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咖啡

你沉癮咖啡已經好久了,尤其鍾愛手沖的蘇門答臘。你說那嚐來和你長久以往的生活相仿,恍若它伴著你度日如年,還不算孤獨。又如你說熱咖啡會給你溫暖的錯覺,時而親切時而模糊的感覺,像遇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人,也許是她,也許不是她,時間控制了你的情緒和你的回憶。你說,最後咖啡卻給你清醒的提了神。 ​​​

「在上海白鸟咖啡店」[……]

继续阅读

自由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很开心 很快乐 很自由
当然也很困惑
这两天很多人都很关心我离职的事情
或许我真的会令不少人有舍不得的感觉
但是问起离职的真正原因的时候
我只能说我是因为太累了
或者是不快乐吧
而我知道这两天我是真真正正快乐的,就是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美食 美景 纯正的音乐 一堆堆燃情的DVD
还有那些漂亮的旅游计划,还有那些默契以及顿悟
我知道,这才是快乐的生活的追求,感恩+满足

可那的确也是困惑的
至少不属于我的真实生活
所以才是那种恍如隔世
我只是知道自己是期待那样的
安静的 畅所欲言的 随意随性的……
那些音乐 那些镜头 那些在街头或是咖啡厅里听到的熟悉的曲调……
在昏暗但温情小荷,在沙面的路灯下……
然后 随意坐醉在一个随意的地方……
可是当我背上包,离开车站的时候
开始那种固定生活的时候
我知道我又回去了
很现实得远离了那美丽而迷幻的日子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真正要的是什么
我也不会说
因为自由真的是种意志
也是种态度

耳边回荡的还是once里那首歌赚人眼泪的歌词:
If you want me,Satisfy me
每个人的故事是不同的
但最后,每个人身上的伤痕和感受
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继续阅读

夜逍遥

        很久没有荡夜了,昨天下班实在无聊,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是因为根本没什么心情,于是约了MISO,开始荡夜!
        广百ZY的STARBUCKS,结果SKY和SOUL都不在,剩下的那个营业员,抱歉,实在不记得了,照旧喝了点惯用咖啡,开始大谈特谈,工作、创业、价值观、经历……什么都能拿来说一说,年轻人么,要么酷的不说话,要么话多的收不住,这都是常态。顶多心情郁闷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像示波器的波形那样,前沿会有些抖动。
        北京南,那家著名的生蚝铺子,吹啤酒,烤生蚝,吃起来还特优雅+小资,顿时就觉得,那些生活中的事情算什么阿,没什么能比得上这蚝来的美味和直接。
        后来坐在江湾桥上,继续ZERO COLA IN BLACK,车开过,钢筋的延展性得到体现,桥在上下振颤着,活生生的“股底按摩”,说起这个还聊了“扒股闻”,那个名噪一时的“代三个表”,现在也销声匿迹了,大家可能都有种被社会屈才的感觉,但凡具备一点互联网精神的人,现在都归隐了,剩下都就是些“老一辈脑袋内无产阶级的革命者”和年轻一点小朋友。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不好回答,还不如问[……]

继续阅读

身边立起了一块小白板,头儿说,以后把你们每人近期要做的事情写到白板上,做好了就在后面打勾!因为离我最近,我就最先开始写我要做的事情,结果5分钟后,我跟头儿说:“再买几块白板吧……”

有个老员工硬要来做运营(其实已经来了一个月多了,就是以前文章中提到的暗算我的),和我做同样的工作,据说是因为厌烦了以前的申报工作。谁也没有办法,看来运营的工作从今往后就是我们2人来做了。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她认为她从此多了个手下,我多了个领导。

没辙,以前给人当孙子,现在辈分又低了。重孙??还是统称孙子?

今天38,中午吃饭回来,公司就只剩下三条腿的人了。

突发奇想,如果有一天我成了一位搞管理的领导会是怎么一种情况呢?

喝了杯没有糖和奶的咖啡,又喝了一杯,又喝了一杯……

以上行为,截止于2006-3-8 14:15:45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