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式感

「小王子」中的狐狸說:「儀式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

所以儀式感是對生活的重視,把單調普通的事變得不同。

比如泡茶,素手清揚,水激起茶沫,泛開在古拙的器皿中,好水好茶好器皿,這個「講究的儀式」過後似乎茶就會比開水隨便一勾兌好喝很多。

大天蠍似乎每天都在用「儀式感」的生活來宣布存在,釋放穿透力,感染別人,充滿精神和信仰以及麻醉劑,不停的營造和紀念,直到習慣。

而在習慣之前,「儀式感」是短暫的,短暫的欣賞,短暫的感受,短暫的麻醉,無盡前戲,卻總不高潮,然後開始若無其事。

因為,生活往往總是在自圓其說。一遍一遍反反覆覆的用自己的「儀式感」去自圓其說。

突然有一天,這些儀式都成為生活的固定模式了,一切就變得更有趣了,像嗑了春藥一樣。

—-以上,這些不知所云的東西,是在讀心理學書籍的讀後感,遛狗時無聊寫寫,一點小樂趣。

梦想的路

路走的多了,弯路也会越走越多了,这中间是有个比例的,弯路占比的多少,决定了你是否成熟。多少个十字路口在毫无保留和义无反顾中,胡乱决定了方向,结果迷路了,反正任何方向都有一道光明,反正路总是有的,反正从来没有歇过……这便是自己强调的乐观、真我。然后陡然有一天,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梦想也照样,梦想其实是个生态系统,也有食物链,也有新陈代谢,梦想一代一代的繁衍着,大梦想吞噬着小梦想,新梦想淘汰着旧梦想,然后大多数的梦想都变成了安于现状,谁让梦想是最容易不劳而获的呢?

看到这儿,是否觉得我错乱了呢?就比如刚才,我真心觉得15分钟前谈的一个合同,是我上辈子谈过的,只是那时候还是大清朝吧,大家手里捏着不放的还是白花花的银子。烧脑。

错乱就错乱吧。事情和相遇的人们还是不停的在自己身边擦身而过,无论我在下一个路口拐往哪一个方向,迎面而来的都还是这些,可能也会遇到几个像哥这样清醒而盲目的面孔,然后和他们以各种方式相遇相知,最后再用遗忘表达彼此的纪念,然后某种契机下,又能见到他,并且心里揣着似曾相识的感觉胡乱相认。比如楼下卖烧饼夹油饼的,城管来的勤了,他们就索性不干了,无数个不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