也有新陈代谢,也有百年千年的总结才能道出的悲凉。在心灵的土壤上,梦想一代一代的繁衍着,大梦想吞噬着小梦想,新梦想淘汰着旧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安于现状,只是不断的繁衍,没谁考虑过真正的实现。梦想何几多啊?但在这片土壤里,也只好最波逐流了,连它们自己也不清楚梦想的食物链上,自己位于哪一级?只要有衍生或者替代品,自己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于是,N久之后,就是我说的那种悲凉,在耻辱和无助中,在打击和报复中,在失败和自卑中,无奈的去催生着新的梦想,然后看着其凋零,然后失望,然后开始盲目……

何处是尽头呢?这是个搞笑的问题。事情和相遇的人们还[……]

继续阅读

房地产不得不说的事

网上无意看到,很针砭时弊的文章,转载下来,思之、考之……
———————————————————-
猪通过勤劳致富有5元钱存在老鼠开的钱庄里。
猪打算拿这5元钱建一个小窝,大盖要花2元卖地,花3元搭窝。
王八是搞工程的,他想在猪身上挣更多的钱,于是找来当投资顾问的狐狸想办法,狐狸说:这好办。
于是找来管地盘的狼,开钱庄的老鼠一起来商议,结果王八从老鼠那里借来200元,用100元卖了狼的地,花了3元把猪窝盖好,花了50元给了狐狸咨询服务费,猪没有地,只好求王八把窝卖给它,王八要价500元,老猪说只有5元买不起,这时候狐狸说服猪去向老鼠借钱,老鼠答应借500给猪,前提是要他连本带利还600元,可以分10年还清,并且产权证拿来抵押。结果成交。
猪到最后花了600元买来了猪窝,比他原来的计划高了11倍,猪努力了十年去挣钱还贷。
在这场交易里面,狼,老鼠,狐狸还有王八都挣了钱。以后他们就如法炮制。更多的猪去贷款买房子了,这时候,当商人的驴[……]

继续阅读

Google – 产品和服务

Google搜索引擎

        公司产品Google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使用一种自创的称为PageRank™(网页级别)技术来索引网页,索引是由程序“Googlebot”执行的,它会定期地请求访问已知的网页新拷贝。页面更新愈快,Googlebot访问的也愈多。再通过在这些已知网页上的链接来发现新页面,并加入到数据库。索引数据库和网页缓存大小是以兆兆字节(terabyte)来衡量的。A culture has grown around the very popular search engine and the word to google has come to mean, “to search for something on Google.”

        由于Google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搜索引擎之一,很多网站管理员十分热衷于跟踪他们网站的排名,并试图解释他们排名变化的原因。因此,现在已有不少网站提供服务,意图在一些高流量的讨论区内刻意加入商业网站的链接,从而使该网站在Google的排名提高。这种“发明”虽然的确有一定成效,但这种收取客户金钱,在第三者的讨论区[……]

继续阅读

太阳照常升起

         是的,时隔一年,我又重温了《太阳照常升起》,上次是在广州的一个小电影院,这次是在地球的另外一面,虽然隔着千万里,感觉却没有改变,这是一门难懂的艺术,虽然难懂,但却朝着我,朝着生活,扑面而来。
也许是各种各样的巧合吧,在发生的那一刻也许是巧合,可是冥冥中总是又联系在一起,成为各种各样既成的事实。命运绝对不会玩弄谁,在那个年代也不会,从事有些人先知,总是有些人后觉,刚开始先知玩弄了后觉,后来,后觉又玩弄了先知。
然后沧桑的作家把这些用笔写了下来,再然后深沉的编剧再把揉成了剧本,最后,特有感觉的导演再把这些拍成一帧帧的画面,插入强烈浓度的音乐,光影游离,坚硬的对比度被的柔软的镌在了35MM的底片上,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便得以欣赏和感受。
我喜欢那种唯美的感觉,说实话我还是看不懂很多事情。但是,周韵在树上的时候、黄秋生吊死的场景、路的尽头的场面、天鹅绒、阳光灿烂的鲜花丛中的出生婴儿……还有执著的在火车顶上喊着:“阿辽莎……”的那些场景,这些都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了生活中那些压抑的、酸的、坚持的……各种各样的维度。
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这绝对不是妥协或者放弃或者临阵逃脱,这[……]

继续阅读

思考工作的问题

早上和老爸通了电话,虽然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并不知道未来还会怎样,不过看来工作的事情确实开始在折腾我了,让我觉得自己可能还会是个有用的人。
的确,休息太久了,资本主义国家让我彻底的失望可唾弃,产生一种想要重新掌控自己命运的念头。老爸的电话热那个我觉得其实有很多机会,毕竟现在很多公司都再次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再度出来帮他们组建和管理团队。大致可以运作的有这么两件,广东联通的事情和社保局的事情。
广东联通的事情其实是个很久的话题,对方增值业务部部长很希望能带着业务找个SP壳公司开展和运营商紧密合作型的业务,联通刚刚和网通合并,组成新联通,到处浮现着商机,加之圈子性质使得大家久未整理的人脉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大有文章可做。
社保局可能会在湖南开展试点,从其门户网站的建设、管理、运营开始入手,逐渐的由地方到全国辐射。
我跟侃儿哥聊了聊这些事情,说实话,这方面我最信任他,所以第一时间找了他,看他的意见,希望他老人家也能出山,帮忙组建团队和开展业务,就怕屈才了。
目前还是在纸上谈兵阶段,实际的运作现在已经由爸爸那边开始搭桥,拿到实质进展的计划后[……]

继续阅读

Vista下最新版Apache+PHP+MySQL+phpMyAdmin安装指南

在本机开发调试Drupal,首先需要一个Web服务器和PHP环境。网上有很多教你如何在Windows下搭建的指南,不过大都只针对XP/2000。而我在Vista安装,多少遇到了一些新情况,特写成文章,方便自己,也给大家提供一个参考。

提示:本文的主要方法同样适用于Windows XP/2000。

既然用了Vista,那么也用最新版的Apache+PHP+MySQL来搭建吧:)

到官方网站下载最新正式版本(括号内为本文写作时版本):
Apache(2.2.4):http://httpd.apache.org/download.cgi
PHP(5.2.3,zip包):http://www.php.net/downloads.php
MySQL(5.0.41):http://dev.mysql.com/downloads/
phpMyAdmin(2.10.2):http://www.phpmyadmin.net/home_page/downloads.php

提示:下载完成后建议校验一下文件的MD5值

为了以后重装系统方便,建议不要安装在系统盘,这里安装在D盘。可以是根目录,亦可以[……]

继续阅读

如果云计算 IT将如何(转载)

转载自:http://server.chinabyte.com/456/8160956.shtml

“用户只需要640K的内存就足够了。”比尔·盖茨1989年在谈论“计算机科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时”时如是说。那时,所有的程序都很省很小,100MB的硬盘简直用不完。互联网还在实验室被开发着,超文本协议刚刚被提出。它们的广泛应用,将在6年之后开始。

今天,在提供装机服务的网站上可以检索到这样的信息,一个普通白领上班所需的电脑标配是:低端酷睿双核/1GB内存/100GB硬盘,很快,兆级的硬盘就将进入家庭机使用范围。

硬件配置飞速飚高的背后,是互联网上数据飞速的的增长——这简直在挑战人类想象力的极限,海量数据作为一个概念被提出时,单位以GB计。而现在这只是一个小网站的数据量单位。不尽畅想,如果有一天,互联网上可用的数据是现在的1000倍甚至更多时,我们的PC将变成什么样子?硬件会进化到怎样的形态?又或者,个人计算机根本就不必承受如此海量的数据计算?

云计算给出了另一种可能。

云计算是一个新兴的商业计算模型。利用高速互联网的传输能力,将数据的处理过程从个人计算机或服务器移到互联网上的计算机集群中。[……]

继续阅读

When your mind’s made up

There’s no point trying to change it
There’s no point trying to stop it

不想再去改变什么
因为改变本身就是需要很大勇气并且承受痛苦的
甚至还有心理的谴责
情感上的

还在参与公司的一些会议
工作交接
寒暄
貌似现在所有人都在YY,只有我不
不过也没关系 也许从这一刻开始
很多事情都会逐渐的与我无关了

我只想日子能够简单和快乐些
什么都不要去在意了
那些难以抉择的就请物竞天择吧

[……]

继续阅读

自由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很开心 很快乐 很自由
当然也很困惑
这两天很多人都很关心我离职的事情
或许我真的会令不少人有舍不得的感觉
但是问起离职的真正原因的时候
我只能说我是因为太累了
或者是不快乐吧
而我知道这两天我是真真正正快乐的,就是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美食 美景 纯正的音乐 一堆堆燃情的DVD
还有那些漂亮的旅游计划,还有那些默契以及顿悟
我知道,这才是快乐的生活的追求,感恩+满足

可那的确也是困惑的
至少不属于我的真实生活
所以才是那种恍如隔世
我只是知道自己是期待那样的
安静的 畅所欲言的 随意随性的……
那些音乐 那些镜头 那些在街头或是咖啡厅里听到的熟悉的曲调……
在昏暗但温情小荷,在沙面的路灯下……
然后 随意坐醉在一个随意的地方……
可是当我背上包,离开车站的时候
开始那种固定生活的时候
我知道我又回去了
很现实得远离了那美丽而迷幻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真正要的是什么
我也不会说
因为自由真的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耳边回荡的还是once里那首歌赚人眼泪的歌词:
If you want me,Satisfy me
每个人的故事是不同的
但最后,每个人身上的伤痕和感受
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继续阅读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