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是当时已惘然

         或慷慨高歌,或低吟浅唱,一晃似已百年。
         有时候,似乎也无所谓幸福是什么,有时候,似乎也无所谓永远有多远。人们——现代的、古代的——只是告诉我,还要不断地追求幸福,可没人能够告诉我幸福到底长成个什么样子。
         于是,有人在睡梦中化成了蝴蝶,有人把思念寄托给了杜鹃,还有人干脆把自己守候成了一篇千古的寓言……那是幸福的么?
         我无从知晓。
         幸福是什么,对我越来越淡了,有时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贪婪的呼吸着,就已经觉得幸福了。然后回过头,她还在我旁边酣睡,或是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我,这时,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的要求一向很贫瘠,就好像在这个2010,似乎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我也无法再争辩。1982-2010,我奋斗过,我追求过,其实我仍旧在孜孜不倦的探寻着幸福的模样,但总是在我还不曾摸到幸福的轮廓时,就已经被各种不幸打击的体无完肤。我不够坚强么?还是信念不够坚定?又或是上天仅仅是不停的跟我开玩笑?在深深地思考和迷惑中,至苦至痛。
         不要问我或者我们失去过什么,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就好像我现在最反感别人对我说:“你们还年轻!”这种带血的安慰似乎是对我灵魂以及一生所作所为的讽刺,我知道那是善意的,可是也是钝痛的!我还能年轻么?我还能回到过去么?我还有勇气么?一片茫然,恍如隔世。
         现在的我只知道自己还不能倒下去,我更像是为某种精神而活着,丧女之痛,在我这里,都变得有点麻木不仁。我深知我现在要的只是一点能点亮灵魂的曙光,至于这点光,能照到多远,我并不在乎。不灭,就会不朽。否则,又是惘然。
         可是,我真的挺累的,我把希望揣在怀里,生怕它掉到地上摔碎了。我还时不时的轻拭着它,生怕它又变了模样。就是这样的小心翼翼,希望不会变成失望。
         就在这时候,我又重新的去看我的幸福,我需要的幸福,原来那都是微小的,一个笑容,一句关怀,一个拥抱,一次旅行,或者抱着薯片看电影……这都是幸福的。
         那么这一切,还有多远呢?我不用去梦蝴蝶,也不用让杜鹃捎去我的思念,我也不会守株待兔……是我的,我会自己去拿回来,不是我的,就让它都过去吧。我还是坚信着好人有好报这个看似幻觉的幻觉,我还是坚信着冥冥之中是有神明去端衡那个天平的。
         那么就让我们把过去都葬在心底吧,然后在夜里用力的回忆。
         然后沉吟:只是当时已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