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

人总是会放大不满或不好的情绪,然后用隐忍的方式来压抑它,积累过多后终将歇斯底里的爆发。

比如古人写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却道天凉好个秋”。

但通常情绪本没有那么严重,而且回过头看,在情绪产生的时候,自己也并没有什么积极的作为。

无视自己的责任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拖延解决则导致病入膏肓。 ​​​

太阳照常升起

         是的,时隔一年,我又重温了《太阳照常升起》,上次是在广州的一个小电影院,这次是在地球的另外一面,虽然隔着千万里,感觉却没有改变,这是一门难懂的艺术,虽然难懂,但却朝着我,朝着生活,扑面而来。
也许是各种各样的巧合吧,在发生的那一刻也许是巧合,可是冥冥中总是又联系在一起,成为各种各样既成的事实。命运绝对不会玩弄谁,在那个年代也不会,从事有些人先知,总是有些人后觉,刚开始先知玩弄了后觉,后来,后觉又玩弄了先知。
然后沧桑的作家把这些用笔写了下来,再然后深沉的编剧再把揉成了剧本,最后,特有感觉的导演再把这些拍成一帧帧的画面,插入强烈浓度的音乐,光影游离,坚硬的对比度被的柔软的镌在了35MM的底片上,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便得以欣赏和感受。
我喜欢那种唯美的感觉,说实话我还是看不懂很多事情。但是,周韵在树上的时候、黄秋生吊死的场景、路的尽头的场面、天鹅绒、阳光灿烂的鲜花丛中的出生婴儿……还有执著的在火车顶上喊着:“阿辽莎……”的那些场景,这些都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了生活中那些压抑的、酸的、坚持的……各种各样的维度。
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这绝对不是妥协或者放弃或者临阵逃脱,这[……]

继续阅读

那些朋友

2007最后日子里,我见到了远方的那些朋友,远方这个词稍微有些夸张,但尽管如此,我仍坚信着他们就在我的身边。

森森、蕴文、安、霍洁莹、还有enya。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走进每个人的现在和过去,除了友谊,其他似乎都变得虚无缥缈。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多自己曾经的影子,也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向往,人们的确都是奇怪的感性的动物,无论我关心的或多还是或少。

看到他们纵情的时候,一种畅快的感觉。好久没有这么纵自己了,很怀念以前和森森的“尽兴”,我们都年轻,但这个年代的我们身上都不知不觉地背负了许多本不该属于我们的东西,于是我们都在不同程度的压抑着自己,缺少的就是这种稍显意犹未尽的尽兴。

也看到了一些悲戚,没办法,生活就是这样的。一帆风顺反而成了悲哀。我不相信命运,强悍的绝对是信念和勤奋的努力。当然,我明白那种感觉,那就是:人人都是需要安慰和照顾的。我自己也不例外。

忽然就来到了2008,我感到措手不及,没有任何的准备,也没来得及期望什么。长大了之后觉得日子越过越快,越来越赶不上了。

总之祝所有人都安好吧,呵呵,过了这么久,连祝福都不会了。

当然,所有人最后还是会幸福的。

游走

5289064

天津,2006年度我走访的最多的城市,每次都只在这里逗留5-6个小时,我不愿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所有,它的颓败和破碎的气息让我觉得厌恶,可是我经常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多消磨一下自己吧,感受这个东西是时间拼凑出来的,文字也只是其中一种表达形式。

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虽然大部分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算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我视工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也知道我是个容易压抑的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感受,自己亲手埋藏,回头再自己亲手挖掘出来……接着,我就开始认为自己是个性情刚烈的人,压抑是一把双刃剑,但我却能让自己完好无缺……

其实每次,都可以坐下午4点的车回北京的,但是每次我都会熬到晚上19:20,并且只能购买一张无座的站票,我厌恶这里,可是令我更失措的是:回到北京我又能干什么呢?于是我尝试着不带着任何感情色彩的游走在这个城市的心脏,不为这里的任何事物滞留,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也愿意在街角去停留片刻,去发散着天性中快要被泯灭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嘛,无论他内心是多么的细腻,他也仅仅只能把所有的感觉搁置在blog这样的隐性人群出没的平台[……]

继续阅读

压抑侵蚀着意念

         累,特别的累。
         仿佛是自己刻意的,在站台上足足停留了3个小时,只为了看过往的人群,看他们的漂泊,看他们的幸福一面。结果是留下我最后一个,不愿意漂泊,祈求把幸福停留。
         出差、机械的工作、头脑发晕,晚上依旧睡不着,早晨起来,习惯性牙龈出血,干嚼着维生素C,混乱。
         真的很压抑,当然,也许也是我太注意感觉,有点自找的嫌疑,可是别人是否也是如此呢?最近老听人说,心态决定行为上的一切,那么究竟我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我想我还是比较简单的,至少在心态上面,我很势利的希望,我干多一点,然后多获得一点,然后能开心一点,其实似乎这并不过分嘛。但问题又似乎被叉开了,是否努力和是否获得其实没有必然联系,所谓苦劳永远不能算是功劳其实大地也就是如此,所以我似乎也很坦然,更何况我的劳累并不仅仅是工作上的,我开始糊涂了……
         不想那么多吧,任何事情,无论结局好坏,都至少会有结局,当然,不了了之也算是一种。如果你就是奔着某一种结局而去的,那么你也至少有50%会是去见证失望,如果仅仅是等待结局,那么失望带来的震荡,是否能减[……]

继续阅读

平静后的逆乱

没有想到昨晚会睡得那么沉那么平静,本以为还要间歇性失眠的,可能是太疲劳的缘故了,身体的疲劳永远赶不上内心的疲劳。

早上起来,停电停水,昭示着生活走进了正常的一面,用马桶里的蓄水洗脸刷牙,牙龈习惯性出血,习惯性的看早间的新闻,听着世界各地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不可思议和不可理喻的事情,虽说都和我无关,但旁观的性格总是要贯彻到底的。

开车上班,路上比较较真儿,和很多加塞儿的破车较劲,感觉心里很透彻,我就是不想忍耐,就是不想谦让,就是不想留下好名声,我就是想找东西宣泄,我就是觉得压抑……我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或者我知道……

很想周末去星巴克喝一杯“星冰乐”,到那个有点幻想意味的绿房子里坐坐,看看落地玻璃外的风景,听一听很城市味道的旁人的对白,找本书翻阅一个上午,下午去写写自己喜爱的文章,描述点故事,讲述些经历,刻画些生活,写点悲喜……我发现很多地方都被冥冥之中的主宰者赋予了灵性,在那些特定的地点,就会有特定的故事发生,离开那个地方,你就只是个没有故事的人……

还是工作吧,把生活过的实际一些,手头其实要安排的事情挺多,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前几天有点被架空的感觉,知遇之恩不可以泛滥的,可能还[……]

继续阅读

有人愿意赞助我出书,有人说我写不出“名著”

        雨夜心情阿姨说要赞助我出书,我始终觉得我这些小打小闹被很多人认为是“不成熟的体现”的文章,很难在入大众评论家的法眼,至于出书就更别提了。还是沿用我老妈的评价:“你的风格已经形成,就是让人看不懂。”的确,像这样的文章始终就那么回事儿,当然,这也跟看的人有关。无论如何,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老妈说已经有一种风格了,同时雨夜心情阿姨独爱有加,甚至她被好几个博友称为我的“铁杆博迷”,更甚至还被某些精神分裂患者误认为她是对我有某种不现实的意思。我欣慰的是大家眼球都在飞速的转个不停,嘴巴也依旧喋喋不休,可是却拿不起一把像样的针去扎破我这个极度膨胀“幼稚”皮球。我得到了足够的认可,同时也得到了足够的非议,感慨万分啊,最起码文章不行,这些认可和非议之间的争论足可以拿出来出书了,现在人都爱看这个,否则就淡而无味。
        我时常去想,是不是我写了什么东西令某些人不舒服了,感觉应该没有;那是不是我的嚣张已经足够驮起硕大的骂名呢?我想我还不至于。这或者真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愚者见愚”的,可是,仁者如雨夜心情、燕子、曹桂锋,智者如我老妈还有侃儿哥,愚者如上周五下午一直怀疑我“是[……]

继续阅读

最后的十件事

1.在子夜的时候飙车,看着红绿灯闪烁,所有的一切都在飞逝而去,警车追赶,我夺路而逃。
2.当速度达到210km/h的时候,我的身体随着车身晃动,速度对现在的我失去了意义。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逃得快一点,我不敢朝后看——害怕那个古老的寓言——怕自己从此变成石像。我也不敢朝前面看——怕看见那个尽头——怕自己车毁人亡!
3.想起昨天晚上,想起两个小时前看《古惑仔少年激斗篇》,想起那首叫《活火山》的歌,想起了好多一辈子的事,我躲在办公室,或者是感动,或者是害怕,或者是把灵魂剥离。
4.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或者说,只是想说说话,抽烟能够令人温暖,但不能抹去寂寞,画面使人出神,但却带来了寒冷,于是我抽着烟看着画面,享受着一种错觉。屏幕里闪出一片惨白,我惊恐的捂住脸。再也看不见东西,再也听不见声音,没有呼吸,感觉不到心跳,我知道我濒临死亡,烟火熄灭了,寒冷依旧。
5.工作顿时很繁琐,加入了三个部门,有三个直接上司,今天写了三份“上周总结”,明天要写三份“下周计划”,等待三个人给我批示。
6.纹身是一辈子的烙印,决定了,就得无怨无疚。
7.关上了灯,打开了音响,我尽情的叫喊,压抑已久,彻底释放,我不要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