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亚丁湾星际之门开启,探索宇宙奥妙的开端?

原文地址:http://blog.donglife.com/2010/11/49

        ——————-淫荡的分界线——————-
        近日 美国NASA宣布发现了一个新的年轻的黑洞,形成刚刚30年,距地球5000万光年,但不少人猜测NASA宣布这条消息是为了转移公众对另一个重大事件的注意力,那就是 亚丁湾 星际之门的开启,也许看到这,你会以为这是科幻小说吧!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并非胡扯,多方证据表明,亚丁湾星际之门事件极有可能存在!
        提到亚丁湾,大家自然而然的都会想到 索马里海盗,自从去年开始,许多国家相继派出强力战舰前往亚丁湾护航,而他们的目标仅仅是数目不过千人,主要武器是肩扛式火箭炮和AK47的索马里海盗,这不是有些大炮打蚊子的味道吗!可能你会说,打海盗是假,战略目的是真,下面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为了“打 海盗”而派往亚丁湾的战舰:
        世界各国组成的的联合舰队的规模。
        韩国 :4500吨级配备导弹的姜邯赞号驱逐舰
       北约
       加拿大[……]

继续阅读

[转载]计算机如何帮我们更好地忽略事物?

转载于:译言网
原文链接: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27400/75997

        ———-以下为转载内容———-
        (最早发表于《信息周刊》的“互联网进化”[www.internetvolution.com],2007年10月3日)
        数十年来,计算机一直在帮助我们更好地记忆事物,现在,是时候用计算机来帮助我们更好地忽略事物了。
        接收电子邮件:工程师们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如何阻止垃圾邮件,但几乎从没注意我们跟非垃圾邮件是如何交互的。我们的邮箱努力学习我们如何区分垃圾邮件,但从没试图分析那些非垃圾邮件中,那些是重要的,那些则可以放心地视而不见,直接放入归档文件夹或删除。
        例如,长期以来,我一直收到好心的同事抄送的频繁邮件沟通,希望我参加一些我不感兴趣的讨论。也许刚开始群发的午饭邀请是我需要查看的(需要出城去吃),但现在我已经拒绝了,我实在不再需要阅读以后发来的争论哪个地方最好吃的300多条信息。
        当然我可以编写一条规则来忽略这[……]

继续阅读

[转载]金山傲游可牛搜狗百度5厂商宣布将不兼容360

以下内容节选自:http://tech.qq.com/a/20101105/000198.htm

每次看到最后部分的宣言,都感到血脉昂扬!

        ——–淫荡的分界线——–
        腾讯科技讯 11月5日消息,金山、傲游、可牛、百度、搜狗五大客户端软件厂商今日在北京召开联合发布会,公布360八大谎言,并宣布将不兼容360系列软件。
        5大客户端软件厂商在宣言中揭露360长期以来打着“安全保护”和“用户大于天”的口号,实施的却是“恐吓用户”和“利益大于天”的行径,这种挟持民意,恐吓同行的做法,严重伤害了用户的知情权,破坏了中国互联网的健康发展,360是中国互联网最大安全谎言。
        5大厂商称,如果360一意孤行,坚持欺骗和绑架用户,五大厂商将选择不兼容360系列软件。
        ……
         (略去原文中的8大谎言,查看8大谎言请点击这里
        ……
        百度、搜狗、金山、傲游、可牛五厂商进一步表示,以上8大谎言,只是360欺骗用户的冰山一角,现在已经掌握了更多[……]

继续阅读

[转] 守护的温暖

原文地址:http://im.qq.com/qq/2010/standard_sp2/letter.shtml 

          每个QQ版本发布之前,我们都会满怀欣喜地写下一篇产品团队寄语。当我们刚刚写完《守护的温暖》,送走QQ2010 正式版 SP2的时候,网上跳出一个叫做“隐私保护器”的软件恐吓、欺骗QQ用户,并肆意蔑视、漫骂、扭曲QQ多年来对用户的守护。但是,让我们心中充满感动的是,在QQ直面一轮又一轮恶意谩骂、攻击时,许多QQ用户挺身而出回击四处散播的恶意言论,“保护QQ”、“QQ才是生活”等等用户支持和肯定从微博、论坛、空间中汇聚到QQ身旁。今天,请允许我们再次使用《守护的温暖》作为博文的题目感谢所有QQ用户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想说:你们的呵护让我们深感温暖;请大家放心,再多的攻击也不会动摇QQ对全体用户安全守护的决心。
   说到守护,又让我们回忆起盗号分子猖獗的2007年。那一年,盗号团伙通过开发盗号木马使QQ用户计算机中毒从而盗取QQ密码,他们将盗取的QQ账号贩卖或者通过在QQ上面发送广告获取高额回报。这一系列行为几乎形成了产业链。而QQ用户则成了这一不法产[……]

继续阅读

阶段总结

        来Tencent后,风风火火的干了一阵子,一直都没有时间对自己的状态和所作的事情review一下,趁着这个下午,想梳理一下。
        激情:我应该是很有激情的,很希望自己曾经的经验能够被带到这个团队中,然后影响这个团队朝着一个新的方向去动,这个想法一直都很给力,但无奈懂的人不多,或者是之前的经验根本就用不到这里。不过无论如何,关键是给力给的很激情。
        忙碌:工作快6年,无论最早的做兼职,还是现在在一个广袤的平台上,我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忙碌。我的家人也很配合的经常不在身边,或者是我正好利用了家人不在身边的机会能够忙碌。只是希望忙碌是有价值的,应该是有的吧,我不确定,因为忙碌的时间量和你所做的事情的价值是很难找到一个公式来维系的。不过换一个角度想,忙碌其实挺好的,可以让我忘掉很多事情,忘掉很多人。一直以来我都是跟着感觉再走,忙碌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那么就希望,我的忙碌是真的对很多人及很多事情有价值吧,我尽力而为。
        缺陷:跟了很多需求,有大有小。在我看来,对一个newcomer,最重要的不是干了多少事情,而是手头的事情是否都做好了。这[……]

继续阅读

清醒记

   

        轻微的一刹那,目光迷离,失去了焦点,看东西异常的模糊,回头时,夜,疏离。
        就像那回头的驴子,就像那叛徒Judas Iscariot,我的罪是何等的大,我要小心跌倒。只是没有门徒去信仰这一切,即便是给了许多可以悔改的机会,但我仍硬心到底,不肯悔改。
        又只是,会否,有人还在客西马尼园,将迷途的我呼唤?又会否有人买下那块“血田”,将我埋葬,标志成外邦人的坟地,成为启示的篇章?
        呵呵,但以上的文字,其实都不是真的,我是回头了,我也确实视线模糊了,夜,也确实疏离了……可是要知道,生活还在继续,即便是上帝的叛徒,真实的生活下去,其实也不会不得好死。只是有时候总是在一种并不清醒的状态下,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和控制力,而那也是一种沉醉的快感,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无法否认。
       回家的路上在南新路还真的遇上了福音,那个疯疯癫癫的路人,在黑夜中,她说:“相信主吧,你会得救的”。我几经确认,我并不认识她,也无法想象她的这种迷恋,怎么会这么深。而我,其实并不相信主的存在,我顶多只是会用心底最后的一丝浪漫去荒谬的相信莎士[……]

继续阅读

明白

1、越是争取,越是得不到;
2、赶紧学会,一笑置之;
3、离的很近,确觉得很远;
4、思念,其实是一种温度;
5、催眠自己,才能怀念幸福;
6、一天其实有48小时;
7、最真实的,其实还是感觉;
8、日子就像喝了一杯凉开水;
9、我是唯一有伞却仍然淋湿的人;
10、…

写这篇日志的时候,胃,痛的要命,只好爬起来,继续坐到电脑前。时光很轻易的就飞走了,还好窗外还是黑夜,才让我无知无觉。
我开始幻觉自己做的一些事情,开始惴惴不安。复杂,而又真实的不得了。
可能我不需要明白吧,这些想法,这些经历,这些日子,都成了习惯,难以被颠覆。老听见,有人说:你懂的。其实我是真的什么也不懂,我只不过是看见了,听见了,然后难过了,然后笑了,然后忘了。这个过程是一种疲倦的轮回,我不懂,却深陷其中……
照片是08年在潭柘寺拍的,阳光就应该让一切变得茂盛,包括那断了线的思想。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启示,所以,让阳光和那些茂盛的叶,在这张照片中旧了很多,黑了很多,也卑微了很多……

        又一次走出北京机场到达大厅,走出来的时候,心中莫名的感动,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总会被一些细小的感觉弄得不知所措。北京其实没什么,问题还在我。可能是我在北京的情结太多了,用《独唱团》的话说:北京是个“大锅”,煮着众多人,煮久了,就想跳出去凉快凉快,但“锅”外面很贫瘠,没有稀奇古怪的同类交流,那就再跳回来…… 

        而确实,我在“锅”里的情结,让我每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不能自已,我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很难解释。

        这一次来北京,算是我来到新环境后的第一次出差,从此自己就是个踏踏实实的小员工了,每天工作到凌晨三点,为人为狗操劳着。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飞机时,一边看《独唱团》,一边微博,一边怀念着过去到处飞的时光。那时候,在机场,我总是流连在吸烟室和书店之间,买本书,看着看着,时间就被隐藏了,那是种很不俗的感觉。然后上飞机,继续用目光抚摸着那些各式各样的文字,然后困倦,然后书掉在过道上,我才醒来。

        那时候,在各个城市间辗转,早晨在酒店醒来,经常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那里,一开始我很恐慌,但渐渐地迷恋上了种种感觉,开始有些[……]

继续阅读

【转载】被人为割裂的中国互联网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81231350/
原作者:申音
———————— 淫荡的分界线 —————————

我有两个朋友。
L的公司在上海,大半时间跑广东。他是华南某所不太知名的大学毕业的,小眼睛质朴男,多年以前还是个文学青年。哥们做手机网游的,我见他使过好 几款手机,但最贵的一个也不过1千多块钱。比起什么Web2.0、移动互联网的概念,他更关心珠三角的几千万农民工和城市边缘的大学生“蚁族”,怎么关 心?在东莞的夜宵摊上跟他们拼啤酒,在富士康厂区外网吧里刷夜,跟靠做他们生意开上宝马的便利店老板扯淡……
W猫在北京中关村。他从小就是个脑袋很大眼睛发亮的天才少年,数理化成绩很好,逻辑思维超强,英文和中文一般流利。在首都某著名大学毕业后,W 直接去美国名校拿了硕士,接着回国创业。我一直觉得,他是硅谷Geek们的中国版。诸如iPad之类的新技术玩意,我总能第一时间从他那儿找到。他也是国 内把玩Facebook、Twitter、Groupon、Fou[……]

继续阅读