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有時你需要通過回憶來提醒自己忘記,但有時你又需要通過忘記來強調記憶。

人生來就是個矛盾體,比如喪失理性時的感性往往又因為過於理性時的冷漠無情。

但這就是人與動物的區別:人,五味雜陳的生活;動物,麻木不仁的生存。

然後人養動物來證明自己有生活,動物依賴人來獲得生存來源。然後相互得到快樂。 ​​​

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是当时已惘然

         或慷慨高歌,或低吟浅唱,一晃似已百年。
         有时候,似乎也无所谓幸福是什么,有时候,似乎也无所谓永远有多远。人们——现代的、古代的——只是告诉我,还要不断地追求幸福,可没人能够告诉我幸福到底长成个什么样子。
         于是,有人在睡梦中化成了蝴蝶,有人把思念寄托给了杜鹃,还有人干脆把自己守候成了一篇千古的寓言……那是幸福的么?
         我无从知晓。
         幸福是什么,对我越来越淡了,有时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贪婪的呼吸着,就已经觉得幸福了。然后回过头,她还在我旁边酣睡,或是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我,这时,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的要求一向很贫瘠,就好像在这个2010,似乎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我也无法再争辩。1982-2010,我奋斗过,我追求过,其实我仍旧在孜孜不倦的探寻着幸福的模样,但总是在我还不曾摸到幸福的轮廓时,就已经被各种不幸打击的体无完肤。我不够坚强么?还是信念不够坚定?又或是上天仅仅是不停的跟我开玩笑?在深深地思考和迷惑中,至苦至痛。
         不要问我或者我们失[……]

继续阅读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湖南娄底数据部主人钟卫东,这么表达可能没多少人知道,可是如果我表达为:《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高晓松上铺-钟卫东,大家的兴趣就来了吧?
         这次去娄底出差,机缘巧合,倒是碰到了这位传奇人物。
         本来我还真不知道,介绍完业务后,我问身边的总代理:那个穿黑衣服瘦瘦小小的人是谁? 总代理回答:这你都不知道,我一说你就明白了,就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我足足沉默了好久,靠,之后就一直是用着一种崇拜和敬仰的眼光看着钟卫东,把人家看得都很不自然!
         确实是啊,没有他(当然,“睡在上铺”的其实还有一位仁兄余志勇),就没有那首经典的歌曲,那可是影响了我们一代人的歌曲啊!余志勇和钟卫东!清华大学男生公寓26号楼,603室(好象是,我记不清了),高晓松两年清华生涯的两个上铺!1989年,高晓松考入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雷达专业 !他和他们是同班同学!他们是他历史的见证者!钟卫东现在在娄底移动数据部任主任,我们这次有几个项目都要在娄底做接入,因为娄底移动工作气氛严谨的缘故,没能和这位传奇人物合影,稍微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