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

每次看到这个词,都会有种灵魂的震颤感。

不知道这个词最早是谁说的,但反复出现在了各类的著作中,比如托尔斯泰的。最近我读到这个词时,是来自罗振宇的《逻辑思维》,听说日本北野武有本书,就叫《向死而生》,还有海德格尔的《向死而生》以及雅斯贝尔斯的《向死而在》。他们都在说生命的奥义,比如他们主张的:“把每天当作最后一天度过”,“以死为尺测量各种得失和价值轻重”,“用直面死的勇气填充生存意志的虚弱”……

在《逻辑思维》一书中提到:埃及所有东西,要不就是金字塔,要不就是神殿,总而言之都是死人住的东西。埃及古代人,就不觉得活着有什么重要的,这乱糟糟的世界有什么可活的。抓紧时间为死后攒点东西,比如现在赞点钱,赶紧找点人给自己做一个木乃伊。攒那笔钱,觉得这事太重要。然后上至法老,下至小民都觉得为死后的世界去营造一个天国。因为那个时间长嘛!这一世活不活就那么回事,可以潦草一点,既然潦草一点,所以当时所有活人的居室、宫殿、建筑物就都没有留下来。

感觉很可笑?我倒是挺震撼的。是啊,人活着的日子才有多长啊!?

我感受到的是一种作为“生存者”的态度。我们现在的科学可以预估出人大致可以活多久[……]

继续阅读

说走就走

20140527-170832-61712137.jpg

收到合作伙伴的礼物,很舒心。礼物本身是一回事儿,但正如穷游网传达的理念一样,这勾起的是一种情怀。

说走就走,总是会被一千一万种借口阻挠,我相信真想要做的事情,是没有什么借口可谈的。

时间?金钱?和谁?去哪儿?这是一系列堆砌的条件,有时候根本不需要去想。走就是了。

至于。。嗨。。本就没什么“至于”。。。

一转眼就老了

20140525-145857-53937334.jpg

因为要给google办狗证,翻出他小时候的照片洗了一组一寸的,至于为何要给七岁的他用四个月时的照片,这里就不批斗天朝的养狗制度了。

照片洗出的一刹那,内心其实是伤感的。他其实老了。每天溜他时他蹒跚的步伐,让人觉得心塞。城市其实不适合他,北京也不够北。可以给他辗转腾挪的地方很小,还要躲躲闪闪。。他没有朋友,没有女朋友,偶尔在公园看到异性只有干着急。甚至他的朋友也许只有我。

因为每天早上离开家的时候,他是无比的不舍。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他是无比的雀跃。这中间间隔10-14个小时,他就在家静静的守候着。。。

当然,我会经常带他玩,出大远门,吃很横的牛肉。不知道这够不够,还可以多久。

所以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内心真的是伤感。

我知道他不会计较什么,他熟悉和习惯这种枯燥的简单。我也知道他的有些欲望其实是我的欲望强加于他的,他也不会反抗。他知道我是他的主人,也是朋友。唯一的朋友。

而,我其实也老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带他去更多的地方,10-14有时候会因为沉重的生活担子变成了12-16。好多时候我觉得我都快抱不动他了。。。

可他还是那样的不离不弃,等待着我每天回家前的脚步声。

让[……]

继续阅读

变革在继续,我们在成长(九)

20140318-160911.jpg
前言:好久没有继续这个专题了,在上一次以我回到广州为断点的那次变革后,我在139邮箱工作了好久,辗转又去了腾讯Tencent,现在供职于新浪微博,过往的经历中其实还有多次我未记录的变革,甚至包括(用别人的话形容以下内容)我一脚踹开助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和他闭门长谈3个小时,然后晚上还在自己的酒吧和他痛快的喝了一场。这样劲爆的经历,我早该去自我营销自己了。可是,那些都只是成长的一部分罢了,不足一晒。

再次写这个话题的时候,有两点领悟:
1、变革其实存在或者说是贯穿于我的整个职业生涯,无论在哪儿,无论干什么,变革总是存在的,这一点是不变的;
2、以前我是用pc来写blog,现在用iPad mini,世界一直在变,我也是。

背景是:新浪微博上市;
过程是:结构性的调整微博以及整个新浪集团的组织架构;
目标是:独立,专业,高效;
花絮是:这里我想引用大史记里的风骚对白:「那是2014年3月,一个多事之春,微博的人们卷入了一场深刻、触及灵魂的变革,许多人暴露出本来的面目,许多人变的面目全非,变革的前夜是寒冷的…..」
结论是:我的人被拆分出去了,我也被拆分出去了。

当然,任何的变革都是[……]

继续阅读

硝烟前的平静

20140305-105622.jpg
总觉得,今年才会是新浪微博元年。
虽然在09年这个产品就存在了,历时五年,今年终于要IPO了。所以,才会有上面的感慨。
古人说:政通人和,百废待兴。而在我理解的微博元年中,百废待兴是个不用说的事实,但政通人和才是最大的挑战。为此,其实各种暗流早就在涌动,闻到了一些硝烟的味道。
只是,一切表现的还很平静。
沉住气,以静制动。何以静?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