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吐槽

最近吸收的负能量太多了吧,人很消沉。

一直以来都想让自己成为一个负责人的人,可做起来并不简单。无论是对亲朋好友还是对工作同事,最近自己真的是无力吐槽。

那就让自己稍微消沉一下吧,也无不可。

很厌烦现在的生活状态,只是厌烦,没想过要怎么改进。在我看来,所谓随遇而安其实等同于逆来顺受,只是换了个好听的形容词罢了,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这样。我对自己充满质疑,我还能负得起各种责任么?质疑的同时,我努力的想要证明着“能”。可不得其法。

工作中其实也是这样,前一阵子我甚至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这是不可思议的。后来当发现周围的人不过如此,我觉得我的担心多余了。我没有看不起谁的意思,也没有抨击谁的意思,也许是我的要求过高?那我自我调整吧。最终希望所有人的如愿以偿,我才能安静下来。

最近还有很多很多人找我吐槽,多如牛毛。找我有什么用呢?更何况那些吐槽的问题本就不是问题呀!我不想思考这些事情,把事情的做好的方法有很多,提高生活质量的方法有很多,调整心态的方法也有很多,只是吐槽绝对只能自娱,就好像我现在就在自娱一样。吐槽吐多了,自娱的无聊了,觉得没用了,意志反而坚定了。是么?

其实我还在面[……]

继续阅读

我干了什么?

来新浪微博已经整整4个月了,这4个月我都干了什么呢?先来列一些数据吧:
1、我一共沉淀了572.6Mb的文件,其中包括:25个excel文件,23个word文件,37个ppt文件,17个mmap文件,8个pdf文件,还P了155张示意图;
2、我一共收到了958封邮件,发出了215封邮件,其中112封为原创,103封为回复或转发;
3、我一共打了711个工作电话,接到了1295个工作电话,不包含座机;
4、用于工作的各种聊天记录不计其数,每天平均3-5小时在会议室。
……
以上,这是多么壮观的数据啊,4个月,120天,平均值实在不想算了。
那么,为啥我还感觉我什么都没干呢?
好,再看看今天同事和我聊天时的调侃:“nick,我觉得你的工位可以撤了,基本上从来都没见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好吧,这么说,以上的大多数据我还不是在办公室完成的。
可是,为啥我还感觉我什么都没干呢?
我想,原因是这样的:基本上我不直接负责产品,但基本上看的见的产品,从前台到后台,我都会参与到其设计及规划中。但,问题是,产品不是我的。我在忙活啥呢?我理解,这个是分工的问题,但这也是责任的问题[……]

继续阅读

北京密云雾灵山之行

这是一次团队活动,算是我加入新浪微博后的第一次集体活动,去的不远,就在北京郊区的雾灵山,活动也没啥特别,就是爬山。

先说山,2118米的海拔,在Jedi的诱导下,我们徒步+缆车+小面 艰难的到达了其实并不高的山顶。山里很凉快,山清水秀,山路不算崎岖,但是对于我这样的胖子以及背上40斤的摄影器材来说,还是有点艰巨的。我其实很少在北京郊区活动,要说爬山,以前也就是潭柘寺的后山爬过几次。不过雾灵山也算不错啦,尤其是到了山顶,烟雾环绕的感觉确实不错,虽说天气不好,但那种云里雾里的情调,还是有点意思的。

再说人,团队活动嘛,通过这次机会正好和新团队的同事好好认识下,我和Jedi一个房间,间或着聊聊业务,感觉还是很随意。团队伙伴们也不错,名字就不多说了,北方人和南方人的感觉确实不同,这里的人确实更豪迈些,而且我感觉最深的是这里的团队感比较强,逃离深圳后,这算是一次不错的收获吧。

还有啥呢?哦,不得不抱怨的是这种北方郊区农家乐式的活动确实不如南方了,基础设施和配套条件严重不足,因此,酒店、交通、饮食上,实在不敢恭维,有钱没处花,不够休闲……

我记得最早组织行程的时候,我提议是找个舒服点的酒店[……]

继续阅读

iOS版Chrome试用体验报告(转载)

文章来自: iOS版Chrome试用一周体验报告 | 36氪.

上周五Google发布了iOS版Chrome,支持iPhone、iPod Touch和iPad,把很多桌面版和Android版Chrome的特性带入了iOS平台。包括登陆帐号后在各平台Chrome间同步书签、标签页、历史记录,隐身模式等。在试用了将近一周之后,现在Safari和Chrome并列成为我的常用浏览器。

更快的速度

虽然不能使用自己的浏览器内核,而且JavaScript性能只有Safari的1/4,但是Chrome的速度其实一点都不慢。有媒体说它比Safari慢,有媒体说它比Safari快。从我自己感观上的体验来说,它加载网页用的时间比Safari更短,而且很明显。而且在连接到WiFi时,Chrome也有网页预加载功能。

简洁的UI

iPad版Chrome基本延用的桌面版Chrome的UI,很简单,打开新标签页时会像桌面版那样将最常去的网站以八宫格的形式显示出来。

iPhone版则变化比较大,没有刷新和停止按钮(因为每切换到当前标签页,这个页面就会自动刷新),默认也不显[……]

继续阅读

腾讯社会化营销平台上线的思考

继4月底腾讯宣布推出国内首个社会化营销平台之后,7月初,伴随腾讯网完成大数据时代的门户变革,腾讯再次发出大回响–社会化营销平台开始正式对外开放。社会化营销平台的全面开放,是腾讯社会化变革战略的有效落地实施,也为国内社交网络商业化的发展做了更有力的推动。

“如果做个形容,腾讯更像是国内首个同时拥有Facebook和Twitter两种社交属性的媒体平台。”业内相关人士分析表示,“坐拥数亿用户的腾讯,拥有与生俱来的社交基因。基于腾讯IM的真实亲友关系链,可以带来极高的信任度和交流质量,基于微博话题的弱关系链,在互动中不断滋生新的社交圈,更容易形成病毒式传播扩散。”

“在大数据背景下,营销人需要建立一种用技术、工具和平台的方式来完成人际沟通思维和能力的过程。”不少专家对腾讯社会化营销平台的发展表示看好,腾讯庞大的社交网络提供了用户丰富而稳定的沟通阵地,基于好友关系的品牌情感培养和相互影响的用户需求,也为广告主创造了更加丰富的营销机会。品牌借助腾讯社会化营销平台,达成与用户的互通共荣,使品牌营销的主张深化到人文内心与价值观层面,真正实现基于人脉的“以人为本”的营销模式。未来,腾讯社会化媒体[……]

继续阅读

Regrets Of The Dying(转载)

For many years I worked in palliative care. My patients were those who had gone home to die. Some incredibly special times were shared. I was with them for the last three to twelve weeks of their lives.

People grow a lot when they are faced with their own mortality. I learnt never to underestimate someone’s capacity for growth. Some changes were phenomenal. Each experienced a variety of emotions, as expected, denial, fear, anger, remorse, more denial and eventually acceptance. Every single pa[……]

继续阅读

还是开放平台

        今天回想了过去7年自己所做的工作,发现自己做来做去都是在和各种开放平台打交道,虽然中间也忙过其他小插曲。
        2005年的时候,我在一家叫做炫彩的公司,其实就是139邮箱(彩讯)在经济上的前身,那时候邮箱还在研发阶段,资金部分来自炫彩在移动增值业务上的收入。而我,所做的事情就是设计各种短信、彩信、ivr、wap业务,按照移动的规范接入到移动梦网,通过合作分成的模式获得收入,在这个过程中,我还会利用各种移动政策,和不规范的漏洞对我所接入的业务进行推广,比如:群发、捆绑、wappush绑定……这感觉移动梦网就是一个开放平台,而所有的sp就是第三方,那是其实还有不少cp,只不过那个念头CP很少直接和移动梦网合作,都是通过SP的。而所有手机用户就是目标用户。然后这里的模式就是第三方开发服务接入到开放平台服务用户,平台和第三方对用户的消费进行按比例分成。
        后来炫彩转型了,我就进入到了彩讯,彩讯提供邮箱平台给移动,我自然就开始做着和移动一起运营的工作。那时候的工作主要就是运营这个邮箱服务。不过除了邮箱及基础运营工作外,我还主要负责用户生态地图和精确营[……]

继续阅读

Nick’s Back 2

话说,最早的时候,我的博客其实不在这里,我记得很早很早之气是在歪酷ycul.com,那时候是05年,刚工作,也是为了做测试。
那时候,博客在中国才刚刚开始,歪酷据说是复旦的学生弄的,不过当时已在BSP中排在比较前的位置。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心态和机缘巧合,选择了歪酷。说起那时候的博客名字,好像叫做“一场没有预期的行走”,不过也就坚持了1个月,就改名禁止悲伤了,一直运营到09年,我记得,那时候因为自己做了些推广和SEO,曾经的GooglePR达到过4,让我觉得有点喜出望外。
弄博客的初衷总是想能够带着某些观点进来,然后传播出去,写着写着,就成了纯个人的东西了。通过博客这个东西,还着实认识了不少的朋友。不过,可能是我不坚持吧,断断续续的就失散了。
07-09年,因为那时候要做互联网去“尚”工作(就是想在互联网中销声匿迹),真的擦掉了不少自己的痕迹,博客也首当其冲。
再后来,09年的时候决定要捡回来重新捯饬捯饬,于是买了域名租了空间,弄了个纯粹自己可控的。我记得,那时候的Blog Name是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可能也是觉得还是不存在的会比较好一些吧[……]

继续阅读

Nick’s Back

因为要测试新浪微博的组件,才又恢复了这个博客。几经周折,才完成了访问的恢复。
此前一直因为内容问题,被喝茶部门列入了黑名单,当时想想也就算了,不要了。
索性,这次既然想办法恢复了,就改个版,顺便也成了新浪微博的开发者,测试中,发现接入新浪微博开放平台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技术上没啥,只是总是被莫名其妙的提示给搞晕,非得一步一步的猜,才知道到底该如何。
不过,也算顺利,加上了评论箱和分享组件。分享组件倒没啥,官方提供的实在太扯,索性自己写了。那个评论箱却着实让我啼笑皆非,可能还是产品上构思的不成熟吧,不过也就将就着用,有时候也不知道到底评论到哪儿去了。
总的来说,一点一点的实验,慢慢的把这几个组件都跑一遍,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谁让我的工作是要改善这个开放平台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