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

      人末愁情意,魂归九重天。
      不堪回首往事,青丝叹华年!
      天北云端孤雁,怎敌夜冷风寒,陨落泪潸然!
      月残客心碎,无奈卧林间!

      抚剑恸,穿肠酒,趁哀弦!
      辗转难寝,对月长歌万里山!
      勿怪红颜意薄,莫叹玉人情淡,万事皆在命。
      把酒向天问:好梦几人圆?[……]

继续阅读

的确离开了

      离开大学的时候,这样一种感觉主宰着我:好像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的确,来到这里是意外的,在这里的经历也是意外的,包括离开,还是意外的。
      刚来的时候,我感叹: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习惯了这里之后,我感叹:我为什么和别人生活的不一样啊!别人玩,我忙碌;别人读书,我忙碌;别人风花雪月,我忙碌。。。。
      决定留在这里的时候,我又感叹:我为什么不得不离开这里啊!
      于是就有了我似乎并没有来过这里的感觉,或者只是经过吧。在这里我朋友不多,能够和别人合作的机会不多,说话不多,睡觉不多,因此,感觉也不多,那么我究竟忙了四年什么呢?
      我或许还留下了些什么,可能是众人的怀疑,可能是世俗的漠视,可能是忙碌习惯后的后遗症—-失去睡眠的必要。
      我或许还带走了什么。可能是一段模糊的经历,可能是关爱的剩余价值,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种感觉伴随着我的离开,或许我真的没有来过这里,或许我的确是走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