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

安知鱼之乐。

无冒犯之意,确实想表达自己的自得其乐。

最近和一个远方的朋友聊天,说我修炼的越来越好了。我笑着说,我哪儿有修炼啊,只不过一直再找好吃的好玩的,没工夫去操心不开心的事儿,人的状态比较好吧。的确,修炼是件及其刻意的事儿,我是不敢沾染的。

又聊起国庆计划,我说我静养7天,焚香、盘手串、看书、喝茶。。。这又勾起了一些有意思的话题:不闷么?不应该好好把握假期出去玩玩或者做点什么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么?我说我很想出去玩,但家里还有条老狗需要我照顾,哪儿哪儿都不让带狗,哪儿哪儿都人多

而其实我是很抵触“把握”这个词,我比较喜欢的是“无常”。无常才是乐趣,畏惧未知,迎接未知,充满迷惑。反而很多人或事物是不甘心被“把握”的,我和朋友讲,最近在看一本通篇再写“随”和“止”的书,说的就是任何人和事都有各自的状态,有时他们需要被你“把握”,他们会觉得爽,比如“安全感”;有时他们并不需要被你“把握”甚至抵触“把握”,他们会抵抗,以及你接受这种抵抗,他们才会觉得爽,就比如“安全距离”。如何判断各自的状态以及收放的时机呢?那其实就是要用到“随”和“止”。

随,不是随波逐流。止,也并非完全是止损。朋友说,那不就是“不[……]

继续阅读

云中漫步——迎接云计算时代的到来

转载自:Google黑板报 链接:http://www.googlechinablog.com/2008/05/blog-post_09.html

原文作者: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 李开复 原文发表于:2008年5月9日 下午 06:32:00

随着技术的发展,普通网民使用网络的方式也在悄悄地发生变革。如果你正要打开电脑,在一个文字处理软件中写下未来一周的旅行计划,那么你不妨试一试这样一种全新的文档编辑方式:打开浏览器,进入 Google Docs 页面,新建文档,编辑内容,然后,直接将文档的 URL 分享给你的朋友——没错,整个旅行计划现在被浓缩成了一个 URL ,无论你的朋友在哪里,他都可以直接打开浏览器访问 URL 。无论你分享给多少朋友,他们都可以与你同时编辑、修订那份诱人的旅行计划……如果你喜欢上了这种新颖的编辑体验,那么恭喜你,你正在拥抱一个美丽的网络应用模式——云计算。

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云计算。单单是“云计算”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新潮,足够浪漫了。其实,我们可以简单地把整个互联网看成是一片美丽的云彩,现在,连接到这片云彩的网民在全世界已经有 12 亿之多。网民们需要在“云”中方便地连接任何设备,访问任何信息,需要自由地创建内容,与朋友分享。当然,这一切都要在一个安全、快速、便捷的前提下完成。所谓“云计算”,就是要以公开的标准和服务为基础,以互联网为中心,提供安全、快速、便捷的数据存储和网络计算服务,让互联网这片“云”成为每一个网民的数据中心和计算中心。[……]

继续阅读

转载自:Google黑板报 链接:http://www.googlechinablog.com/2008/05/blog-post_09.html

原文作者:谷歌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 李开复 原文发表于:2008年5月9日 下午 06:32:00

随着技术的发展,普通网民使用网络的方式也在悄悄地发生变革。如果你正要打开电脑,在一个文字处理软件中写下未来一周的旅行计划,那么你不妨试一试这样一种全新的文档编辑方式:打开浏览器,进入 Google Docs 页面,新建文档,编辑内容,然后,直接将文档的 URL 分享给你的朋友——没错,整个旅行计划现在被浓缩成了一个 URL ,无论你的朋友在哪里,他都可以直接打开浏览器访问 URL 。无论你分享给多少朋友,他们都可以与你同时编辑、修订那份诱人的旅行计划……如果你喜欢上了这种新颖的编辑体验,那么恭喜你,你正在拥抱一个美丽的网络应用模式——云计算。

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云计算。单单是“云计算”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新潮,足够浪漫了。其实,我们可以简单地把整个互联网看成是一片美丽的云彩,现在,连接到这片云彩的网民在全世界已经有 12 亿之多。网民们需要在“云”中方便地连接任何设备,访问任何信息,需要自由地创建内容,与朋友分享。当然,这一切都要在一个安全、快速、便捷的前提下完成。所谓“云计算”,就是要以公开的标准和服务为基础,以互联网为中心,提供安全、快速、便捷的数据存储和网络计算服务,让互联网这片“云”成为每一个网民的数据中心和计算中心。[……]

继续阅读

Google 发现的十大真理 (转载)

文章来自:http://www.fullsearcher.com/n2005410194942735.asp1. 

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纷至沓来。
创建伊始,Google 即以提供最佳的用户体验为其中心任务。虽然很多公司主张客户利益优先,但难以抗拒各种诱惑,往往会牺牲客户的少量利益来增加股东价值。 Google 的一贯态度是:如果所做的更改不会给网站访问者带来任何优势,则将坚定不移地予以拒绝:

 

  •  
    • 界面清晰易用;网页加载迅速;绝对不出售搜索结果中的排名位置。
    • 在网站上刊登的广告应提供相关的内容,且不会影响用户的体验。

 Google 始终秉持着用户第一的理念,因而从网上赢得了最忠诚的用户群体。用户群体的增长并不是通过电视广告活动,而是通过用户的交口称颂来实现的。

2. 最好的方式是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Google 要做的就是搜索。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研发队伍之一,心无旁骛地攻克搜索问题,我们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也知道如何可以做得更好。通过持之以恒地对难题进行反复的探索,我们始终能够解决复杂难题,并不断地改进已被公认为 Web 上为数百万用户提供快捷、完美[……]

继续阅读

彻底累垮了

2006年的最后一天,有一种彻底累垮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因为自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过疲惫如此的感觉,从内心到身体,并且已经产生了惧怕的幻觉。

都是因为工作,近一个月来对着那台发射出无限辐射的机器,那曾经是兼职人员干的活,但是我现在也要兼顾起来,平素的邮件已经让我忙于应付,大大小小的杂事儿令我焦头烂额,有时候我心里有那么些对于业务的新思路,同时我认为是能够立竿见影的带来收益的,可是我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了,我觉得我是在消耗着生命资源,而并不是在享受着工作的乐趣,我惯有的创造性也渐渐的被冰封了,而别人呢?走过众人的电脑前,星级争霸、魔兽、拖拉机……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网络或者单机游戏沾满了他们的整个电脑屏幕和他们的面孔,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我不是别人,我必须对得起我的工资,而不是假装对得起自己和父母……

下雪了,播音员嘴里的“一毫米的雪量”竟变成了满天的鹅毛,可我的心情似乎和去年一样,我记得去年也是12月底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我贴出来吧,不想再重复写作了,因为心情却是和去年是一样的……

原文如下:

2005的最后一场雪

8点,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天上飘起了[……]

继续阅读

最近挺平静

海底电缆断了,MSN也上不去了,正好乐得清静,我时坚决不用代理服务器上MSN的,在那上边放一个小小的客户端,就可以得到所有用这个代理的用户的MSN聊天信息……

晚上回家也没什么事情干,看书,玩游戏,看碟,喝酸奶,逗猫……

天气很冷,但仍然不想穿很多,和朋友的聚会也少了,大家可能都不想出来……

至于工作,每天对着那16个口的设备,蹲在辐射的包围圈中,享受着思维被颠倒扰乱的乐趣……

一直就这么平静的度过2006吧,说实话,真的不太想想东西,2006年比较累,比较落魄,比较犹豫,也比较不知所谓……

[……]

继续阅读

看书的乐趣

其实我是因为睡不着,也就是间歇性失眠,才会去看书的,但是书带给我的并不只是时间上的消磨,也可能是因为我精神不集中的缘故,在看内容的时候,会联想很多旁逸斜出的东西,渐渐的,我发现我是有获得的,同时培育了我的理性思考。

每次看书,尤其是重新翻阅以前看过的书籍,我总能有新的获得或者新的发现,不仅仅是文字直观的带来的,还有从我自己思维中随着阅历的深化而衍生的,貌似这就是小学语文老师所说的“和作者默默地交流”,呵呵,没想到到了大学毕业甚至工作了,我才领悟到这个境界。

最近喜欢看互联网周刊,其实也是因为和自己工作或者兴趣爱好比较切口的缘故吧,上面讲的都是成功人物对行业形势的高瞻远瞩,经常让我跟不上他们的思路,但是这些东西都会转化成为我理解的形势,以及交流时的谈资,当然我的理解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还没能做到站在同龄人或者同性质人当中指点江山的那种威风,看书如果是为了威风,这不是我的初衷,可是却培养了这样的性格、人格、和出格……

当然,我还是喜欢看中国古代通俗演义小说,很喜欢里面跟美国大片里的救世主完全不同的东方腼腆版英雄主义,喜欢将领,喜欢谋士,喜欢他们的决策,喜欢他们自杀前的盖叹,也喜欢昏庸帝王身边[……]

继续阅读

也谈三教九流

首先,恶俗为本,滥搞是真,大实话是铺垫,扯淡是乐趣……

三教:
儒:充满酸性的一个词,麻醉思想的根源,得势时不饶人,不得势时不屈人,最难搞,最难舍弃。
释:念经的时候才什么都无所谓,在生活中约束很多。不现实。
道:与“释”正好相反。生活中什么都无所谓,念经的时候想法很多。也不现实。

九流:
上九流
帝王:和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站在某个极端看东西,这种情况的另一个极端就是瞎子。
圣贤:虚伪的幌子,但自成一派的严谨,无法一语论述。把信仰提升到某一个高度,让所有人顶礼膜拜,最后自己也糊里糊涂了。
隐士:什么都做不了又什么都不甘心的那种人,生活颓废,故意享受破旧,回归现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动比思想慢好几拍。
童仙:传说中的神童一类,用三国时的陈某人的话说:“少时聪明,长大就未必……”孔融因此认为陈某人少时就很聪明了,孔融中年莫名其妙的就夭折了。
文人:酸,最酸的东西。赶不尽,杀不绝,麻烦。但是团体组织及其严格,成名的不成名的都怕文人,中国还好,文人始终不强势,言论缺乏自由的缘故,否则还了得?
武士:张飞为代表,愚忠为表现,贡献非凡,践踏非凡,爱恨的最初载体,生得其所也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