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鞋

王师傅得到一块好料,给我发来消息:「弄到一张Horween,快来看看,给你留了料。」

于是我就来定做了双。不止喜欢匠人那股子执着劲儿,尤其还喜他对好材料的那种双眼冒光的天真劲儿。

这是张Shell Cordovan,出于对材料的尊重,我们仔细讨论了款、工、底、配件等细节,决定花一个月好好弄一双出来。

一块好料只能做几双出来,既要合理度量避免浪费,又不能太过于节俭导致出现瑕疵和拼接。这其实非常考验手艺人的技艺和眼光,甚至十分考较其对材料的熟悉程度,以及对未来成品的「得一斑窥全豹」胸有成竹。

他说他弄到这块料后,每日反复摩挲,畅想出品的样貌。只是碍于生计,在自己想做的和客户想做的之间,必须有取舍。

他反复强调不会因为心有所想就给自己留料,不会为了留料在客户的定制做克减。这我是信任的。因为对每个客人,他都会不遗余力的介绍,不遗余力的建议用工和搭配,在个性化和专业严谨之间,把对材料和工艺的尊重与传承透传给客户。不至于弄出些不伦不类的东西。那样的话,匠人会伤透心的。

可能这也是一个工匠的底线吧,因此他的客户并不算多。能一起聊天喝酒的更是少之又少。

因此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因此「君子固穷」吧。或者[……]

继续阅读

城市奔波

         最近经常去天津,没有办法,业务需要,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一种运作模式,但是我仍旧没有获取成就般的感觉,可能是太疲惫了吧。
         虽说离北京只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可是往复的辗转,仍然让我觉得力不从心,尤其是在车站枯燥的等待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孤独,很赤裸。背着相机,走到哪里拍到哪里,很LOMO的感觉,仅仅是为了缓解一下寂寞,一个人做事情,没有人跟我说话,马路上是飞驰而过的车和沙土,我走得汗流浃背……
         这个城市其实还是很陌生,至少我没有也不会有归属感,更像是一个令我厌恶的驿站,传递着不相干的疲劳和价值,我隐没于人群,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街角,突然仰望天空,我拍下了我那一刻的孤独,蓝天是假的,空无才是真的……

         看了篇帖子,看完就崩溃了……如下:
         下列所有症状,你符合几条:
         1、很久没有按时下班了,即使下班回到家,还是坐在计算机前面…
         2、只是要联络3个人,却有9个以上不同的电话号码。
         3、和朋友失去联系的原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